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辰陵】凝望千年 第三章

★☆


蔥白玉手輕撫過杜鵑花叢,指間拈起幾朵奼紫嫣紅,又緩緩拋落。

是該回寂山靜廬了,他「被殺身亡」這麼長一段時日,四無君總不會再派人來探了罷。

回首,目光投向那個獨坐在大石上的淡漠身影,雪髮隨風揚起行遍千山萬水無伴的孤單寂寥,自從被救那一日起,他就常常這樣坐著,遙望不知名的遠方。


在想誰呢。他曾問過、不止一次。


刀者微笑不答,只是那銳利無溫的瞳眸,似乎在瞬間,掠過一絲的耽戀。

不著痕跡地轉開視線,若無其事的跟著笑。

怎麼、不能讓我知道呀?小氣鬼。

刀者習慣性握住他冰涼的手,金子陵輕輕一掙,沒掙開、也就隨他牽著。


後來才發現,他竟也漸漸習慣了那溫暖的觸碰,霸道而溫柔的掌握。

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走上前,纖手覆上他的背,刀者明顯一震,回眼,望進那盈滿光潤水澤的秋眸。

直直盯著那張絕美容顏,「你知道我是誰,對不對?」

淡然一笑,「你是王者之刀,不是麼?」

「你懂我的意思。」

沉默了幾秒,接著再度展顏一笑,「哎,你要是真這麼想知道自己的身分,我去替你查查。」

「所以、你是真的不認識我?」

歪著頭,柳眉輕挑,晶亮大眼眨了眨,「算是吧。」

「可是看著你,我總有一份莫名熟悉,好像--」

刀王突然停下話語,掀起了金子陵的好奇心,推推他的肩頭追問,「怎麼?」


「好像我跟你、有一種、不同於凡人的關係。」


聞言,金子陵忍不住大笑出聲,絹扇緩搖一任風流,「耶,我可以說是你自作多情嗎?」

刀王沒有笑,只是堅定地望著眼前嬌影,「那個人,有著和你同樣溫潤的藍,我什麼也記不得了,但我忘不了,他身上的藍,還有他手中的扇。」

一怔,彷彿終於明白了什麼,暖和笑意慢慢從唇角消失,垂下頭,好半晌才又抬首,朱唇扯出一抹笑容,卻失了方才的瀟灑,「若你真想知道,我明天就去找人問問。」


★☆


甩手,魚竿長線被拋入湖中,藍色纖影背靠大石,不時悠哉地挑動竹竿,哼著歌。

「你不掛餌,怎麼釣的到魚?」

「耶,誰說我想釣魚?」

「你若不想釣魚,又何必拿著魚竿坐在此地。」

「我只想享受垂釣的樂趣,至於魚嘛,會上鉤的會自己上鉤,不需強求。」

「……」

「哎唷,不要用那種眼光看著我,亂害羞的。」

「你似乎總是無欲無求。」

眨眨眼,「是嗎?」

「若你想要吃魚,你仍會堅持不用餌嗎?」

「我說過,會上鉤的自然會上鉤。」

刀者目光深沉地望入他的眼裡,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默然不語。

菱唇揚起淡定一笑,「那你呢?若你想要吃魚,你會怎麼做?」

靜靜看了他一眼,信步走到湖邊,手一甩,掌氣掃動湖面,濺起大片飛舞水花,待湖水再度恢復寧靜時,刀者的手中已多了一隻魚。

噗哧一笑,「嘖嘖,果然是很像你的作風。」

走向正笑得開懷的人兒,將魚輕輕放在他身邊,靠近他耳畔,暖息輕吐。

「--我要的東西,我一定會盡全力爭取,金子陵。」

心底像是被什麼東西勾動,一種奇妙的情緒悄悄晃漾開來,空靈的眼眸望著那張認真的俊顏,一向澄澈無塵的心竟也有了一絲迷惑。


★☆


『你看如何?』

『應是摔落懸崖時頭部遭受撞擊而失去部分記憶。』

『有復原的可能嗎?』

『素某不敢肯定,但依照往例,只要受到足夠刺激便能瞬間復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何謂足夠刺激?』

『遇見能挑起他強烈回憶的人,像是親人、仇人,或者--情人。』

『情人是嗎?』低低一笑,『我明白了。』

『前輩,素某尚有一事請教。』

『你要問我為何突然希望他恢復記憶?』

白蓮醫者點點頭,『王者之刀原先殺氣甚重,手持魔刀幫助冥界天獄為惡,如今失卻記憶正好是其重新為人的契機,素某實不明白為何前輩執意要讓他回復過往的記憶。』

深深望了他一眼,接著抬首望向一輪明月,語氣很輕很淡,『有些人,是你想留也留不住的。』

白蓮醫者跟著仰起頭,白月光灑落在湖面上,漣漪波動著銀光,『前輩想要他留下嗎?』

掩扇一笑,『素還真,你想知道什麼?』

聰明解人的白蓮自然知道金子陵不願就此事多談,彎身一揖,『夜深了,素某這就告辭。』

『奉送。』


★☆



「你有心上人嗎?王者之刀。」


一大口茶驀地噴飛而出,嗆得他差點咳出了淚,柔嫩的小手同情地拍順著他的背,嘴角的笑意卻怎麼也掩蓋不住,「反應這麼大,那一定是有了?」

慍瞪過去,「金子陵,你知不知道你這個問題很無情?」

「有嗎?」無辜眨眼,粉色朱唇向上微翹,媚人模樣又讓刀者恨不得湊上去給他狠狠一吻。

「你明明知道我的答案,何必再問。」

「我不知道,你告訴我。」

「你--」看著那彎俊俏的狡黠笑容,無力地垂下肩,暗嘆口氣,「那如果我告訴你,你會給我答覆嗎?」

大眼骨溜一轉,玉手探上他胸前,扯扯被茶水溽濕的衣襟,「你該換件衣服。」


明白他故意巧妙地轉移話題,刀者心中隱隱泛起酸疼,微微苦笑,「你也在乎嗎?」

忽然興起作弄的念頭,踮起腳,朱唇刻意湊近他耳邊,「我當然在乎、在乎得要命。」

他一向很清楚要如何挑撥他,嬌軟甜膩的語氣讓刀者不由自主一顫,直覺伸臂要攬他入懷,才剛碰到那細如楊柳的纖腰,金子陵就彎身滑出掌控,燦然一笑,「喂,沒說你可以動手動腳。」

受不住反覆挑動的煎熬,衝動地上前扯住他的小手,用力將他拽進懷中。

沒料到他會這麼直接,金子陵一個站立不穩直直向後倒,正好掉入他的懷抱,接著腰上一緊,溫暖的陽剛氣息頓靠在肩頭上,俊顏近乎放肆地攫取著那頭如瀑秀髮的淡淡清香,手臂緊了緊,不讓他掙脫,他無奈地搖搖頭,「好了啦,你還不鬆手、王者之刀--」


--不要逃。


很輕的話語落在耳畔,像是有催眠的魔力,讓金子陵不自覺緩下了抗拒的動作,定定地被他抱在懷裡。



最後,換他嘆口氣,揉揉眉心,算了,就當他自作孽,隨他去吧、懶得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