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4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十章

「你聽不懂嗎?」他換回英文,一臉沮喪,「我請傲刀青麟教我的。」

「哦?」說到青麟,這小子還不趕快過來解救他。

「其實我對中文很有興趣,你願意教我嗎?我們可以坐在露天雅座邊喝咖啡邊學習,當然啦!咖啡我請客,充當補習費,或者……」男人眨了眨眼,「你要其他東西做學費也行。」

男人眼裡天真的興奮光芒讓臥江子噗哧一笑,他從來不知道歐洲人對於學中文這麼熱衷,前幾天才有一個荷蘭人以同樣的說詞前來遊說,那過於明顯的調情用詞讓他著實困擾了好一陣子,怎麼今日又來了另一個,真叫人吃不消。

 
『小狐狸,我豔遇了。』

『哦?』

『我覺得你的這聲哦,意義非常深遠。』

『哼。』

『不稱讚一下對方的好眼光?』

『哼。』

『你也多說一兩個字嘛!國際電話很貴的。』

『你不是去進修的嗎?』

『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她想幹嘛?』銀狐以為是女孩子。

『他很誠懇地說對中文很有興趣,希望我教可以他發音跟寫字,至於學費嘛……我想他可能希望我開口要他用身體付之類的。』

『爛藉口。』

臥江子忍不住大笑,『經你這麼一講,的確是缺乏了一點創意啊!』

『你答應了?』

『你說呢?』

『不要反問我。』

『唉唷,臥江這個人清心寡慾慣了,酬勞這麼豐厚的課我上不起,只好跟對方說抱歉啦!』

遠方的銀狐靜了幾秒,丟下一句『算你識相。』接著掛掉電話。

 
丹麥男人疑惑地看著神遊遠方的臥江子,不知他為何忽然笑得如此開心,那雙對歐洲人來說特別迷人的鳳眸有意無意一瞅,他的三魂七魄瞬間被勾了去,傻傻跟著笑了起來。

「抱歉。」他收好筆電站起身,友善地拍拍男人寬闊的肩膀,「謝謝你的賞識,我很想幫忙,不過可能沒辦法如願了,現在我每天都要替朋友上法語課,否則他會聽不懂台上教授的報告,是不是呀,青麟?」

傲刀青麟剛巧走過來,根本沒聽清楚臥江子說了什麼,反正直覺順著他的話點頭就對了。

臥江子像見到救星一樣黏過去,笑著朝丹麥男人揮手,「再次感謝你的邀約,我先去吃飯啦!」

傲刀青麟對那人投以同情的目光,努力忍到學生餐廳才開始大笑,「又是一朵桃花?」

「什麼時候你也學會損我了?」

「我相信你不會隨便出軌。」

「耶,想出軌也得站在軌道上才行呀。」

「我以為那條軌道叫做銀狐。」

「青麟,你越來越聰明了,有些討人厭啊!」

「哈哈,你在大庭廣眾下主動親他,這不是昭告天下麼?」

臥江子喝了口氣泡水,抬頭一望餐廳掛鐘,「我去打個電話,你先吃,不必等我。」

傲刀青麟唇角一揚,又想出口調侃,臥江子對他比了個警告的手勢,笑著走出餐廳,拐入樹叢旁的紅色電話亭,插入電話卡,答答答按下幾個數字後等待對方接聽。沒有意外,電話在三響內就被接起。

「Tu as pris le repas?」

「你吃錯藥了嗎?」

「小狐狸嘴好毒,這是法語的『吃飽沒』。」

「還沒。」

「哦,在忙什麼?」

電話那端的銀狐一頓,「沒什麼。」

臥江子敏感地察覺不對勁,「哎唷,在進行什麼秘密故意不讓我知道?」

「沒有。」

「你人在哪裡?」

「……買菜。」

秀眉一挑,不大相信卻也沒再追問,「我們後天要外出考察,奧地利和捷克五天四夜。」

「每個人都去?」

「也可以偷懶留在巴黎啦!」他笑著,「不過我想吃薩爾斯堡的莫札特巧克力。」

「你吃飯了嗎?」

「剛點完菜,想起還沒打電話給你就跑出餐廳了,說真的在這邊天天麵包牛排義大利麵吃到都快膩了,現在特別懷念小狐狸的家常菜,以前的臥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而且學校餐廳的義大利麵沒有小狐狸煮的好吃,他們的麵好硬……小狐狸是不是在偷笑?」

「沒有。」銀狐壓平向上彎起的薄唇,沉聲回答。

「小狐狸別害羞,你做的菜是臥江吃過最棒的。」臥江子笑嘻嘻地稱讚,指尖纏繞把玩著電話線,一時忘了傲刀青麟還在餐廳裡等待,就這麼天南地北聊了起來,直到看見到傲刀青麟拿著一個外帶用保鮮盒敲了敲電話亭的玻璃門,他才發現自己竟然講了快一個小時,十分鐘後便要開始下午的課程,看來這頓午餐他得用風捲殘雲的速度解決了。

「……總之,你自己小心,別太晚睡。」聽見臥江子說要去上課,銀狐道別前不忘多叮嚀一句,「還有,不要隨便答應人家的邀請。」

銀狐掛上電話,將手機塞回口袋,左手疊著的那堆書險些翻落,他數了數本數後重新抱回胸前,繼續在架上搜尋,隨手挑了本特別厚的參考書下來翻閱,離開學校這麼久,銀狐早已忘記高中課程到底上了些什麼,縱使有心想找對症下藥的書籍,真要選適合自己的書也不知該從何選起。


