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9578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五章


忍不住輕嘆口氣,忽然想笑自己的傻氣,明明是想見就能見到的人,為何非得在這大半夜在校園裡橫衝直撞地亂闖,到頭來還是什麼也沒找到。

下意識捏緊了手中的紙杯,轉身準備回會辦,眼角餘光卻掃到一旁柳樹下坐著一人,手裡拿著一模一樣的咖啡,正痴痴望著湖面。

欲離去的腳步一頓,那個許久未提到的名差點衝口而出,卻又在瞬間被那抹背影的孤單所震懾,怔愣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四無君第一次發現,原來、那個總是被眾人圍繞著的百朝臣,也有寂寞的時候。


四無君是不在意寂寞的,他甚至喜歡一個人多過一群人,雖然自己擔任學生會長、年年領獎學金又是教授欽點的模範生,外人看似乎出盡風頭,但他真正的朋友也不過就沐流塵和王隱兩個,不是他難以親近,而是他內心自有一種不願與人多所交流的清高孤傲,與其和同學一起參加聚餐或夜唱,他寧願留在圖書館或研究室,好好擠出一份接近滿分的報告,那些多餘的玩樂對四無君來說,不是令人嚮往的奢侈、而是無意義的浪費。


沐流塵常笑著說、四無君這人呀,太驕傲。

而他總會接一句、那也得有值得驕傲的本錢。


百朝臣則完全不同,四無君不想把時間耗在對自己沒有幫助的人事物上,百朝臣卻願意跟同學一起為雞毛蒜皮的事傷透腦筋,自從那一年舞會告白事件之後,全校同學沒有人不認識小百,有人樂見其成、有人大肆嘲諷,但無論支持或反對,百朝臣總能笑嘻嘻的面對各方輿論,甚至不介意別人拿來開玩笑,沐流塵說難得小百有這麼過人的情緒智商,四無君卻嗤之以鼻的表示,那是因為他根本沒有神經。

他不由自主朝那獨坐湖畔的孤寂背影走去,布鞋踏上草皮的輕微摩擦聲驚動了百朝臣,他猛然回首,望見來人面孔之後燦然一笑。

「四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略顯慌亂的站起身,吸吸鼻子,似乎因為夜晚風涼而起了寒意,歪著頭思索了一番,接著突然拍手大笑,「我知道,四學長一定是在頂樓看到我,所以跑下來找我對不對?」

四無君俊臉僵了僵,懶得花力氣否認,百朝臣側眼看見他手中的咖啡,笑著拍拍胸,說道:「我以為四學長不願喝小百的咖啡了,幸好、幸好。」

四無君望著手中拿鐵,沒告訴他其實自己根本還沒喝,百朝臣見他一臉若有所思,也跟著安靜下來,兩人就這麼僵持著沉默對立,各懷心思,誰也沒開口。

幾分鐘後,似乎是覺得氣氛太過尷尬,百朝臣率先乾笑了幾聲,彎腰撿起草地上的空杯準備離去,「那……我先回去了,四學長雖然很忙,也別忘記照顧身體,熬夜小心爆肝喔!」

看著他轉身欲走,四無君忽然伸手扯住他的左臂,「等等。」

百朝臣沒料到學長會喊住自己,一愣,「……四學長有事嗎?」

不知自己幹嘛將他喚停,四無君連忙放開手,但隨之出口的問句卻酸得連自己都嚇一跳,「你要跟繯鶯一起參加聖誕舞會?」

百朝臣呆了一呆,揚起一抹笑容,「連四學長都知道了呀?」

四無君背轉身子,少了平日的意氣風發,此時的聲音異常乾澀,心裡拼命要自己別再繞這個話題打轉,卻還是忍不住追問,「你……答應她了?」

「沒有。」百朝臣迅速的答覆讓四無君猛然回頭,沒有查覺自己眼裡閃爍著奇特的光彩。

「你拒絕她了?」

「也沒有。」百朝臣無奈地抓抓頭髮,「我不知道怎麼拒絕她。」

「你……」本來想要說直接拒絕不就成了,四無君自己去年就是這麼應付她的,但回頭想想,自己似乎沒什麼權力對這件事情多所置喙,又再次閉緊了嘴。

「四學長有什麼好建議嗎?」百朝臣朝四無君彎起一抹笑,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心中的洶湧起伏,兀自碎嘴,「其實學姐對我很好,把所有的筆記都借給我,說要考古題的話可以問她,上次還特地烤餅乾請我吃,學姐的手藝很棒唷,我想四學長一定也吃過學姐的餅乾……」

