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4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辰陵】凝望千年 第十三章

★☆


雪飄落的畫面 像飛花滿天
這前世姻緣 今生心願
能不能實現


「好了吧你,只不過是坐個船,有必要緊張成這個樣子嗎?」無奈嘆笑響起,「再說,我又不是沒腳,你這樣不顧對方意願就隨便摟摟抱抱,不怕我對著路人大喊色狼啊?」

「儘管喊,我會找到辦法堵住你的嘴。」不理會他的抗議,兀自將他緊抱在懷裡,握住那隻纖手,在發現異常冷涼的溫度後不悅地皺眉,「手這麼冰,還敢跟我討價還價。」

「我的手本來就這樣,又不是沒牽過,王者之刀,你什麼時候這麼容易大驚小怪?」

俊顏微微一紅,「受傷的人不准頂嘴。」

「嘖嘖,天外南海的人都這麼霸道嗎?」

橫了那張帶笑的麗顏一眼,略顯賭氣地將他抱得更緊,「不把你看緊一點,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又趁我不注意時去招惹別的男人。」

「唉唷,王者之刀,你這句話直插我心槽,令我痛不欲生啊!」

冰川孤辰曾要金子陵直喚其名,但他硬是不肯,似乎認為這個稱呼更有反諷的惡趣味,「招惹男人?難道,你認為我對姑娘家沒有吸引力?嘖嘖--」

額上青筋浮跳,手已不自覺扶上刀柄,「誰敢在我面前動你,冰川孤辰二話不說開殺。」

「別氣別氣。」小巧手心輕拍寬闊胸膛,唇畔那抹笑意隱藏不住,「有時候嘛,朋友之間表達情感難免會動手動腳的,你何必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打翻醋罈子?」

還敢提,提到這個他就有氣--

一眼瞪過去,卻在接收到他柔美的水亮目光後狼狽地低下頭,為什麼錯的人明明是他,而自己偏偏每次都因為那個眼神而感到慚愧?

握拳低咒,「那個素還真,竟敢這樣大剌剌地牽你的手,還一直衝著你笑,差點、差點沒把我給氣死,要不是看在他告知我那件事的份上,我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耶,第一、是我去牽他的手,衝著人笑的也是我,第二、素還真是我的好友,你不要在他頭上打什麼壞主意,第三、就算你想剝了他的皮,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說到這個,」逼來的目光幾乎可稱的上凶狠,「你還沒回答我,那該死的痕跡到底跟他有沒有關係?」

眼神飄過來又飄過去,特意顯露的心虛裡帶著一絲不為人知的狡獪,「什麼痕跡?」

懊惱地抓抓頭,「不要裝傻,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你說食指這個?前天切蘿蔔時切到手……」

「不是那個!」

「就跟你說踝上那道印子是以前被自己的劍劃到的嘛……」

「不是那個!」



靜默。



「額頭是昨日不小心撞到的啦,連這個也要計較……」

「誰跟你講額頭!」



準備將他放入船中,「金子陵,如果真的是他,說什麼我也不會放過那個禽獸--」

禽獸?

俊顏一怔,接著蕩出絕美笑容,勾著刀者脖子,埋入他懷裡悶笑。


「好愛吃醋喔,王者之刀。」


順勢摟住對方窄腰,嘆口氣,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毛病,但每次一見到他跟別人調笑,總會有一種很酸很酸的感覺浮上心頭,像要把他整個人吞噬掉一般。

忍不住靠在他的肩上,輕聲低語,「那是因為,你從不告訴我你的真正感受……」

懷中的纖細身軀微微一僵,特意想要掩蓋什麼情緒似的,長指突然朝遠方一比,綻開燦笑,「你瞧,往那邊過去就是寂山靜廬。」

明白他慣性的閃避,刀者微微一笑,沒接腔。

看他沒反應,伸肘撞了撞身後擁著自己的高大身影,「喂,你可別告訴我你忘記寂山靜廬在哪裡了唷!我可是會生氣的。」

刀者低笑著貼住他溫涼的頰畔,「其實我也不是非要你的答案不可,我只想讓你明白,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用盡所有力量也會將你找出來,上窮碧落下黃泉,無論是生是死,王者之刀這條命,終歸是你名劍鑄手的。」

