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二章

近來四無君的同學們常常利用情報來命令百朝臣做這個做那個,他倒也忙的甘之如飴,四無君不只一次警告他不要再胡亂幫人做事,自己根本不會領情,他笑著答應,隔天依舊咚咚咚的替學長們搬運重達三四公斤的書本,據沐流塵所言,他是累得不亦樂乎。

於是縱使四無君不甘不願,他的習性終究也是在百朝臣的努力下被摸透了那一點半點,喜歡吃義大利麵、喜歡杜斯妥也夫斯基、喜歡狂想曲樂團、只喝不加糖拿鐵其他飲品一概不碰、中午沒睡三十分鐘下午會像條蟲、到圖書館只選擇右邊靠窗倒數第二個位置……

先是每天中午都在桌上發現一杯冰拿鐵,然後看到其他同學也都人手一杯,歿鋒才剛說這個情報值一個禮拜的飲料,隨後被四無君狠狠敲了一下頭。

氣急敗壞地走到二年級教室,不顧自己現身所引起的騷動,四無君大步走向那個也抱著一杯拿鐵唏哩呼嚕猛喝的綠衣男孩,後者正皺著眉跟旁邊的同學抱怨說不加糖實在太苦,下一秒四無君就將自己手中的拿鐵用力摜在他桌上,力道猛得像是要將桌子震碎似的。

百朝臣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一跳,看清眼前人後甜甜一笑,笑得讓四無君莫名心頭火起。

『四學長,這是我特別去星巴克訂的冰拿鐵唷,好不好喝?喜不喜歡?』

揪緊的眉顯然已經失去耐性,『誰讓你買這種東西的?』

『啊……學長不喜歡嗎?』

驀然湊近那個呆愣的俊臉,咬牙切齒地道,『嫌錢太多的話拿去捐給孤兒院做點好事,不要浪費錢買這種不必要的東西,下次讓我看到,我要你全部喝下去,看到一杯喝一杯,看到十杯喝十杯。』

原本等著學長讚賞的小百被那凶狠神情弄得一頭霧水,訥訥半晌,擠出來的話還是只有一句,『……不好喝嗎?』

『只要是你買的,我都不想喝。』狠話撂完,四無君懶的再看他任何一眼,甩袖走人。


飲料風波過後不久,接連幾天四無君發現他以往在圖書館常坐的位置都被人用書包給佔走了,某一天他特地提早來到,想看看是誰故意要跟他作對,這座位從他大一坐到大四,四無君敢保證、就算他生病住院半年,這位置也不會有人不要命地來動。

前腳剛踏進圖書館,馬上就看到一個人將書包笑嘻嘻地放在自己習慣的位置上,不是別人,正就是百朝臣,他放下書包後東張西望了一番,接著低下頭,伸手摸了摸木質桌面,那神情讓四無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再也無法忍受這種折磨,直接衝過去將他拖出圖書館。

『你對我的位置很有興趣?』斜睨一眼,冷冷的道:『乾脆以後都讓給你坐好了。』

『咦?』俊俏容顏有著非常不搭嘎的傻氣,『我不坐呀,那是要給四學長坐的。』

『那你放自己的書包幹什麼?』

『我替四學長佔位置啊!』他理所當然的回答,然後歪著頭,疑惑地問道:『不過四學長你最近身體還好吧?怎麼都沒看到你來圖書館念書?念書不要太累,身體要顧好。』

四無君摔開百朝臣的手臂,一語不發地推開他,邁步離開,『我不需要任何人替我佔位置,你喜歡佔,就自己去坐吧。』


★☆


四無君懊惱地敲敲額頭,教授頭上的掛鐘顯示距離下課只剩六十秒,沒想到他竟然為了一個蠢蛋發呆了大半節課,低頭望見另一隻不知什麼時候降落在自己桌上的小紙鶴,信手拆開。


『想他想的這麼入神,難道小百當真得到了那百分之十一的機會?』


相交多年,當然懂得他的諷刺,哼笑一聲,埋頭寫了幾個字,丟回。


『沐大模範生,上課傳紙條不是好學生的榜樣,再說,你又從何得知我在想誰?』


沒幾秒紙鶴又飛來,同一時間下課鐘聲響起,四無君知道他必定沒什麼好話,卻還是忍不住打開來瞧瞧。



『你那又酸又甜的表情,分明就是個戀愛中的男人。』



四無君將紙順手一揉,「沐流塵,你找死啊?」

沐流塵直接往他身旁一坐,毫不在意地淡然一笑,「哎唷,別惱羞成怒。」

「誰想管那個笨蛋,我是避之唯恐不及。」

「哈哈,好好好,不過大學最後一年的耶誕晚會,你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我光忙節目調配跟嘉賓邀請就快忙瘋了,說到這個,你先前不是說要幫我做節目單?限你明天中午十二點之前交給我。」

「唉,別開口閉口就是公事嘛。」沐流塵替他收拾著文具,「聽說小百現在在學妹之間可是熱門人選呢!不先下訂單就會被人搶走囉!」

冷哼一聲,「最好如此,百朝臣那傢伙什麼時候受歡迎了?」


一個看到另一個男人就老是流鼻血的男人會有多大魅力?


「這你就不懂了。」沐流塵輕咳一聲,「大家都想要見識見識能讓鼎鼎大名的優等生四無君主動獻吻的人到底有何能耐,順便探查敵情,以待日後正式進攻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沐流塵,你真的很欠揍。」

「過獎了。」沐流塵一笑,「這就是小百現在成為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雞的原因。」

「那又如何?也不過是一群假惺惺的女人,百朝臣不會連這都分辨不出來吧?」

「你也知道小百這個人好說話,要不是現在搶他的女人多到可以擠滿兩間教室,他早就答應了,重點在於他還不知道該選誰當自己的舞伴,這事情才會延宕到現在還未解決。」

四無君又哼了一聲,「那是他的事,與我何干?」

沐流塵搖搖頭,「嘖,四無君,那本筆記也與你無關,何必抓的那麼緊?都快皺掉了。」

四無君一愣,將手中被拗折得七葷八素的筆記本隨意丟進背包裡,拉上拉鍊後甩上肩頭,「總之,你還是先擔心自己的舞伴要緊。」

「好嘛,一提到小百就火氣特別大,中午我請客如何?」

「你要破費我自然沒意見。」

「那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