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辰陵】凝望千年 第十四章

★☆


「孤辰,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刀者嘆口氣,「這件事,我已不想再提,今日來蕭瑟山谷也並非要求任何人的贖罪。」

俊雅容顏似乎被長久以來的愧疚與哀傷壓得喘不過氣,「那你……」

「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你傾盡全力,替我找尋神農草。」

「要取神農草,須收集九顆芙蓉石方能打開存放藥草的山洞,如今蟲族、獸族、翼族紛紛搶奪芙蓉石,連中原苦境也有人參與競爭行列,神農草取得確實不易,但既然孤辰親自託付,青麟一定盡力替你完成。」

輕點頭,「多謝。」

「這是青麟該做的。」

眼望他旋身欲走,傲刀青麟又喚住冰川孤辰,「你不打算親自尋找神農草麼?有你加入,勝算會提高不少。」

腳步一頓,回望的眼神帶著無比堅決,「我不找。」

傲刀青麟一愣,直覺反問:「為什麼?」

「我不願花費任何時間在他以外的事物上,來的及找到便罷,來不及、便陪他同歸黃土。」出口的話沒有絲毫猶豫,淡然的就像在談論天氣,「到時,還煩請姊夫替我們入葬。」

「……孤辰。」

「如果是要勸我,可以省了。」

「不。」傲刀青麟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沉默良久,薄唇忽揚起一抹輕笑,「青麟只是突然發覺,孤辰真的好愛好愛那個人呀。」


垂頭,酸澀漲滿胸口,他曾發誓不能流淚,現在這麼幸福,本不該流淚的。

但腦海中一劃過那張秀麗的容顏,眸中隱忍的水珠終究還是忍不住、潸然而落。

如果生命快要到了盡頭,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與你一同度過。

此時此刻,不想過去曾經錯過了多少、不想未來將會失去多少,至少現在,你在我身旁。


現在、想見你、金子陵--


高大俊挺的刀者像一陣風般闖進客棧,引起了茶客們的注意,姑娘家還來不及為那狂野的霸氣發出驚嘆,他就直接冷著臉走向最角落的一張方桌。

桌旁坐著一人,長髮及腰,藍綢長衫,一派優閒自適,聽到聲響後抬起頭,唇畔揚起的絕代笑容又讓眾茶客看傻了眼,暗罵自己方才怎麼沒注意到旁邊竟坐了個俊美公子。

雙手遞上一杯茶,笑咪咪地望著他略顯不耐地掃視茶館群眾,那冰冷的氣息讓騷動的百姓們瞬間噤若寒蟬,「不是去找你姊夫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還弄得這樣累吁吁的。」

一飲而盡,左手扯開皮衣領口透氣,「趕著回來見你。」

粲然一笑,「我又不會消失,跑這麼急做什麼,下次你去哪裡我跟著就是,省得你這樣辛苦。」
「傲刀天下正有戰事進行,我不希望你靠近。」

感覺到四周的目光紛紛投向金子陵,冰川孤辰不悅地擰緊了俊眉。

柔軟的觸感突然撫上眉心,金子陵盈滿水光的眸底有著心疼的笑意,「別皺著眉,怪凶狠的,你若有事要辦,可以不必顧慮我,我一個人在天外南海行走不會有危險。」

反手握住他的纖手,「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陪在你身旁。」

金子陵微微一愣,接著彎出一個淺淺的笑容,「那你再帶我到別的地方走走,天外南海這麼大,要逛完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如我們一起到北方看看,聽說……」

話語未完,冰川孤辰突然發現眼前閃過一絲寒光,警覺站起,冰淵刀出鞘,凌厲刀氣擋下朝著金子陵而來的暗襲,鐺鐺幾聲暗器墜落桌面,卻是幾根細長銀針,針頭墨黑,顯然餵毒。

冰川孤辰拉起金子陵將他藏在身後,冰淵刀往桌上猛力一摜,杯中茶水被震得四濺,殺氣籠罩整間客棧,眾人眼見情勢不對,嚇得東西也來不及收,紛紛走避。

寒冽的眸光掃向偷襲者的方向,「煙花客,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那藍髮白衣的尖臉男子悠閒一笑,似乎不把他的怒氣放在眼裡,「好久不見,王者之刀。」

不想跟他廢言,冰川孤辰寒著臉牽起金子陵準備離開,煙花客一聲諷笑,「名劍鑄手金子陵,煙花客代替軍師向您問好,軍師對於您堅韌的生命力感到無比敬服,只是不知近來晨起時……」

