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辰陵】凝望千年 第十五章

★☆


「咦?」清麗俊顏微訝,抬頭細看刻在五尖峰上的字跡,「難道他也來了?」

冰川孤辰望著石刻,對那兩句詩詞並沒有特別印象,「你識得這字?」

上前幾步,素手劃過劍痕,突然輕輕一笑,「好詩、好劍、好身手。」

「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劍,高處不勝寒。」刀者跟著壁上石字念了一遍,金子陵點點頭,「這是風之痕刻下的,瞧這劍痕力貫峰壁,由上而下一氣呵成,若非有絕頂輕功是辦不到的,另一人功力不夠,無法支撐到最後,所以這場比試是風之痕勝了。」

「你怎麼知道他與人比試?」

挑眉一笑,「風之痕生性淡漠孤高,若非較量,又怎會有如此雅興在此題字。」

「他的劍是你贈的?」

點頭,隨即又笑著搖搖頭,「想當初金子陵成天巴巴的拿著好劍到處送人,卻總是被人冷著臉一口回絕,我這名劍鑄手呀,作的忒也窩囊了點。」

「你時常鑄劍送人?」

橫了那語氣漾著酸的俊容一眼,掩不住唇畔笑意,「鑄劍一生贈知己,喜歡的、看得順眼的,送把劍聯絡聯絡感情不也好的很?」

冰川孤辰沉默了一下,似乎正思考著什麼,金子陵察言鑒色,輕笑著拉住他的右臂,「我說,要不是你使刀,我定也會鑄把好劍送給你。」

刀者寵溺地垂首凝望,「我很慶幸我並非使劍,這樣你便不會把我與他們擺在同一位置上。」

金子陵眨眼一笑,「唉唷,瞧你說這什麼話,我可是兩邊都沒虧待唷。」

冰川孤辰嘆口氣,「我知道你對誰都是一樣的。」


金子陵沉默了幾秒,接著揚起嘴角,溫柔得讓人怦然心動。


「他們有絕世名劍,而你、有名劍鑄手。」


瞇著眼,微笑打量那張俊顏,「這樣、夠公平罷?」


冰川孤辰眷戀的目光痴迷投注,繾綣萬千,良久,嘆口氣,「我真希望能留住你的笑容。」

金子陵微微一愣,接著又綻開燦笑,「王者之刀,你呀、這樣……」


話語未完,腦中嗡然一響,眼前忽陷黑暗囹圄,心跳如戰鼓狂擂,好像下一秒就會瞬間終止,他閉上眼想舒緩突如其來的暈眩與不適,但那強烈的脫力感仍讓他腿軟前跌,冰川孤辰悚然一驚,伸手摟住他腰際,心急忙問:「怎麼了?」

金子陵睜開眼,卻仍然只能見到一片烏黑,自知眼疾復發,但至少目前氣息平順了些,便也不多言,搖搖頭,淺笑安慰:「一時頭暈,現在沒事了。」

「真的沒事?」刀者滿臉擔憂神色,「我帶你去看看大夫。」

「別忙,我沒事。」按住他的手,扯開一抹往日常見的笑容讓他安心,「現在天色快要晚了,我還想看很多地方,你帶我去罷,好不好?」

發覺他在閃避自己的目光,冰川孤辰皺起眉,探指搭上他細瘦的腕,脈象似乎一如以往,但他仍舊覺得不放心,「先找大夫瞧瞧,想去別的地方明日還有機會。」

「都說沒事了,你就愛窮緊張。」推開他的手,自己試著往前走了幾步,回眸一笑,「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仔細望著他秀麗的臉,想從中找出不對勁的地方,金子陵淺淺笑著,放任他的打量。

「說過我不會拿生命開玩笑,你難道還信不過?」剛說第一句就感覺氣血翻騰,噁心欲嘔,硬撐著一口氣平順地將話說完,斗大汗珠滑落白皙面頰,強自隱忍的痛楚又讓他差點站不住腳,趕忙彎出一弧笑,不願讓他發覺自己有任何不適。

冰川孤辰拉起他的手,「那你答應我,明日定要去讓大夫看看。」

「好啦,聽你的就是。」知道瞞不過這一關,索性點頭同意,「那、王者之刀--」

「怎麼了?」

輕笑,伸出雙手,「你背我成不成?」

冰川孤辰將他的髮整理至耳後,細心地擦去他額上的薄汗,金子陵雖看不見,卻能想像那俊顏上的愛憐神色,不由得心中一酸,刀者替他整好儀容後微微彎腰,「上來吧。」


冰 川孤辰背著他四處遊歷,金子陵靜聽他述說天外南海的風土民情,嘴角始終掛著淡淡微笑,睜著空靈水眸隨著他的話語望向不同方位,間或夾雜幾句調侃的笑語,冰 川孤辰的臂緊扣著金子陵修長的腿,他柔順地貼上他寬厚的肩背,想起過往,語氣帶著一絲微妙的悵然,「王者之刀,記不記得去年我第一次要你背我,好說歹說你 才終於答應?」

冰川孤辰正好憶起當時情景,「我並非不肯答應,而是不願你傷後勞頓,危及心神。」

輕輕一笑,藕臂環住他的頸子,「那現在你怎麼又肯背我了?」

冰川孤辰一怔,低聲道:「若能永遠背著你,要我這樣走一生一世也甘願。」

俊俏眉眼劃過一抹蕭瑟,牽開淺笑,不願陷入傷感情緒,特意用輕鬆語調帶過,「你的一生一世還很長,這樣走下去,豈不是腰都伸不直了?」

他笑了笑,「你願意一直讓我背著嗎?」


金子陵沒答話,僅只輕輕地將臉貼近他的頰,摟住頸側的手下意識緊了緊。



一年前,你背著我踱回寂山靜廬,一年後,你背著我在天外南海行走。

那麼、明年的今天,你會在哪裡?我又會在哪裡?




我們能不能、還在一起?




「王者之刀。」

「怎麼了?」

「明年,你再帶我來這邊玩、再背著我走,好不好?」



他知道他是笑著的,一如往常,但他卻不敢回望,只是仰起頭。


不知誰說過,這樣淚就不會往下流。




「王者之刀。」

「嗯?」

「你哭了?」

「沒有,我很開心。」

「那你是答應我了?」

「嗯,我答應你。」

甜甜一笑,心滿意足地閉上眼,「一言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