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辰陵】凝望千年 第二十三章

★☆


傲刀青麟的屬下很快燒了桶熱呼呼的洗澡水送了進來,冰川孤辰點頭道聲謝,隨即探手入桶確認水溫不會過燙也不會過冷。

聽見泉水滑過指尖的聲響,簾帳被掀開一角,「王者之刀,你急著下水呀?」

「不……我試試水溫。」

金子陵輕輕一笑,認真地詢問道:「那麼,水溫如何?」

大概是被那帶笑的語調弄得心跳加速,刀者不知為何突然紅了臉,「……還可以。」

「可以便好。」

金子陵撐身下床,慢吞吞地開始解衣,冰川孤辰的目光不知該擺哪兒慌亂地四處逡巡,正想開口告退,金子陵卻搶先一步笑道:「你還不走,難不成想跟我一起洗?」

冰川孤辰連忙搖手,「我、我不是……」

全身上下脫得只剩一件半長棉褌的金子陵似乎不在意春光外洩也沒查覺刀者逐漸加急的喘息,走向木桶伸手試試水溫後低聲一笑,「倒是暖的很。」

冰川孤辰說服自己別將目光往那兒瞟,卻還是忍不住多望了兩眼,沒想到這一瞄卻讓他見到了金子陵胸腹之間的那道刀傷,縱然已幾近痊癒,傷處的紅疤仍引人怵目驚心,刀者心疼地上前幾步,「你的傷尚未完全復原,碰水時小心些吧!」

「唉唷,瞧你緊張成這副模樣,我這傷早好了。」

金子陵說著還伸手戳了戳腹部證明所言不虛,那無謂的動作驚得冰川孤辰心惶然一跳,趕忙抓住對方細腕,「好,別動它了,你快洗吧。」

「那你呢?」

「我、我在外面等你。」

「嗯,我看你八成也挺久沒淨身了。」金子陵踏進木桶又探頭出來在他身上嗅了嗅,燦然一笑,「要一起洗嘛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桶子窄得很,恐怕我們倆得擠一擠了,哪,我靠在這一邊,另一邊留給你如何?」

「不、不用……」

金子陵突然噗哧一笑,「傻子,你還當真哪?金子陵可不隨便跟人泡在同一桶水裡的,你出去看看素還真有什麼需要幫忙,近來天外南海局勢混亂需要眾人齊心出力,我一個人在此沒問題。」

冰川孤辰點點頭,「嗯,你自己小心。」

金子陵美目一橫,本想調侃他泡個澡到底需要小心什麼,想想還是沒出口,笑著向他道別。


★☆


金子陵說一直待在屋內氣悶想出外走走,兩個人就這麼踱到了蕭瑟山谷外的一處湖畔,冰川孤辰不願讓他走太遠,本要帶他回去,金子陵卻找了棵大樹靠著坐下說想吹吹夜風再走。

「你忙整天一定累了,別陪我在這兒耗,先回去歇息吧。」

「沒事的,我想陪你。」冰川孤辰扣住金子陵纖白的長指,不以為意的回答。

金子陵閉上眼往那溫暖的來源一靠,發覺自己越來越眷戀這樣的溫柔,想起素還真前日的言語,心中一酸,「你說,我們這樣躺一輩子可好?」

「怎麼突然說這個?」

「你不願意啊?」素手頑皮地鑽出刀者牽握,又立刻被緊緊握住。

「別說一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冰川孤辰都會一直陪著金子陵。」

「耶,我可是沒說要把下輩子和下下輩子一併賣給你唷!」

刀者低聲一笑,在他額上印下一吻,「現在答應還來的及。」


金子陵沉默半晌,忽然輕嘆口氣,「王者之刀,你有沒有恨過我?」

「沒有。」

「如果我騙了你,你會不會恨我?」

「不會。」

「為什麼?」

「我喜歡你,不會恨你。」

「傻瓜。」金子陵抬肘往他胸口輕輕一撞,仰頭靠上他寬厚的肩膀,「王者之刀,你瞧今夜的星星是不是很美?」

冰川孤辰一愣,本不明白他為何有此一問,隨後想起早晨素還真語意不明的提醒,突然一陣極端顫慄席捲全身,耳畔嗡然一響,驚懼的恐慌幾乎將他的心肝肺全數掏空,像被人掐住一般呼吸不到空氣,他輕輕摟住那細瘦的腰枝,閉眸,強自鎮定的笑了笑。

「你……你覺得美麼?」

「美呀!」金子陵感受到他不尋常的僵硬,「怎麼了嗎?」

「沒什麼。」他勉力一笑,覺得自己有種瀕臨崩潰的虛脫感,「沒什麼。你想回去了嗎?」

「再坐一會兒,我喜歡這個地方。」

「你喜歡的話,我天天帶你過來。」

「可不能食言唷?」

「一言為定,決不食言。」

金子陵格格一笑,「料你也沒膽欺騙我。」

冰川孤辰望著那張盈盈笑顏,心底湧上一股深濃的悲哀,龐大的無助感幾乎讓他滅頂,他深吸一口氣,捺下突如其來的刺痛,下巴輕輕靠上他柔黑的秀髮。

「你累了吧?」金子陵察覺他有些心不在焉,以為是太過疲倦所致,「我們回去罷。」

「不,再待一下子,你告訴我天上有哪些星星好麼?」

「你可別聽到睡著了。」金子陵低聲一笑,「這時節約莫能望見東象青龍與北象玄武,你朝北方看,該有十一星官,上面三顆,其一牽牛、其二天田、其三九坎,往西邊便是織女……」

