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九章

慢慢踱進廚房,拉開冰箱,少了臥江子平日最愛的冰淇淋與泡芙,現在倒是變得十分空曠,銀狐瞪著難得整齊的冰箱,腦海中劃過男人咬著湯匙抱出冰淇淋桶的燦爛笑容。

他一點食欲也沒有,但想起九點要去幫忙卸貨,還是順手拿了一顆蛋和一盒火腿出來,將火腿丟上餐桌,桌上的黃色便條引起了銀狐的注意,走上前伸手撕下,原來是臥江子出門前寫的。


『 親愛的小狐狸:

   一個人在家一切小心,不要被壞人拐走了,
   窗台旁的那盆薄荷記得天天澆水,回來我泡薄荷茶請你喝,
   還有,別打我手機,國際漫遊會害我破產。                 
                            臥。』



絹秀字跡似乎還殘留著臥江子溫暖的笑意,銀狐搖首一笑,剛才的壞心情被那簡短的幾行字驅走了大半,回頭從冰箱中拿出麵皮想隨便煎個蛋餅填肚子,忽然想起昨夜的那張待辦清單,某個人似乎大言不慚的說要替他做早餐,現下看廚房這麼乾淨整潔,臥江子必定連進都沒進來過,銀狐偏頭猜測著其中緣由,幾分鐘後想到這男人八成是睡過頭了,別說幫別人準備早餐,搞不好連自己的早餐都來不及吃。。

握著平底鍋柄的手一頓,他關掉瓦斯,拿起櫥櫃旁的電話,就著上方好友名單撥了幾個數字。

「喂?」

「我是銀狐。」

「銀狐?我還以為你今天會來送機呢!臥江學長說你早上要打工不能過來,辛苦你啦!」

「他們走了沒?」

「八點四十的飛機,現在還在外頭聊天呢!」

浪千山的電話似乎被其他人聽到了,可以感覺他正掩著話筒對其他人解釋,銀狐聽見臥江子的輕笑從遙遠的另一方傳來,握住話筒的長指一緊。

「叫臥江子等我。」

「咦?什麼?喂?銀狐……」

 


機場。

臥江子的身材稱得上修長卻非特別高大,站在人群裡本不會太過張揚,但那張俊美容貌卻不斷引起早晨準備出差的人們側目,似乎莫名其妙地被當作了這忙碌旅程開始前的營養早餐,他將長髮束成馬尾垂在腰間,對於偶爾傳來的竊竊私語充耳不聞,低著頭與傲刀青麟討論手中資料,邊講話邊用兩指拈起垂落的髮絲掛回耳後,那無意展現的絕代風華又引來了幾個驚艷的抽氣。

「對方說宿舍在第四大學附近,我想不用麻煩他們特地到車站接人,如果路段不複雜的話,等下打個電話跟那邊說我們自己坐車過去就行了。」

「第四大學有兩個校區,他們說的是哪一個?」

「我看看……」臥江子將繁複的巴黎街道圖轉了個方向,瞇起眼仔細研究,纖長指尖沿著巴士站牌往右邊畫,「這邊有個大會議堂……繼續往北走的話應該會見到……」

他放下地圖,不意望見遠處而來的高大身影,直覺脫口而出,「銀狐?」

「會見到銀狐?」

臥江子笑著賞了摸不清楚狀況的傲刀青麟一記白眼,順手將地圖塞進他懷裡,轉身迎了上去。

銀狐拿著一個小提袋四處張望,在臥江子發現他的同時也看見了臥江子。


在人群中準確辨認出對方的身影,似乎成了他們越來越純熟的能力。


臥江子忍不住一笑,停下腳步,卸了背包,等待男孩一步一步朝自己接近,那些引以為傲的成熟與世故在面對他時總會有些動搖,因為他發現就算特意不告訴他班機起飛的時間,內心的某一個角落仍舊盼望銀狐會在他離開台灣前出現在自己眼前。


他真的來了,而他沒必要對自己雀躍的心說謊,他很高興他來了。


臥江子拿出一張面紙替銀狐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你怎麼來了?今天早上不是要打工嗎?」

「不做了。」

「咦?為什麼?」

「沒什麼。」銀狐沒讓他繼續追問,轉了個話題,「你還沒吃早餐吧?」

「你怎麼知道?」

「你的待辦清單上還缺了兩項。」

「啊,竟然被小狐狸偷看到了。」臥江子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打算出發前要替小狐狸做早餐,可是今天睡醒時鬧鐘已經……」

「拿去。」銀狐忽然執起他的手,不由分說將一個白色便當盒放到他掌上,臥江子疑惑地抬起美眸,看見銀狐不自在地轉開目光,他打開便當盒,大格裡整齊排著切得平整的火腿鮪魚蛋餅,小格放著淋上鮮奶優格的水果沙拉,男人結實地一愣,隨後搖頭笑了出來。

