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十二章

「最近好嗎?」看見臥江子再度揚起輕笑,男人追問:「怎麼了?」

他點了一杯榛果拿鐵後將單子還給服務生,男人擺手示意給他一樣的即可。

「沒什麼,有些不習慣這樣的問候。」

男人跟著笑了,他們之間畢竟不需要客套話,「我沒想到你會為了我而放棄考察。」

「昨天終於買到朝思暮想的巧克力,我這趟旅行算是完成了。」臥江子的菱唇頑皮一揚,「只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到維也納出差嗎?」

「辦點公事。」

「為了男人耽誤公事可不大好。」

「你明知我能為你耽誤任何事,蘇揚。」

臥江子的目光移向細雨濛濛的窗外,「我已不再是蘇揚。」


「對我而言你永遠都是蘇揚。」


心底一震,那句塵封已久的熱情言語如落雷般擊落,他以為自己早把所有一切都徹底遺忘,卻沒想到只不過是自欺欺人,在重逢的那一刻起,所有該記與不該記起的回憶如滔滔江水般奔流入腦海裡,原來他一直都沒有忘記,這個曾經讓他甘願奉獻靈魂的男人。



蘇揚,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人、是我的天、是我的世界——


刻在心上的話是忘不掉的。那刻在心上的人呢?



臥江子輕輕柔柔的笑了,嗓音有些飄渺,「年少輕狂啊!我們都已經過了那種年紀了。」

服務生將咖啡端來,臥江子揀起糖包,男人卻示意讓他服務。

眼見他熟練地拿了三包半的冰糖,臥江子又忍不住勾起唇,「兩包就好。」

男人挑眉,有些意外,「哦?」

臥江子嘆口氣,「我答應過某人不要喝太甜。」

男人了然一笑,看不出有什麼其他的情緒,「情人?」

臥江子偏頭想了想,笑著答道:「很難定義。」

他攪著咖啡,認真凝視著臥江子俊麗又不減清秀的容顏,「我很訝異你還沒尋到終生伴侶,也許那些拿著花束想追求你的人都在公寓門口自相殘殺而滅亡了?」

「這個嘛!我家門外一般來說還算寧靜,偶爾經過幾隻胖老鼠,倒沒問過他們對我有沒有興趣。」

男人被逗笑了,低沉沙啞的笑聲聽來格外性感,「聽說你當上了教授。」

對方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臥江子點點頭,笑道:「現在是副教授,距離教授還早的呢!葉口集團消息如此靈通,連偏遠之地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有調查報告?」

男人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陰影,似乎被挑起了什麼不愉快的回憶,隨即很快斂去,難得也開起了玩笑,「閣下大名鼎鼎、如雷貫耳,我們雖遠在他鄉,想不聽見也難。」

「看來在商場上打滾久了,這舌燦蓮花、言不由衷的本領是越來越純熟了。」

男人輕笑著一嘆,「商場如戰場,我倒喜歡當學生的單純快樂。」

「哦,大老闆懷念童年了嗎?」

「可以任性是不錯的特權,不過沒有能力什麼都做不成,只能任人擺佈。」他啜了口咖啡,「若是讓我回到當年,我必定不讓心愛之人輕易離去。」

手機突然響起,臥江子看了看錶,伸手將電話切掉,淡然一笑,「都是往事了,提它做什麼?」

「我以為你會裝作聽不懂。」

「對你裝傻有用嗎?」話未完,電話鈴聲再次響起,臥江子拿出手機直接關掉電源,「抱歉。」

「怎麼不接?」

「晚些再回電。」

臥江子說得輕鬆,男人卻精準地捕捉到他眼底的去意,知道那個來電者必定與他有不平凡的關係,不著痕跡的一笑,「是男人?」

臥江子嘆口氣,「似乎是臥江難解的魔咒啊?」

「你還沒習慣嗎?」從初識臥江子開始,他的身邊就不乏追求者,許多年未見,他確實對於臥江子至今仍孤身一人感到不可思議,另一方面,他不否認自己心裡閃過了一絲暗喜。

臥江子笑笑,「還是別習慣的好。」

發現他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瞥向手錶,男人也不多留,「我送你回去吧!你何時回法國?」