金子陵巧指墨色夜空微笑著一一述說,清脆的聲音在寧靜的夜裡迴盪顯得格外動聽,冰川孤辰心思卻是一片紊亂,有一搭沒一搭地答著話。

「所以說這些星宿也許早就不存在了,只是我們尚能望見它的光芒。」

「如果不存在了,為什麼還會發光?」

「那可不一定,一個人就算死了,只要有人還記著他,他便不算真死。」

冰川孤辰眼眶一酸,「沒有人會死,別胡說。」

金子陵輕輕一笑,「每個人終有離開世間的一天,你怎麼說我胡說呢?」


冰川孤辰悄然一嘆,不願繼續這個話題,極其溫柔地捧起他的臉垂首吻住那水潤櫻唇,金子陵似乎也明白了什麼,闔眼,抬手攀住他的頸,頃身向前。

唇舌交纏的水聲誘人沉淪,兩人呼吸逐漸變得急促,刀者的大手摸索至纖細腰間的水藍衣帶,在解與不解中掙扎徘徊,狂亂的心跳催促動作,他幾乎要翻身將他壓倒,金子陵率先清醒過來,望穿他眼底明顯的情動,笑著抓住他不規矩的手,搖搖頭。

冰川孤辰不自在的咳了幾聲,「很晚了,我帶你回去休息。」

「嗯。」金子陵柔順地讓他牽起,忽然噗哧一笑。

「怎麼了?」

「你懂不懂什麼是世界末日?」

「嗯。怎麼問起這個?」

「剛才我有一種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感覺。」他的纖指鑽入刀者指間,十指交扣,「當你吻我的時候,好像過了今天就再也親不到似的。」

刀者一時語塞,他的確對於他可能會離自己而去感到十分不安,沒想到金子陵竟能感覺的出來,索性老實回答道:「我害怕你消失不見。」

金子陵舉起他的手放在頰旁磨了磨,「耶,我不就活生生站在這裡嗎?金子陵可不像刑老頭那樣老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到處亂竄。」

冰川孤辰沒再說話,只是緊握住他的手。


兩人慢慢散步回到金子陵居住的茅屋,冰川孤辰扶他躺定後說要出門,金子陵伸手一拉,「這麼晚了上哪兒去?有事情明天再說罷。」

「素還真那邊還有事需要幫忙,我去去就回,你先歇息。」

聰明如他略一思索便明白刀者用意,「我的身子還撐得住,你可別比我先累倒了。」

冰川孤辰也不瞞他,「鬼面具還握有剩餘幾顆芙蓉石,臥江子與素還真擬定近日將其搶回,你別擔心了,一切都會沒事的。」

「那好,這半邊留給你。」金子陵笑著拍拍已鋪好軟被的臥榻,「希望你能在我入睡前回來,否則這爬裡爬外萬一把正做好夢的金子陵吵醒,搞不好迎面賞你一拳。」

冰川孤辰忍不住一笑,「我盡量早點回來。」

臨出門前,刀者不知為何頓了頓腳步,回眸一盼,金子陵的聲音像有感應般同時響起。




「王者之刀。」

「嗯?」

「世界末日來臨前,我會給你最後一吻。」




他低聲一笑,抹去奪眶而出的淚。




「有你陪著,不會是末日。」




★☆


冰川孤辰離開後不久,窗外跳入一抹纖細白影。

「前輩。」

「唷,素賢人怎地大門不邁偏要從小窗進來?」

素還真苦笑道:「王者之刀請了六個護衛看守,素某不想多生事端,索性做個跳窗君子了。」

「好個跳窗君子,敢問夜半闖入有何指教?」

「素某今早調了一帖藥,特地拿來讓前輩補身子。」

「多謝了,天外南海戰事進行的如何?」

「有臥江子軍師的幫忙一切順利,傲刀蒼雷已派人確認過三城主的生死,此時對方必定已降低警覺,就待最後攤牌時刻一舉反攻。」

「別讓他太過衝動,那老實人血氣方剛的總聽不進勸。」

「此事素某自當留心。」素還真微微一笑,「前輩可還有哪兒不大舒服?」

「我沒事,只是手指有時不大聽話。」

素還真秀眉一凝,「四肢末梢失去知覺?」

「別皺眉了,外頭要你操心的事還多著呢!」

「前輩真是料事如神。」

「好說。是說素賢人再不走,待會某人回來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有口難言哪!」

素還真一笑,「素某這就告辭。」


「慢著,金子陵還有一事請教。」

「前輩請說。」

「今晚的夜空見不見得到星宿?」


「前輩何來此問?」素還真顯得有些疑惑,「近來幾日空中濃雲掩蔽,每到夜晚都是一片黑暗,見不到任何星光。」


「我明白了。」金子陵甜甜一笑,「謝謝你。」


木門輕輕闔上,金子陵靠回床榻,斂眸,放在床單上的纖手驀然死命一緊。




有你陪著,不會是末日。







對不起,王者之刀。


對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