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三章


★☆


「四學長!」

遠遠傳來的呼喚讓四無君拉著沐流塵加緊腳步,沐流塵邊跑邊笑,「我說四無君大爺,人家小百在後面苦苦的追,你忍心繼續躲啊?」

頭也不回,「我現在沒有力氣跟他周旋。」

話未完,綠衣男孩已經來到身前,神出鬼沒的程度連沐流塵也不禁咋舌,百朝臣張著一口白牙衝著兩人笑,四無君揉揉眉心,知道這一次躲不過,無奈站定。

「百朝臣,我現在很忙,有事晚點再說。」

「不用擔心,不會耽誤到四學長的寶貴時間。」百朝臣嘻嘻一笑,探頭到手中紙袋翻找,最後翻出一個紫紅色的方形紙盒,「送你。」

四無君連正眼也未瞧一下,直覺拒絕,「我不要。」

「耶,何必這樣。」沐流塵倒是和善地笑著替他收下,順手打開,「你看,是巧克力耶。」

「是啊是啊!」百朝臣猛點頭,口沫橫飛地解釋,「風學長說你喜歡吃白巧克力,我今天剛收到一盒,沒想到就在走廊上碰見你,這一定是上天註定的緣分。」

四無君淡淡瞥了那盒看來價值不斐的巧克力一眼,「別人送你的?」

百朝臣伸手拎起一顆心形巧克力,「嗯,是美術系的一個學妹,你看、很好吃的……」

目光斜睨,諷笑輕哼,「百朝臣,看不出來你倒是受歡迎啊。」

百朝臣沒注意到四無君語氣中的不悅,兀自笑著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啦,那個學妹說這是她從奧地利帶回來的,很好吃,你吃吃看、吃吃看……」

望著逐漸迫近面前的巧克力,四無君嫌惡地想要一把將它打落地,沐流塵搶先接下,笑著答道:「四無剛才吃太飽,現在沒肚子塞東西了,晚點我會逼他把整盒吃光。」
「謝謝沐學長。」百朝臣開心的一鞠躬,「那我不打擾學長了,學長再見。」

百朝臣一離開,彷彿順道帶走了所有歡笑,氣氛登時凝重了起來,四無君率先提步,一語不發扭頭就走,沐流塵暗嘆口氣,隨後跟上。

「臉色那麼難看,你是氣有女孩子送他巧克力呢?還是氣他拿別人送的東西請你?」

「沐流塵,我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沒心情跟你抬槓,更沒心情管不重要的人。」

「是是是。」舉雙手投降,「我不提那個『不重要的人』總行?你今天要完成什麼進度、我幫你吧。」

「總算說了句人話。」

「那這盒巧克力……」被四無君凌厲到足以殺人的目光一刺,沐流塵很識相地趕緊收入背包裡,「當我沒問。」


★☆


隨著聖誕舞會腳步逼近,四無君越來越忙碌,已經整整三天沒有到床上睡過,僅只趴在桌上幾個小時淺眠當作休息,被自己驚醒之後又認命的開始工作,直到第四天,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在沐流塵跟王隱的脅迫下躺在學生會辦公室的沙發上小睡一會兒。

但事情沒做完,四無君總是很難安穩入睡,沒兩個小時又爬了起來,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到會議桌前,打個呵欠,「弄到哪裡了?我醒了,給我接手吧。」

沐流塵像看到怪物一樣瞪他一眼,「四無君,你根本睡不到兩小時,給我回去躺著,我不想在聖誕舞會之前發布學生會長過勞死的訃聞。」

拉開椅子坐下,懶洋洋的翻動日程表,「這樣你就遞補成為會長了,沐副會長。」

沐流塵夾手搶過,「那不是重點好不好,四無君,雖然我知道你就算睡著辦事效率也比別人好,但我還是希望你……」

「噹噹噹!」學生會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撞開,要不是那聲音太過熟悉,在這周末三更半夜有人這樣毫不知會的直闖會辦還真會把人嚇出第二條命來,「學長好,宵夜來了!」
四無君被那響亮的噪音驚的睡意全消,趕忙走回沙發裝作沒聽見,「也好,我繼續睡,沐流塵,這邊交給你了。」

「四學長!」百朝臣似乎想要從背後來個熊抱,但最後關頭看見沐流塵擠眉弄眼地要他千萬別衝動,還是乖乖的什麼也沒做,只遞出手中的星巴克,「我帶宵夜來慰勞你們了,這幾天你們忙著聖誕舞會的事,應該很累吧?」

四無君沒有伸手接,「既然知道我累,就不要來打擾我。」

「耶,四無、你就愛鬧學弟。」沐流塵走過來一把拽住他的頸子,讓四無君差點一拳朝他秀氣的臉扁下去,「小百,他跟你開玩笑的,小四剛剛說他的精神好到可以連戰七天七夜,你說,怎麼可能需要睡眠嘛是不是?不過難得你來,我就讓他休息一下,順便陪陪你好了。」