「那家出版社的題目很舊了,如果是要綜合題型的話我推薦這一本。」


一本藍色封面的參考書突然蹦跳至眼前,銀狐回過頭,看見一個俊秀的黃衣男孩正大剌剌衝著自己微笑,亮金髮絲摻著幾段棕白,一綹特別細長的髮束繞至胸前,神色頗為自然,彷彿他們是認識已久的朋友,男孩的笑很溫暖,是那種會讓女孩移不開目光的陽光笑容。

銀狐不發一語繞過金髮男孩繼續往歷史參考書區走去,他蹦蹦蹦又追了上來,歪著頭研究銀狐手中的講義,突然抽走其中一本胡亂塞回架上,「這本不好,不要浪費錢,買這個。」說著又拿下另一本放在銀狐懷裡。

他不禁皺眉,「你到底想幹什麼?」

「如果要挑歷史講義的話我會建議這一本,按照主題做重點整理,年代表格分類詳細,題目也很生活化。」他又拿下一本書想丟給銀狐,看見銀狐冷若冰霜的眼神後不但沒有退縮,反而大咧咧一笑,「相信我準沒錯,考這種試我最有經驗了。」

銀狐實在也不會挑參考書,如果有人願意幫忙那是最好,只是不知道這個男孩為什麼突然過來纏著自己,以為他是書店的工讀生,便淡然接納他的推薦,「謝謝。」

感覺銀狐還是很不相信自己,男孩帥氣的撥了撥頭髮,大拇指朝胸口一比,「別看我這樣,本人想考的學校可從來沒有失敗過。」

一個「那你為何在此?」眼神拋過去,男孩聳聳肩,語氣平淡,「考試簡單,不過讀幾個月就不想念了,想說換換口味,今年我想試試生命科學,你呢?你要考什麼?」

「不關你的事。」銀狐算了算手中複習講義,確認都有買齊後便走去結帳。

男孩一蹦一跳跟上,順道多塞了一本片語口袋書在他手上,銀狐瞪他一眼,也就這麼收了下來。

「不要這麼冷淡嘛!你想考哪裡?也許我可以幫你喔!當然啦,補習費是一定要收的,哈哈。」

站在收銀機後面的書店老闆倒是出聲了,「我說小柳丁,你成天在我這邊招攬顧客,是把我這裡當成什麼地方啦?我要跟你收仲介費喔!」

男孩趴在收銀台前嘟噥著:「唉唷老闆,看在我每年都跟你做生意的份上,借一下場地又不會死,你看我剛剛還多幫這位俊俏小哥推薦了兩本書,聰明的老闆就該直接聘我當正式員工。」

「你喔!三分鐘熱度,我看你做沒兩個禮拜就落跑了。」

「那倒也是……喂,等等我!」看見銀狐拿了書就要離開,男孩來不及向老闆道別,匆匆忙忙跟了出去。


「不要纏著我。」銀狐加快腳步,無奈男孩依舊如橡皮糖一樣緊緊跟隨。

「你想考哪裡?我保證讓你一次就考上,考不上的話全額退費。」

銀狐穿越了兩個街口,眼看甩不開他的追蹤,索性停步,冷冷的道:「為什麼跟著我?」

「哎,別站在大馬路中央講話,走走走。」他拖著銀狐走入最近的一家速食店,點了一份麥香魚後興高采烈地坐在他旁邊,一邊咬著薯條一邊扳著手指分析道:「我對你很感興趣,你對我也很感興趣,我幫你考上理想志願,你付錢讓我追女朋友,一舉數得不是很好嗎?」

「我對你沒興趣。」

銀狐拂袖準備起身,男孩趕緊將他拉住,「哎唷,你不也是為了追女朋友才想考大學嗎?」

銀狐臉色一沉,「你說什麼?」

「在網咖打魔獸的小孩騙父母說在圖書館不稀奇,不過在書店選複習講義的人騙對方說在買菜……嘖嘖嘖,這可就很有意思了。」柳無色似乎對當偵探這件事躍躍欲試。

銀狐表情更冷,「竊聽電話是你的習慣嗎?」

「正好聽到而已,別這麼小氣嘛!」他本欲在他肩上一拍,見銀狐神色不善還是作罷,「我看你挑參考書時似乎沒有什麼頭緒,看來也畢業不少年了吧?如果想如願考上理想的學校,補習班貴的要死又不一定有效,自己念是困難又事倍功半,不然這樣,先給我試用期一周,如果你滿意再開始正式繳學費,如何?」

銀狐沉默了幾分鐘,顯然正在思考可行性,那些高中的數學英文國文對他來說已經是遙遠的記憶,他甚至不記得自己在短暫的高中時期有認真上過任何一堂課,他知道全部從頭研讀需要下很大的功夫,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靠自己一步一腳印慢慢來,現在竟半途莫名其妙冒出個說願意替他補習的大學生,雖然看起來不大正經又沒什麼氣質,不過有人幫忙解題也許可以增加點讀書效率。

「你真的行?」

「哎唷,竟然敢瞧不起無敵資優生小柳丁?」男孩挑起俊眉,「衝著這句話,就算你連九九乘法表都背不出來我也要讓你考上第一志願,明天此時此地不見不散,記得先幫我點一份麥香魚,薯條要加大。」

男孩說完後拎著包包就要離開,想起什麼又從樓梯下爬上來,「對了,還沒問你名字。」

「銀狐。」

「銀色的狐狸啊?你好你好,我是你未來幾個月的家庭教師,柳無色。」男孩笑咪咪的揮手道別,「明天見啦!麻煩你幫我把盤子收一收,掰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