「明天。」

「明晚有空嗎?」

沒料到邀約來的這麼快,臥江子一愣,輕聲一笑,「你真是叫人難以拒絕。」

「若不方便可以改天。」

「不,我只是有些受寵若驚。」他咬著唇,明豔神色讓男人心中一動,「幾點?」

「七點,我去接你。」他俐落地招來侍者,很快買單。

「謝謝。」

「我才該謝謝你肯賞臉,走吧,我的車停在對街。」

男人紳士地擺手讓他先行,臥江子熟知他重視禮貌,輕笑了笑,步出餐廳,走向那台昂貴的跑車。

「第一次坐這麼高級的車,感覺不太踏實。」

「那你該趕緊習慣,以後還有機會的。」

臥江子揚著唇,「為了響應節能減碳,我還是多走路的好。」

男人對著衛星導航系統說了目的地後,笑著側身替他拉上安全帶,指背擦過臥江子柔細的臉頰時,俊顏劃過一絲耽戀,沒有想到對方熟悉的清香竟然還有讓他心跳加速的能力,長指停留在安全帶扣上,忍不住低聲道:「很久沒載你了。」

「這是感嘆還是欣慰?」

「姑且說是失而復得的一種快樂吧!」

「哈!」他掏出手機,「介意我打個電話嗎?」

「請便。」


臥江子按了幾個熟悉的號碼,將手機夾在肩上,對著男人禮貌一笑。

「……你掛我電話。」銀狐的聲音沒有溫度,但可以聽出蘊藏在深處的隱怒即將爆發。

「抱歉,剛才遇見以前的朋友去喝了杯咖啡,找我有事嗎?」

溫和的問句卻讓銀狐一時語塞,平日臥江子都會在當地時間約五點半左右打電話過來,可是今日超過六點了還無聲無息,這是自他出國以後從沒有發生過的事,捺不住擔憂便主動打給傲刀青麟,對方卻說臥江子並未在集合時間回到車站。

傲刀青麟的聲音聽起來並不太擔心,每個研習生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有人臨時想走自己的行程,負責人也不太會去干涉,他告訴銀狐若臥江子有連絡,他會替他轉達關心。

「怎麼了?」聽銀狐遲遲未答,臥江子又問了一次。

銀狐沒說只是擔心他而已,轉了個話題,「以前的朋友?」

「嗯,念碩班時認識的。」

「你似乎沒提過。」銀狐對被掛了兩次電話之事仍耿耿於懷。

「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機吧?」臥江子笑了笑,「你特地打我手機,有重要的事情嗎?」