銀狐的臉微微一紅,伸手想將便當蓋上,「時間很趕,沒辦法弄太好。」

「耶,什麼話,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早餐。」臥江子阻住了他的動作,甜甜一笑,「謝謝小狐狸的貼心,臥江覺得很幸福。」

他似乎不太懂得如何接受讚美,下意識移了視線,「出去以後別忘了吃飯。」

臥江子正要開口,浪千山和傲刀青麟已好奇的湊了過來,前者探頭一看,「哇!銀狐,這豪華便當是你做的嗎?害我也跟著肚子餓了。」

傲刀青麟笑著推了推他的肩頭,「幾小時前才吃過飯,現在又喊餓。」

浪千山拉起他素白的手,「那我們再去吃一次?」

臥江子望著那對情侶直笑,銀狐清清喉嚨喚回他的注意力,「你要走了?」

他看看腕錶,「嗯,是該準備去搭機了。」

「嗯。」

「到法國我會打給你。」

「……嗯。」

臥江子拿著沉甸甸的便當盒,心思流轉,驀地揚起嘴角,「雖然臥江沒辦法替小狐狸準備早餐,不過既然小狐狸人都來了,這待辦清單的最後一項總算可以順利完成。」

銀狐不明就裡抬起頭,被那朵過於絢麗的笑靨震得頭暈目眩,一時難以理解他的用意。

「什麼?」



「最後一項,跟小狐狸道別。」



臥江子粲然一笑,突然拉住銀狐的手,踮起腳尖,很輕很輕地,在他的唇上淺啄了一下。



男孩呆滯的模樣很是新鮮,臥江子勾著唇,扶住銀狐肩膀湊近他耳畔說了句話,接著放開手,低笑轉身,揚手、再也沒回頭。傲刀青麟跟了上去,兩個人讓海關檢查完護照後,一同消失在走廊盡頭。

銀狐撫著唇,恍惚間聽見旁邊兩個女孩正小聲討論方才那個美麗的男人和這個俊俏的男人原來是情人之類的話語,他清楚感覺心跳失了序,狂亂地在胸口叫囂嘶吼,他發覺他不希望他走,雖然他從未開口要他留下。


不為傲刀青麟、不為任何人,只是單純地、不想與他分開,哪怕一天。


銀狐往前走了幾步,遠端早已不見那抹纖瘦身影,可是他輕柔的笑聲還在耳邊盪漾,微彎的秀麗眉眼清楚印在眼前,他觸摸著方才被雪白指尖抓握過的上臂,奇怪的是他們不過分開了一分鐘,洶湧的思念已經淹沒了他所有情緒。

告別來的太過突兀,他甚至還沒準備好怎麼迎接一個人的孤獨,臥江子就已經消失,一顆心漂浮在空中踏不到實地,也許在他轉身離開的同時,心裡有一部分也隨之而去。

他獨自站立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中央,空氣酸澀得令人難以呼吸。

猛然發覺,其實銀狐從來沒有送別過,而他的離去也從未有人挽留。

沒有父母、沒有親人,不知道自己的出身、不知道自己的歸屬,十三歲離開育幼院、十七歲離開公司,沒有人追尋,沒有人在乎他去了哪裡,他也從沒想過,原來看著一個人離去,心竟會被絞扯得如此之緊。

銀狐緩步走到大型落地玻璃旁,外面的客機排成一列等待起飛,他忽然慶幸臥江子沒說過要搭的是哪一號班機,否則他可能會像個傻瓜一樣瞇著眼仔細在小窗中找尋他的蹤影。


「BR237。」


浪千山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右手往某台綠尾白標的大型客機一指,平時開朗的男人此刻竟也顯得有些落寞。

銀狐側頭瞥了他一眼,沒說話,再度把視線焦點放回窗外。

「漫長的六個月,我還真不知有沒有那個耐性呢!」他笑了笑,「當他們消失在海關時,真想馬上買張票跟著一同衝上飛機。」

「為什麼不去?」他靜靜的問,感覺像在問自己。

浪千山一怔,「哈哈,沒想到你會問這種問題,倒讓我嚇了一跳。雖然我也很想跟去,不過手邊工作還沒完成,成年人的缺點就是不能像小孩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偶爾想想也滿不甘心的。」

銀狐一默,浪千山又笑著接口道:「雖然你一直都面無表情,不過你一定也很捨不得吧?」

「……還好。」他口是心非地回答。

「哈哈哈,沒關係啦!不用害羞,反正我們兩個都一樣要獨守空閨六個月,等一下你有空嗎?我請你吃午餐,這附近有家德式餐廳還不錯。」


他記起家裡冰箱還有前天剛買的幾樣菜,但一向親自下廚的銀狐此刻絲毫不想做飯,點了點頭,被浪千山拉走之前,銀狐最後一次回眸,看見那架客機開始緩緩移動準備起飛。


他也許永遠不會忘記那個點水蜻蜓式的吻,和那句甜膩的、帶著暗示的低語。





等我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