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十三章

他有些好笑,「別忘了我年紀比你大,蘇揚。」

「怎麼老喊我蘇揚。」他翹起唇瓣抱怨,「說過我現在不是蘇揚。」

「蘇揚一直都是蘇揚。」洺雙笑了笑,伸出叉子拿走臥江子盤裡的紅蘿蔔球。

臥江子微微一愣,「你做什麼?」

「你不是討厭紅蘿蔔?」

「原來你還記得。」

「我從沒忘記過。」

臥江子笑了,垂首躲開他灼人的目光,沒告訴洺雙其實自從某人威脅他若不吃紅蘿蔔就要把他的冰淇淋全數沒收之後,他早已習慣了紅蘿蔔的味道。


當時他到底為什麼會接受那種無足輕重的幼稚威脅?

看來,改變的人不只是洺雙吧。


「想到什麼了?」

聽見洺雙的問句,臥江子才發現自己又出神了,近來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得想個辦法才好。

「沒什麼,不過如果你願意幫我吃紅蘿蔔球,那這邊的芹菜也順便一下吧!」

他笑嘻嘻地將西洋芹叉到他的盤裡,洺雙淡淡笑看他的舉動,並未拒絕。

「唉唷,你還真的吃啊?」洺雙不是最討厭芹菜嗎?

「成熟的男人就應該攝食均衡。」他舉杯掩飾唇邊笑意,「我可不像你,有人幫忙關注飲食。」

「洺雙。」半真半假的一聲埋怨,但一想起銀狐生氣的模樣,臥江子仍然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你沒告訴他你明天要考試?!你這呆子、傻瓜、超級大笨蛋!!」

銀狐抱著文法書猛啃,沒理會旁邊那個又跳又叫把一頭金髮甩得像波浪似的男孩。

「這麼重要的事竟然沒讓對方知道,好歹林覺民在黃花崗之役前也寫了封與妻訣別書,你明天就要上戰場了,竟然什麼都沒跟她說?!」男孩一臉「你真是笨到有剩」的震驚表情,搶下銀狐手中的複習講義後繼續滔滔不絕說教,「難怪幾天前開始你就變得怪怪的,連算個簡單的標準差也會算錯,八成跟那女人有關對不對?現在這種關鍵時刻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質,我可不希望讓一個女人破壞我這幾個月來的努力,你現在趕緊給她打通電話說清楚講明白,要是她害你在考試時心神不寧然後莫名其妙落榜,本人的補習費要找誰討啊?」

銀狐拿起另一本國文教材,淡然道:「他有事要忙。」

「有事要忙?什麼事會比你的考試更重要?」

翻頁的手一頓,冷漠俊秀的眉眼掠過一絲少見的苦澀,「他要趕研究報告。」

「研究報告?」柳無色瞪大了眼,「我的老天,她是碩士生還是博士生?」

「與你無關。」

「嘖嘖嘖,這樣不行,我一定要解決學生的深層心理障礙,電話拿來!」

「你沒有號碼。」

「找上禮拜半夜你播過去的那通就是了,反正你除了他之外也沒跟別人連絡過。」

「柳無色,手機還來。」

「噓,我幫你打,你負責講——」

 


「謝謝你的招待,每次都讓你請客,真是不好意思。」

洺雙停了車,左肘撐在方向盤上定定凝視著那張俊美精緻的絕色容顏,「要到我家坐坐嗎?」

臥江子微微一笑,「你明知道我的回答,又何必問。」

洺雙替他鬆開安全帶,意有所指地道:「應該說我渴望你能答應,但又感激你的拒絕。」

「不用客氣,臥江子一向很善解人意。」

「這麼說來,現在的洺雙已經失去請你小酌一杯的資格了嗎?」

臥江子搖頭嘆笑,「不是你的問題,而是我該回去好好準備研究論文,要是不加快進度,到時開學前還回不了台灣那就糟糕,今天大概是臥江子閉關前最後的晚餐了。」

「有事情就打我手機,我會請人去接你過來。」

臥江子鳳眸輕眨,「承蒙不棄,臥江會盡力麻煩你。」

男人繞到另一邊替他拉開車門,低沉的嗓音帶著笑意,「我很期待。」

臥江子還沒走回宿舍,手機驀然震動起來,他看了看上面的號碼,按下接聽鍵,「喂?」

『笨狐狸,拿去!』

『快給我掛掉。』

「……銀狐?」

『糟了,銀狐,是個男人接的,你的女朋友看起來貞操不保。』

『柳無色,把手機還我!』

臥江子不懂另一端在玩什麼把戲,但他忍不住想笑,「銀狐,你在做什麼?」

『銀狐,那個男人好像認識你……噢!幹嘛打我,很痛耶……』

一陣混亂過後,電話掌控權總算易主,「是我。」

「聽起來小狐狸似乎很忙碌的樣子?」

「沒什麼。」

「你最近都跟那個朋友在一起啊?」

「嗯。」

「感覺是個不錯的孩子,哪裡認識的?」

不能說是在書店巧遇,一時之間又想不出該編什麼謊,銀狐只好隨口胡說,「碰巧認識的。」

「哦。」臥江子笑了笑,「打我手機有事嗎?」

「沒事……是他亂按號碼。」

「嗯,原來如此。」臥江子沉默了幾秒,「…… 那、沒事的話那我先掛囉!未來幾個禮拜我會很忙,可能沒什麼時間連絡,你不用擔心。」

銀狐也是一陣沉默,「……你和那個人在一起嗎?」

臥江子一愣,「現在沒有,怎麼了?」

「意思是剛才在一起?」

「他請我吃晚餐,我現在正要回宿舍。」

「高級餐廳?」

臥江子失笑道:「是一間還不錯的法式餐館。小狐狸突然問這麼詳細幹嘛呀?」

銀狐的聲音悶悶的,有些僵硬,「他對你倒是很殷勤。」

「哎,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了,請我吃飯不過是禮貌,小狐狸就別喝乾醋了。」

銀狐似乎被嗆著了,乾咳幾聲才硬著嗓子辯解道:「你想太多。」

「是是是,在浪漫的國度總是容易胡思亂想嘛!」他夾著電話走向門口,低頭翻找背袋裡的鑰匙,「我回到宿舍了,電話先掛囉!拜拜——」


「等……」

「還有事嗎?」

「……沒事。」


察覺銀狐難得的困窘遲疑,臥江子笑著催促,「盡管說沒關係呀!」

「……我……有東西要給你,可是現在還不確定……等你回來再說,就這樣、沒什麼特別的。」

「哦,是要送給臥江的禮物嗎?」

「算是……吧,我……還在努力、還沒確定……」

臥江子猜測大概是他想做個提拉米蘇蛋糕來逗自己開心,唯美唇瓣悄悄一揚。


「臥江知道小狐狸想做的事沒有做不成的,我很期待唷!小狐狸加油!」


電話那端的人似乎沒有預期能聽見這樣的鼓勵,一顆心都快飛到天堂去了,所謂的強自鎮靜在此刻通通失效,銀狐再也壓不住彎起的唇角,縱容自己的心跳為身在遙遠國度的那一個男人怦然加速,他低垂著頭,細細品嘗那名為幸福的滋味,略顯彆扭地紅著臉道謝,「嗯、我會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