「……沒事。」

臥江子眼珠一轉,突然笑了起來,「莫非小狐狸擔心我被壞人綁架了?」

銀狐本要拿水喝,聽見這話險些把玻璃杯打破,「沒……你說會打電話……我只是、沒什麼。」

「哈哈哈哈……」

聽他這樣笑,銀狐倒有些惱了,「放著考察不顧隨便跑去跟人喝咖啡,你還真是愜意。」

「耶,這叫作忙裡偷——」

『喂,銀狐,你的毛巾借我用一下。』

忽然插入的陌生嗓音讓臥江子一怔,腦筋有些轉不過來。

「你旁邊有人?」

「嗯,朋友。」

「哦。」臥江子看了看時鐘,台灣時間凌晨四點,銀狐會跟誰在一起?「你在家嗎?」

「他吃壞肚子,死皮賴臉說要借住一晚,你不介意吧?」銀狐淡淡回答。

『臭狐狸,這是你對待老師應有的禮貌嗎?尊師重道有沒有讀過?』

『閉嘴。』那方似乎吵得很熱烈。

臥江子扯出一抹微笑,「這種事何必問我,你不是已經帶他回家了嗎?」

「畢竟是你的房子,你若不願意我就讓他睡樓梯間。」

『死狐狸,你就不能有點同情心嗎?我是病人耶!』

『髒鬼,不要碰我的床。』

「耶,臥江哪是這麼小氣的人。」他突然覺得車裡空調有些冷,笑容也變得有些勉強,「朋友生病要細心照顧,我不打擾你了,有事明天再說吧!晚安。」

「臥江子——」

「哎,不用擔心我啦!」臥江子不想探究自己為什麼會迸出那句話,他並非刻意想挑起什麼情緒,他甚至不打算讓銀狐知道他與男人之間的關係,即使那已然成為歷史,但不知中了什麼邪,竟然就這麼不經大腦地說出了讓自己後悔莫及的話語,「反正有朋友開保時捷載我回旅館呀!」

電話另端忽然陷入一段難堪的沉默,臥江子心一緊,懊悔地咬了咬舌頭,強笑著說了聲明天見,沒等銀狐道別就慌忙掛上電話。


他忽然有些厭恨自己的無聊,搓了搓手,趴在窗邊試圖讓紛亂的思緒沉靜下來,逼迫腦袋裡想著明日的考察行程,而不是把全副心思放在遙遠的那個人身上。

男人細心地察覺臥江子的輕微顫抖,默默翻身到後面拿了件外套給他披上。

臥江子纖細的肩一震,「多謝。」

「不用客氣。」

感覺他的話聲有異,臥江子回頭,看見男人壓抑地抿緊唇,試圖演出專心開車的模樣。

他嘆了口氣,「你想笑就笑吧!」

男人一臉嚴肅地問道:「我該笑嗎?」

他又嘆口氣,「臥江子很幼稚對吧?你可以大聲嘲笑我甚至用力罵我,也許會讓我好過一些。」

「我不笑你也不罵你,若是我遇到這種事也同樣會吃醋的。」

臥江子白他一眼,「我說你呀,這電話內容還真是聽了個十成十,真不懂得禮貌。」

男人沒什麼歉意的笑了,「需要我陪你去喝酒嗎?」

「臥江子沒那麼脆弱,話說回頭,那件事根本不算什麼。」

「的確不算什麼。」男人偷覷他的反應,「只是讓某個人心情突然變差罷了。」

臥江子微微一笑沒反駁,指著前方街口,「前面右轉。」

男人將車開到旅館前,臥江子鬆開安全帶,「謝謝你的咖啡跟順風車。」

他走下車替臥江子開門,「那是道歉,我弄髒了你的圍巾。」

臥江子調皮一笑,「弄髒我心愛的圍巾,小小一杯咖啡就算道歉了?」

「我記得有人喝超過兩杯會睡不著。」

臥江子笑了,「哎,記得真清楚,這麼多年來,我好歹也有一些長進了吧?」

他輕巧地轉身,猶如優雅的芭蕾舞者,走上旅館前方台階,穿著紅衣的服務人員恭敬地替他拉開玻璃門,臥江子回頭揚了揚手,燦爛笑容宛若明星,照亮了淒清寒冷的奧地利雨夜。

「很高興遇見你,洺雙。」

男人還以一笑,然後是白馬王子式的道別鞠躬,目送臥江子的背影消失在明亮的大廳盡頭。

他跳上車,轉頭望著方才臥江子所坐的位置,發了好一會兒的愣。

那年夏天在蘇格蘭高地的第一次相遇,他永遠記得那個攫去呼吸的回眸一笑,襯著日落餘燦,美得令人目眩神迷,瞬間動遙了他一向平靜無波的心,甘願墜入名為愛情的永恆陷阱。諷刺的是,在此之前,他從不相信一見鍾情,也不認為自己有一天會甘願為另外一個人付出所有。

彷彿上天在那天早已寫定了結局,他們瘋狂地戀著彼此,那樣的熱情足以將靈魂燃燒殆盡,直到他被迫要與集團總裁的女兒聯姻、直到他一字不留毫無眷戀地離他而去,這美麗的故事才惆悵地畫下休止符。


回憶太多太沉重,但他從未想過遺忘。


「蘇揚。」他在心裡默念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唇角漸漸勾起溫柔笑容,「蘇揚。」



蘇揚,我的蘇揚。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逃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