金子陵默然閉眼,良久,輕輕一嘆,再睜眼時,眸裡只剩欣喜期待的盈盈水光,抬手輕撫刀者面頰,展眉笑道:「老實告訴我,傲刀天下的刀比之名劍鑄手的劍,何者技高一籌?」

冰川孤辰揚起嘴角,溫柔地覆住他軟嫩的手,「自然是名劍鑄手高明。」

「哎唷,這恭維話雖然虛假,但還真是落的恰到好處,聽得舒服舒服。」

「我並非恭維。」

「哦?那敢問王者之刀信心何來?」

他執起他的手,在掌心輕印一吻,「因為你身旁有我。」

金子陵噗哧一笑,風華絕代的摺扇在他頭上一敲,「說來說去,還不是拐彎稱讚自己。」

刀者不以為意的一笑,握住那只素手,「所以,你絕對不可以拋下我獨自離去。」

金子陵一怔,為那濃厚狂烈的情意扯動心弦,酸氣氤氳眸底。

不願細想他的話中深意,忽略那語氣中早已下定決心的情殉,他現在、只想和他在一起。
朱唇牽出一抹笑,轉身,偎入那個溫暖的懷抱。


★☆


冰川刀城一片荒煙蔓草,沒落的牌匾裂成兩截棄置在路邊,像是自從那個血紅的殺戮之夜以後,就沒有人再進入過這如同廢墟的人間地獄。

知道他此刻心裡一定不好受,玉手主動牽住了那向來溫厚的掌,心疼地發現他正微微顫抖。

輕柔的嗓音有著莫名的安定效果,「想哭就哭出來吧。」

他並沒有落淚,只是猛然將他拉入懷中牢牢扣住,彷彿這樣就能令傷痛滿佈的心平復。

纖指刷過那頭柔順白髮,對著斷垣殘壁輕輕一笑,「也許、我們都太過倔強了。」

冰川孤辰不解地抬頭,卻撞進那人認真的目光中。

好輕好柔,無比醉人的水眸,綴著瑩亮霧氣,朦朧得令他摸不清他的思緒。

俯首,伸指勾起他小巧的下巴,小心翼翼地詢問,「我能吻你嗎?」

絕色容顏染上一抹淺笑,不答反問,「你想吻我嗎?」

低頭湊近他的唇,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一吋,刀王暖熱的氣息吹吐在金子陵的臉頰上,那曖昧的溫度在麗容上薰出豔色的緋紅,金子陵以為他就要這麼吻下去了,但他還是在最後一刻壓抑住狂熱的欲望,認真地再次探詢,「若不想我又何必問?」

這次他真的笑了,開心地笑。

菱唇彎出魅惑的弧度,狹長鳳目輕翦誘人風采,令刀者有一瞬間的目眩神迷。

低笑側頭,將雪白的面頰湊上,「只能親臉。」

不能不承認心底是有那麼點失望,但刀者還是極為珍惜地捧起他的臉,將唇輕印上他的頰,滾燙熨貼著冰涼,那突如其來的甜香讓刀者心中一悸,很想不顧一切地覆住他的唇吻個昏天黑地,掙扎數秒,終究還是輕輕放開那讓人迷醉的纖影。

沒想到薄唇剛退離那片柳頰,就被另一瓣馨香的軟嫩結結實實地堵上,丁舌調皮地在他唇上劃了一圈後又退開,搖頭嘆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你這種老實人,人家不知情的看見了,說不定還以為是我欺負你呢!」

胸口被強烈的欣喜佔滿,差點以為是自己的夢境,冷漠孤高的俊顏出現一絲笑容,對他的調侃不以為意,「被你欺負,我也甘願。」


「什麼態度,說的我好像當真欺負過你似的,金子陵是這種人嗎?」


他勾住他強壯的手臂,望著那半俊野側臉,忽然揚起嘴角,長指在他的唇上一劃。

不明其意,無言的眼神投去疑問,金子陵僅只笑了笑,率先轉頭離開。


驀地站定,回眸,佇立風中的藍影妍媚而清麗,有如濯足下凡的天上謫仙。



「我不喜歡看你難過的表情,王者之刀。」




纖指對著胸口一點,淡然輕笑,「因為這裡、會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