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四章


「我昨天熬夜喝了三杯咖啡,現在還有精神。」轉眼看見像條蟲一樣癱在桌上的某人,擰起俊眉,「我說命世風流先生,你不會告訴我你忙了一整個早上只對了這三張收據吧?」

「嗚嗚嗚,小四,昨天忙到一點,今天又是五點開工,鐵打的人都撐不住啊!」

「跟我哭訴沒用,不然你到學務處去廣播聖誕舞會延期。」

「好啦好啦。」命世風流重新振作起精神,一看到那堆積如山的報帳單又忍不住手軟,「我說小四,你家那個小百為什麼都不送下午茶過來啦?上上周明明還有蛋糕可以吃的。」

四無君狠狠瞪他一眼,「他要來不來與我無關,你再想著蛋糕,我就請你的臉吃一塊。」


自從陽台那一夜後,四無君已經整整有兩個禮拜沒見到百朝臣,一開始真覺得無比輕鬆,不需要成天擔心從背後突然冒出的問候,更不必面對那張傻裡傻氣到令人著惱的笑顏,與前些日子比較起來,就像在天堂一般。

他曾經笑著對沐流塵提起百朝臣不再煩他的事情,沐流塵只是拍了拍他的肩,沒多說什麼。


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天堂的日子似乎也沒那麼快活了。


一個人留在會辦趕工趕到凌晨三四點,總會習慣性地伸出右手準備拿那杯無糖的拿鐵,抓空之後才猛然發覺自己早已把會送咖啡來的人遠遠趕離。

捧著一大疊書略顯吃力地爬上五樓,遇上熱心的同學說要幫忙,在舌尖翻滾著的「百朝臣,我自己來就好」總是有意無意地衝口而出,然後那慣於隱藏情緒的四無君終需紅著臉向對方道歉,說自己認錯了人。

他暗自發誓要戒掉這樣的壞習慣,卻仍是在步入圖書館後怔怔地望著那個以往會擺個名牌、上面用歪扭字跡寫著「四學長專用」的位置,如今空蕩如也。

甚至,有一天他終於在校園內碰上了被人群包圍著的百朝臣,本來想要維持學長風度向他笑著打聲招呼,卻沒想到這次他連聲「四學長」都沒叫,只淡淡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轉頭跟同伴說笑,無視於他舉到一半的手,左擁右簇地快步離去。


他不願去探究,因為探究就代表他在意。


四無君一點也不在意那個傻呼呼的百朝臣。

一點也不。



只是沐流塵看他的目光越來越深沉,有時甚至帶著一絲同情。

他讓自己埋首於工作中,不要對其他事有太多不該有的掛念,日復一日的忙碌,似乎真的讓他暫時忘記了那個綠色的身影。

直到沸沸揚揚的風聲傳進四無君這等大忙人的耳中,距離聖誕舞會舉辦已經剩下兩天了。

他才明白這些天的冷漠與失聯,原來是有這麼一個原因。

說不出到底是什麼感受,只知道聽到那個消息的一瞬間,心像被一根針扎入,刺痛難忍。


聽說在某一天晚上,那個最美麗的校花繯鶯,親自邀請小百一同參加舞會。

聽說在某一棵樹下,那個最性感的校花繯鶯,嗲著嗓子替小百揉背搥肩。

聽說在某一堂下課,那個最溫柔的校花繯鶯,拿著自己烤的餅乾去孝敬小百。

聽說……

將案上雜亂無章的資料通通掃下桌,想要一併清空腦中的混亂思緒,卻只是更加空虛無依。

眼神飄到書櫃旁堆放的一疊書信,無論百朝臣多麼受歡迎,想邀請四無君參加舞會的女孩仍是所在多有,四無君煩躁地抓抓頭髮,伸手取下那一堆信,有一搭沒一搭的翻看著。

千篇一律的句子完全無法提起他的興趣,他看了幾封就又丟在一旁,轉身仰倒在床上。


抬眼看看時鐘,此時沐流塵他們大概還在會辦忙錄吧。

既然無事可做,那他乾脆去幫忙好了,省的無所事事在此胡思亂想。


★☆

沐流塵看到四無君時自然十分驚訝,「四無?你的工作不是都完成了,還來這裡幹嘛?」

發覺自己真的來的很沒理由,隨口編出一句,「我來監督。」

輕輕一笑,「那你自便吧,今日沒有宵夜就是了。」

不是沒聽懂他話中之意,但四無君現在連瞪他的心情都沒有,「我去頂樓透透氣。」

四無君信步走上漆黑的頂樓,推開生鏽的鐵門,涼爽夜風迎面而來。

今日星光黯淡,舉目四望皆是一片墨色,只有遠處宿舍還亮著熒熒燈火,四無君跳上圍牆落坐,偏頭閉眼,希望冷風可以吹散近來無端憂煩的心情。

腦海中亂糟糟地轉著學生會、聖誕舞會、報告、期考、同學、教授……然後來到那抹綠影。

甩頭再甩頭,不願去想,卻不知不覺地,哼出那首曾經讓他氣得失去往日平靜的曲調。


『我說愛你一萬遍,坐在月亮的下面,和你分開一秒鐘,我就開始想念……』


那五音不全到近乎可笑的歌唱突然讓他陷入回憶,真不知自己當初為何會走過去給他那個吻,他知道若是平日的四無君,連這種施捨式的示好也是難得給予的。

而他竟就這麼毫無顧忌牽起他、連百朝臣也沒預料到地在他軟白的手上印下自己的痕跡。

現在想想,也許那魔音穿腦有著什麼可怕魔力,會讓人做出平常壓根不會做的事。

四無君俊逸的嘴角輕輕一揚,翻身跳下圍牆。


回到辦公室時,方才的一片死寂不知在何時變了氣氛,一群人開派對似的拿起啤酒對乾,看到四無君進來還很豪氣的說聲歡迎光臨,彷彿已經忘記後天就是舞會舉辦的日子。

不知這樣的歡樂從何而來,只知現在絕對不是墮落的時間,四無君皺起眉望向沐流塵,原以為他會是唯一一個清醒的人,沒想到他也放下了手邊工作,拿著一杯咖啡與別人談笑。

「沐,你們在搞什麼?」

「哎,四大會長終於賞完月啦?」接收到四無君的白眼,沐流塵笑得更開心了,回過身,伸長了手將桌上僅存的一杯星巴克拎起,「諾,剛才有人送宵夜來了。」

四無君微微一僵,並未接下,「這是怎麼回事?」

「不要啊?」沐流塵笑著將咖啡放回會議桌,「小百有交代,這杯無糖拿鐵是要給四學長的,但如果四學長不喝,就給沐學長,你看小百多貼心。」他拿著兩包糖在四無君眼前晃了晃,「他知道我不喝無糖,還特地多準備兩個糖包給我。」

「沐流塵。」四無君死死盯著那杯還冒著熱氣的咖啡,語氣有些危險,「既然他來了,你們為什麼不上頂樓喊我?」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沐流塵用牙齒撕開糖包,準備加入那杯被四無君拒絕的拿鐵,「是小百要我們別去吵你,再說、你不也覺得小百不在很快活嗎?」

伸手奪過他的糖包,自顧自拿起那杯無糖拿鐵,「這杯是我的,誰說你可以喝?」

「哎唷,不敢。」沐流塵笑瞇瞇的指著門口,「小百剛走,想追的話最好現在出發。」

四無君白他一眼,原該賭氣著說我追他幹嘛,但這佯裝鎮定的話語卡在喉嚨裡,怎麼也說不出口,默然三秒,轉身飛奔而出,不去思考背後沐流塵的笑聲所為何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