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一章

★☆


男人提著一袋宵夜,哼著輕快的調子往回家的路上走,夜半街道杳無人聲,偶爾經過的幾個人卻都不約而同地偷眼朝他這邊瞧,男人早已習慣打量的目光,並沒有太多表情,黃綠條紋襯衫和黑色西裝褲襯出不凡氣質,束腰的皮帶圈著那比一般人更加清瘦的腰間,袖口露出一截細白,腕上的錶在路燈照耀下閃閃發亮。夜半細雨帶來的微冷讓男人下意識拉了拉衣襟,忽然一陣風吹過來,脆弱的傘骨被吹往反方向凹折,整把傘瞬間成了一朵盛開的花。

他面不改色地縮起傘甩了甩按了按,重新張開,好像早就習慣這樣的過程,腦海中盤旋著方才尚未完成的圖層套疊,思索要怎麼樣才能完美的呈現這份研究報告,隨後想起一個禮拜前言不由衷地答應系主任要完成的校園生物誌連動都還沒動,男人輕嘆口氣,隨後覺得不夠,又更大聲地嘆了一次,「唉唷喂呀--」

「咚」的一聲,男人的皮鞋踢到了一個不軟不硬的東西,害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衝了幾步,險些連人帶傘帶宵夜一起摔在爛泥上,他皺起眉,站穩腳步,低頭確認自己的滷味依然安在。

「是誰把垃圾扔在路上啊?真沒公德心。」

男人往回走想把「那包垃圾」放到旁邊,等明天垃圾車來再一起丟掉,彎腰伸手一抓,硬硬的,似乎是被布料包覆著,他將傘夾在脅下,順著突起處往下摸索,摸到拉鍊時才發覺原來這是一件牛仔褲,而「這包垃圾」正是個半夜睡倒在路上的人。

第一直覺是察看他是否還活著,纖白長指從胸口一路摸至鼻下,發現他還有呼吸,很不客氣地拍拍那人臉頰,「喂,你醒醒。」

發覺對方完全沒動靜,他又拍得更大力,「先生,你睡在這裡實在很擋路,更沒公德心的是你竟然還屈著膝,擺明就是要害我摔倒,哪,旁邊有兩個大回收箱,麻煩你移駕到那裡。」

發現那人依舊無聲無息,男人重新站起身,用皮鞋推了推他的腰際,根據剛才從下到上摸過一遍的經驗,這人他應該是抱不動的,要他把人丟進回收箱似乎有點勉強。

此時巷弄外經過一部車,大燈照亮了黑暗的巷道,雖然只是幾秒的光明,善於觀察的男人卻在頃刻間發現了那人身上有些不對勁,他蹲下來,在那被染成暗紅色的腰側摸了摸,觸手微微濕潤,抬手一聞,確實是血的氣味,想起剛才他還用鞋踢他的腰間想把他喚醒,男人心頭浮起一絲罪惡感。

不知為什麼,他突然回憶起環鶯小妹最愛看的浪漫小說。

故事不外乎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在路上撿到一個受傷的男人,把男人帶回家之後發現他其實是名震江湖氣動武林的黑幫老大,從此便開啟一段浪漫繾綣至死不渝的羅曼史,女孩被男人深深吸引,不顧家長強烈反對,堅持要跟愛人在一起,最後女孩替男人擋了一顆子彈後大難不死,兩人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過現在可不是在拍電影,如果他好心把這渾身是傷的小鬼帶回家,明早一醒來,房子裡的電腦和液晶電視八成就不翼而飛了,雖然小小公寓沒什麼值錢貨,但他還是謹慎點好。

主意已定,男人提著滷味決定回家去,才走幾步又回過頭,嘟著嘴考慮是否要把他移到旁邊,要是半夜有人騎車進巷,搞不好會直接從他身上輾過去。

「算啦,我就好人做到底,讓你睡在旁邊吧!記得下輩子投胎要回來報恩哪!」

男人扛起他的一隻腳吃力地往右邊拖,明明不是個胖嘟嘟的小鬼,拉起來竟然重得讓他汗流浹背。

「哎,這小鬼好重……」

好不容易將他拖離交通工具會行經的範圍,男人拍拍衣擺,再次低頭看看滷味有沒有被雨淋壞,確認一切沒問題之後,他邁步準備往前走。

才剛跨出一步,左腳踝就驀地被人一把握住,害他踉蹌地向前摔跌,右腳慌忙用力一踏,身形微彎,千鈞一髮時穩住了身子。

比起差點跌了個四腳朝天,被人抓住所引起的驚嚇更甚,男人略顯詫異地回過頭,茫茫黑暗中,一對瑩亮水眸冷冷地凝視著自己,像是在暗夜中閃爍的一顆寒星。

然後他開了口,聲音比眼神還要冷、還要沉。


「你就這樣見死不救?」


「嗄?」男人目瞪口呆地面對著地上那人的指責,幾秒後回神,「你又還沒死。」

「你家在哪裡?」

「那邊三樓。」他朝著前方公寓一指,幾秒後才發覺自己竟然蠢蠢地回答這個根本不用回答的隱私問題。

「帶我去。」夜色中的那兩泓明亮忽滅,顯然他是閉上了眼,不過手上勁道一點也沒放鬆,還是死死的握著男人清瘦的踝部,擺明你不帶我去我不放開你。

男人嘆口氣,「你能走嗎?」

那個人慢慢睜開眼,沉默半晌,「扶我起來,去你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