刀光一閃,煙花客剛覺耳畔一涼,隨即看見幾綹藍髮飄落在地,先是一愣,隨即發現是王者之刀攻擊自己,大怒道:「冰川孤辰,你造反嗎?竟敢對我出手!」

隨手將冰淵刀甩回刀鞘,冷冷一瞪,「看在曾經同為天獄效力的份上,今日饒你一命,要是你對他還有任何意見,冰川孤辰隨時奉陪。」

煙花客本欲來此將他勸回,沒想到情況會演變至此,又氣又惱,對著他二人的背影吼道:「王者之刀,難道你不知金子陵快死了嗎?沒有軍師的幫助,你是救不了他的。」

刀者腳步一頓,牽繫掌中冰涼,微側頭,看見金子陵泛出的清淺笑容。

煙 花客見他停下步伐,以為自己的喊話奏效,上前幾步欲再加強勸說,「軍師說你未能在當日一戰前往救援之事他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肯回冥界天獄,天獄大門永遠 為你而開,金子陵的傷勢病入膏肓,未來時日不多,軍師仁心,也不勉強你立刻回歸,待此事解決再回中原即可,這裡有顆續命金丹,垂死之人服之可延七天壽命, 若你答應在名劍鑄手死後回歸,此藥便贈與你,算是軍師一番心意。」

冰川孤辰的俊臉越聽越沉,方才的冷傲轉為狂怒,難掩的怒氣翻動衣袖,要不是金子陵握緊了他的手,煙花客早已被冰淵刀斬成一十八截,哪還有命把話講完。

看冰川孤辰始終沒有回應,煙花客大膽追問:「不知王者之刀考慮結果如何?」

刀 者目光如電,往他臉上一掃,那冰冷眸底燃燒的怒火讓煙花客感到莫名恐懼,他在天獄的地位不高,以前也不過見過王者之刀一次,此次受軍師重託,信心滿滿前來 天外南海準備將他勸回,沒想到才剛開口就碰了大釘子,瞧他這樣的目光,好似恨不得將他砍成肉醬似的,煙花客想起魔刀當時殘忍狠毒的行徑,雙腿不由自主向下 一軟,跌了個踉蹌,跪倒在地。

金子陵看見他的狼狽樣,忍不住噗哧一笑,伸手拍拍冰川孤辰緊繃的肩,「瞧,他既然誠心誠意主動向我下跪賠罪,金子陵也不好再計較,他不過是個傳話者,咱們就放過他吧。」

充滿殺氣的眼神稍稍一緩,抬手,憐惜地輕撫他的秀髮,「你要我放,我就放。」

掩嘴輕笑,「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王者之刀。」

銀鈴笑語像是一陣清風,瞬間撫平刀者瀕臨爆發的怒氣,垂首望向那個自己深深愛戀之人,目光有著毫不掩飾的溫柔,執起他的手輕吻,「我只你聽的。」

看著那人薄唇落在自己手背上,金子陵悄悄揚起嘴角,突然一時興起摔手逃脫,一溜煙跑到遠處,隻手撐腰,修長纖影俏然而立,一頭黑髮迎風舞動,掃過筆墨難以形容的絕豔容顏。


半嗔半怨地吐舌一笑,「就我所知,最能讓你聽話的人不是我,而是那個平風造雨--」

話語未落,冰川孤辰已趕至他身前,伸臂攔腰一攬,將那正準備發表高論的人兒打橫抱起。

聽見他掩飾不住的低笑,金子陵在他胸前一搥,「你笑什麼?」

他愛憐地在他額上一吻,輕聲道:「從今以後,我只聽你的。」

「你的意思是說,在此之前你都不是聽我的囉?」非要扭曲他的意思。

語氣有一絲黯然,「四無君假意欺騙,利用我傷害你,恩仇相抵,他已不再是我的軍師。」

「哦?」懶洋洋地倒在他懷裡,美目斜睨,故意酸溜溜的猜測,「我想大概是某人當時與四無君正要好,怕金子陵礙事所以才想把他除掉的吧?」

他這麼一說,冰川孤辰當真著急起來,忙不迭的要解釋清楚,「金子陵,我不是--」

閉上水眸,「好啦好啦,我不想聽。」

「等等,你聽我說,當時--」

「好了。」纖白的藕臂勾上冰川孤辰的頸,絳唇貼近他頰畔,故意吐了一口氣,輕笑聲中帶著詭計得逞的愉悅,「我不過隨口說說,你也這麼緊張。」

「當我得知事情真相後,真恨不得親手把自己給掐死。」俊顏微泛暈紅,低下頭,手臂扣緊懷中人,認真表情帶著悵然歉意,「我想、我一輩子也無法原諒自己。」

「呆子,我可從沒怪過你。」趁著冰川孤辰不注意,翻身輕盈落地,甜甜一笑,「不談這個,我想到處看看,你是地主、帶路吧。」

煙花客怔怔地看著兩人把自己當空氣似的越走越遠,氣得全身顫抖,偏又沒辦法多說些什麼,恨恨咬牙,知道自己無法攔下冰川孤辰,只能目送他們離去。




★☆



煙花客:「我是被閃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