「沐流塵--」

知道四無君此刻眼裡必定殺氣騰騰,沐流塵索性連望也不望,直接走回會議桌旁繼續貼收據名條,「小百,還不快去,我只給你們半小時喔!」

百朝臣忙點點頭,「啊、是……謝謝沐學長。」


★☆


沉默地喝著手中的無糖拿鐵,至今仍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跟他一起坐在頂樓賞月。

「哎,苦死人了。」百朝臣俊秀的臉皺成一團、顯得十分可笑,四無君早習慣他多變的表情,倒也見怪不怪,淡淡的道:「怕苦就不要喝無糖。」

「但四學長都喝無糖。」

「我是我、你是你。」

若有所思的點頭,隨後又皺著眉硬灌了一口咖啡,「但我希望讓自己更靠近你一點。」

四無君忍不住失笑,「靠著喝無糖咖啡?」

清澈的目光望著月亮,「我想要先喜歡你所喜歡的東西,才能了解你在想什麼,然後……」

一口喝盡杯中的拿鐵,見他遲遲未接下語,「然後怎麼?」

「沒事。」百朝臣突然搖搖頭,笑著換了個話題,「四學長找到聖誕舞伴了嗎?」

「沒有。」

他自顧自一笑,「我想也是,四學長這麼忙,一定沒時間找舞伴。」

百朝臣又喝下一口咖啡,眉間的刻痕更深了,四無君忍不住將他的咖啡拿下,「不能喝就不要逞強,下次請店員加一點糖,比較好入口。」

百朝臣的心思似乎沒有放在咖啡上,愣愣地瞪著四無君,像在掙扎著什麼,突然間握緊拳頭,鼓起勇氣拋下一個問句,「四學長,你願意跟我一起參加舞會嗎?」

四無君一怔,手中的咖啡差點翻倒,「你說什麼?」

「我知道四學長面冷心熱,想約我卻又不敢開口,我左思右想,為了不讓學長為難,還是由我先提議,這樣就不會損到學長的面子了。」

不敢置信這種天方夜譚他竟然可以說的如此理所當然,四無君一時也被他唬得一愣一愣,回神過後只想把手中的咖啡往他頭上扣,「百朝臣,你在做什麼夢?」

「我昨晚猶豫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直接開口,但是今晚看到學長後,我整顆心就燃燒了起來,小百發誓,今年的耶誕舞會一定要挽著學長的手出席--」

百朝臣完全沒有聽到四無君的問話,依然自言自語笑的十分開懷,四無君忍不住一掌搧在他後腦勺上,啪一聲,「百朝臣,你發什麼神經?」

長篇大論被人打斷,百朝臣還有些怔忡,「嗄?」

「你做哪個夢夢到我答應要和你一同參加舞會?」被他的胡言亂語所激怒,四無君斂起方才難得展露的友好,冷冷一笑,「如果真要我答應,建議你繼續回去睡,看能不能再夢第二次。」

「咦?」不明白他此刻的冷漠神色從何而來,「可是……四學長……」

不想在此與這傢伙鬼扯,一想起堆積如山的工作頭就痛,起身拾起紙杯,「我要走了。」

「等等、四學長……」為趕上四無君的腳步,百朝臣慌亂中一絆,整個人直直朝地板撲倒。


四無君聽得背後碰地一響,隨即一聲悶哼,回頭發現百朝臣摀著鼻子朝自己傻笑,「呵呵,這次是撞到的,不是學長的關係……」

看見他指縫中流出的鮮血,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本想一走了之,最後卻還是轉身將他扶起,抽出口袋中的面紙替他擦拭,「莽莽撞撞的,每次都這麼不小心。」

百朝臣嘿嘿傻笑,被四無君俊野專注的臉龐吸引,一時移不開目光,怔怔的盯著,讚美脫口而出,「四學長對小百真好。」

這無意出口的話語卻讓四無君像被電到一樣,迅速拋下手中的面紙,立刻後悔自己剛才沒有直接掉頭就走,「我幫你是因為你是我學弟,沒有其他原因。」

「學長不喜歡小百嗎?」

望著他秀麗得近乎稚氣的容顏,四無君心底突然被陌生的情緒糾扯住,讓他一時間呆愣著無法回覆這簡單無比的問題。

笑話,我會喜歡這個傻子?四無君又不是傻子!

拉回原本思緒,四無君煩悶地甩甩頭,認為心裡忽然升起的怪異躁動是因為過度疲勞而造成,回身拉開頂樓小門,冷冷丟下傷人言語,離去前沒有再望他任何一眼。

「你聽著,我根本沒喜歡過你,從頭到尾都是你一廂情願,舞會之事不要再來糾纏我了,我是絕對不可能跟你一同出席的。」想起什麼似的,又加上一句,「喝慣可樂汽水的人,就別老是想著跟別人一樣喝無糖拿鐵,苦了自己沒人會同情,還有,以後不需費心替我買咖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