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六章

「明天考察你有沒有意願跟?雖然我一個人帶兩班沒什麼問題,不過學生分兩部遊覽車,我又沒辦法一人二化,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全額費用我出,當然如果你有別的事情,那也不必勉強。」

「喔,好啊!」

銀狐皺起眉,覺得某人根本沒聽清楚對方話語就胡亂答應,拿起一片蘋果塞住他的嘴,冷冷的問傲刀青麟,「你要他做什麼?」

傲刀青麟似乎沒察覺銀狐濃重的敵意,笑著答道:「我們系上大四明天要去考察海岸地形,因為兩個班一起去人數比較多,想問臥江有沒有空替我帶一些學生。」

「可以。」「不行。」

銀狐與臥江子同聲回答,在聽到對方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答案後轉頭相望,接著再度一齊開口。

「為什麼?」

「明天要去書局。」

「我什麼時候……」說要去書局?

「上禮拜。」

浪千山一陣大笑,「哈哈哈,你們兩個默契真好,簡直像機器人一樣。」

傲刀青麟微微一笑,「沒關係啦!其實我一個人就可以了,真要麻煩你也覺得很不好意思,臥江還是跟銀狐一同去書局好了。」

「哎呀,書店是我在逛的,小狐狸可從來沒在看書,我昨晚剛趕完一份下個月要發表的研究報告,明天可以跟你一起去,車子幾點出發?」

傲刀青麟瞥了銀狐一眼,還是有些猶豫不決,「但是銀狐他……」

「耶,小狐狸又不是需要人家照顧的寶寶,我出門幾天不要緊啦!今年上應用地理都沒什麼考察的機會,偶爾跟學生出去玩玩也不錯。」

銀狐冷然道:「明天北部會下大雨,你上禮拜感冒剛好,不要去吹風。」

浪千山又送了片蘋果給傲刀青麟,不知哪來的靈光一閃,「銀狐如果擔心臥江學長的話乾脆一起跟去好了,反正遊覽車位置還夠,對不對?」

傲刀青麟點點頭,「遊覽車是還有十來個座位,但我想若銀狐不願出門的話,臥江你還是待在家裡陪他好了,考察本來就是我的責任,你不需要花費私人時間在這上頭。」

「哎唷,都幾年的好朋友了還談什麼幫不幫忙,你就當我雞婆愛跟路。」臥江子擠到銀狐身旁恭敬地奉上一片水梨,笑得十分諂媚,「小狐狸,好啦!我們一起去玩,我請你。」

「不必。」銀狐閃開他親暱的觸碰,嘴邊的水梨閃不掉只好乖乖吞下肚裡,瞧見臥江子一臉失望神色,想他應當是誤會了自己,補上一句道:「我自己出錢。」

「嘿嘿。」臥江子得意的對浪千山笑了笑,「這就叫做水果諂媚法,屢試不爽。」


準確來說,他對他的笑容絲毫抵抗力都沒有,只是臥江子一直沒有發覺,銀狐也從來不提。


見他笑得開懷,搖搖頭,心情莫名好了起來,「我去泡咖啡。」

「啊,不必麻煩了。」傲刀青麟連忙搖手笑道:「打擾你們這麼久我們也該離開了,很感謝銀狐今天特地準備的豐盛晚餐,有五星級飯店的水準呢!明天考察是早上八點整出發,我們會在校門口集合。」

「沒問題,外面雨應該已經停了,開車小心點。」

浪千山點點頭,伸手替傲刀青麟拉開大門,兩人禮貌地告別後,臥江子靠著門板吁了口氣,將銀狐拉回沙發坐定,「太好了,聚餐圓滿結束,現在就讓我拿出珍藏的巧克力招待今日大廚作為慶祝。」

「等等。」銀狐擰著眉心拉住男人的手腕,「你還沒解釋晚上那件事。」

「你還真掛念著那件事啊?」臥江子腳步一頓,走到廚房拿了罐冰咖啡,跟著坐到他身旁。

「我討厭你有事瞞我。」

「也沒什麼,她是環鶯小妹的同學,我們是透過她認識的,吃過兩次飯,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只有這樣?」

「差不多就這樣,說話要挑重點說嘛!」臥江子笑著答道。

「你喜歡她?」

臥江子偏頭想了想,「談不上喜歡不喜歡,不過她的個性活潑開朗,是個不錯的女孩子。」

聽他的語氣倒像是在描述學生似的,銀狐知道這個男人並不容易動心,卻沒想過其實他可能根本不懂什麼叫做愛情,心裡突然鬆了口氣,危機感消除,淡淡哼了一聲做為回應,緊繃的表情也鬆懈下來。