百朝臣滔滔不絕的敘述讓四無君感到莫名煩躁,撇開頭,轉眼望向天際,淡淡打斷他的話語,「既然如此,你答應她不就好了?」

聞言、百朝臣驀地安靜下來,扯著手臂不知在想些什麼,幾秒後輕輕一笑,「呵呵,學長也這麼認為嗎?」

「她對你這麼好,每個人都看在眼裡,難道你不喜歡她嗎?」

百朝臣沉默半晌,露出慣有的傻笑,「我不知道,呵呵。」

四無君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輕點頭準備離去,這次倒是百朝臣喊住了他。

「四學長,你也支持我跟學姐一同出席舞會嗎?」

四無君微微一愣,忽略心底滑過的那陣酸澀,不耐皺眉,「要去不去是你的事,何必問我?」

「嗯。」百朝臣點點頭,又想起什麼似的小心探問,「那……四學長找到舞伴了嗎?」

「當然!」衝口而出的謊言連四無君自己也吃了一驚,其實他根本從未在挑選舞伴這件事上用過心,來找他的人很多,但被他拒絕的人更多,此時此刻、他竟然為了不想輸給百朝臣,而隨口編出一個漫天大謊。

不願意探究那近乎賭氣的言語到底是為何而來,咬緊牙,別開臉,卻不能否認在看見百朝臣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時,心裡的確浮起了那麼點快慰。

痛恨這樣卑劣的情緒,四無君幾乎想找面牆狠狠撞上去讓自己清醒。


他知道真要找個舞伴其實一點也不難,但讓他恐懼的是,為了傷害百朝臣、他竟然可以惡劣得這麼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他開始厭惡這樣自私的四無君。


「嗯,我就知道學長要找舞伴一定很容易。」百朝臣笑了笑,「不知是哪個幸運的學姐能跟四學長一同出席?」
自我厭惡轉換成對眼前俊影的厭煩,認定是他讓自己失了分寸,四無君冷哼一聲,斂下眸,「這不關你的事,我要回會辦了,再見。」

不等他答話,四無君立刻往回走,速度快得像是狼狽逃亡的囚犯,才走幾步又回首,撞入他的目光後匆忙別開眼,將手中咖啡塞入他手中。


「咖啡我沒時間喝,還給你吧。」


百朝臣一愣,抬起頭想說點什麼,四無君卻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


「四,昨天追到人沒有?怎麼沒見你回會辦?」

沐流塵將背包丟在四無君身旁,四無君從書中抬起頭來,懶洋洋地撇嘴,「追到了。」

他跨坐在他面前,興致勃勃的支著下巴,「然後呢?」

再度將臉埋回書裡,「沒怎樣。」

沐流塵伸手將他那本礙事的書闔起,「慢著、你什麼都沒做?」

我騙他說我找到了舞伴、還有無情地把他辛苦買的咖啡塞還給他,其餘的事……「沒有。」

「嘖嘖,你知不知道剛才命世風流說負平生說煙花客說繯鶯說小百已經答應了?」

四無君被他沒來由的繞口令弄得有些錯愕,「什麼?」

「總之,小百已經答應繯鶯的邀約了。」

雖然自從昨夜以後他就已經預知了這樣的結局,否則昨天自己也不會一整夜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成眠,但確實聽到消息時,心就像被掏空似的沒了感覺,怔怔點頭,「嗯。」

「嗯?你的感想只有這句嗯?」沐流塵拍拍他的後腦,「我說四大會長,你嚇傻了是嗎?」

呆愣幾秒後恢復以往冷靜,從沐流塵手上搶回自己的書本,「他要跟誰去是他家的事。」

「嘖,好無情。」上課鐘響起,沐流塵坐回他身側,「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該為自己找個舞伴啊?校園裡最帥最出名最驕傲的四無君總不能可憐兮兮地單身赴會吧?先聲明,今年我可不要再做你的擋箭牌,我已經找到舞伴了。」

斜瞪過去,「你以為我喜歡拉你作陪啊?」

「不敢自誇。」沐流塵笑了笑,「如果你不想為此費心,要不我替你找個舞伴充充場面?」

「多謝你的好意。」他嗤然一笑,「這種小事我自己可以解決。」


本來想就這麼忘記這件事,讓自己心情好過一些,沒想到天不從人願。

中午吃飯時發現同學的眼神有些古怪,四無君直問了老半天,他們才支支吾吾的提起小百要與繯鶯一同參加舞會的事情,彷彿怕四無君知道後會傷心垂淚似的。


那小心翼翼的口氣刺傷了四無君,他何時成為被百朝臣「拋棄」的對象了?

明明是自己先拒絕了他的邀約,那傢伙才退而求其次選擇繯鶯的,不是嗎?


開玩笑、他四無君想隨便找個女孩充場面、還怕找不到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