臥江子不禁失笑,「哼是什麼意思?」

「你對誰都是笑嘻嘻的一個樣,別以為大家都吃同一套。」

「耶,那小狐狸吃不吃臥江『這一套』?」

轉開臉,耳根微紅,「干我什麼事?」

臥江子揚起嘴角,伸伸腿靠回沙發椅上,「好嘛!我下次會改進,學狐狸大爺板著一張臉不知行不行?哎,總之臥江子就是沒有談戀愛的命,小狐狸你說我淒不淒慘、悲不悲涼?」

銀狐靜靜望了他一會兒,忍住沒開口說不用改進,看臥江子幸福地笑捧著最後半杯咖啡,一邊喊自己可憐,一邊又磨磨蹭蹭窩入自己懷裡說要尋求溫暖,伸臂一攬將人攔腰抱住,臥江子身上特有的淡然清香傳入鼻中,他心中不由得一動。


他知道自己不想把他讓給別人,任何人。


「你想要?」

「我想要?」臥江子重複了一遍他的問句,不明白他在問什麼。

「談、戀愛。」

「哦,那個啊!」臥江子笑了笑,「也不是真的那麼想要啦!這種麻煩事不適合臥江子,人家說談感情最傷感情,不過看青麟跟千山每天那樣甜甜蜜蜜的樣子偶爾也是會羨慕一下嘛!」

臥江子翻身準備將空杯拿去清洗,銀狐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力道大得讓他停下腳步。

回過頭,水眸泛著溫潤柔和的粼光,淡淡一笑,「怎麼啦?」



「跟我在一起。」



臥江子著實愣了好一會兒,弄懂他話中之意後笑著拍拍銀狐的頭,「耶,臥江不是自怨自艾的人,方才只是說著玩的,你別替我擔心啦!」

「我是認真的。」

「小狐狸,都說了臥江不談戀愛也不會缺氧而死的嘛!你不必——」

銀狐牽住他的手借力起身,順勢接下臥江子手中的咖啡杯,臥江子眼底閃過一瞬不豫,退後幾步揚起嘴角強笑道:「別把我當失戀的男人看待,臥江子現在可是逍遙自在的很——」

銀狐的大掌從他的髮滑落至柔細白嫩的頰輕輕摩挲,像在隱忍什麼似的手指微微發抖,臥江子側身而避卻又被他轉回正面,強迫他凝視著他的眼睛。

那對漆黑的瞳眸裡是全然認真的探詢,臥江子全身一僵,低下頭。


其實他並不全然明白銀狐要的是什麼,但他知道無論那到底是什麼,自己都給不起。


牽唇逸出一聲輕笑,故作輕鬆地笑道:「哪,小狐狸異想天開想當臥江的女朋友啊?雖然感到受寵若驚,但這個大好機會還是留給別人好了。」

銀狐眼底閃過一陣刺痛,放下在他頰畔輕撫的手,將咖啡杯塞回他手裡,背過身,也許冷冷拋下一句「你才在作夢」然後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是最好的結局,但銀狐已經忍到了極限。

臥江子秀氣的眉微微一擰,說不清楚的酸澀滑過心底,他別開眼不去面對銀狐受傷的目光,垂首一笑,伸出手欲拍銀狐肩膀,銀狐卻忽然迴身,猛然一把將他拉入懷裡。


然後在他還來不及制止前,他封住了他的唇,急迫得甚至有些粗暴。

更濃的酸苦溢入心裡,臥江子閉起了眼,伸手在他胸前輕輕一推。

僅只一觸,銀狐就放開了他,神色冰冷地抱胸站定,沒有絲毫懊悔的表情。


兩人無聲對峙了幾分鐘,臥江子張了張唇,最後什麼也沒說,緩緩將咖啡杯放回餐桌上,穿過銀狐身旁時腳步一頓,輕聲拋下叮嚀:「明日晚上外宿,東北角晚上風大,記得多帶件保暖外套。」

銀狐沉默地目送他走回房間,在他拉開房門後冷冷丟回一句:「你不是很聰明嗎?臥大教授。」

握住銀色門把的纖手輕輕一顫,臥江子清脆的笑聲顯得有些勉強,「小狐狸,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