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634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六章


現在離聖誕舞會只剩不到二十四小時,大多數的人都已經找好了伴侶,四無君相信自己就算在舞會開始前一秒去找人也可以及時找到,只是他沒興趣橫刀奪愛,更不願意因此被冠上「遭到百朝臣拋棄只好找別人」的大帽子。

接下來的課,四無君都有一搭沒一搭的上著,第九節乾脆直接翹掉躲進圖書館裡,不願意面對那可笑的同情目光,天知道他一點都不認為自己有哪裡值得同情。

書桌上攤著兩本論文集,一小時過去他依然停留在同一頁,下課鐘聲響起後才猛然驚覺自己為了這件事整整發呆了一節課。

搖搖頭,算了、沒舞伴又如何,反正他從來都不記得自己的舞伴長什麼模樣。

打定主意別再為這件事煩心,四無君起身準備回宿舍,卻發現自己把外套忘在下午的教室。
忍不住嘆口氣,最近真是、心不在焉的。


慢慢踅回教室,沒想到燈竟然還亮著,四無君走進去準備拿外套,卻見到意外的訪客。

他蹙起眉,不知道她來此的目的為何,但能確定的是自己完全不想搭理那個人,東西拿完就想離開,對方倒是先開口喚住他,「四無,我想跟你一起參加舞會。」

四無君走出教室的腳步一頓,沒有回頭,冷冷道:「我以為妳有約了。」

「哎,別這麼冷淡。」繯鶯的高跟涼鞋在空盪盪的教室中踩得嘎嘎響,扭著纖細的腰走向四無君身後,一手搭上他右肩,「都要畢業了,你還是不肯接受我?」

一聳肩,甩開她的觸碰,四無君回過身來,雙手抱胸,「妳到底想怎樣?」

「我想跟你一同參加聖誕舞會。」繯鶯精巧緻美的臉蛋上綴著迷人微笑,「就這麼簡單。」

「妳……」本想問她不是早和百朝臣有約,又發現自己不想酸溜溜地提到那個人的名,閉上嘴,重新背過身子準備離開,「我拒絕。」

「哎唷,四無,你也知道我的個性,小百學弟可愛是可愛,但他那麼傻,哪上的了大檯面?我從頭到尾想邀請的人都是你呀!」

突然一把火燒上心頭,「那是妳的事,與我無關。」

「四無。」繯鶯本來胸有成竹地前來邀約,沒想到會碰上這麼大的釘子,頓時也急了起來,說話不復方才自信,顯得尖銳又刺耳,「難道你真的想要跟那傻瓜一同出席?」

四無君聞言一愣,心底浮起的奇特感覺讓他微微一震,「不關妳的事。」

繯鶯看他有所動搖,再加緊追問,「原來四無你真的迷上小百啦?我以為傳聞是假的呢。」

斜睨她一眼,聰明如四無君當然不會不知道她的用意,只是自己心裡也對此事有所埋怨,忍不住出口反駁,「見鬼,誰喜歡他。」

「還是說、四無你早已挑好了別的人選?」繯鶯換個方式說服,「小百說你已經有了舞伴,如果是真的,那我二話不說立刻就走,不再與你糾纏。」

她 下定決心賭這麼一把,沒想到還真讓她給矇對了,四無君的不耐神色漸緩,似乎也在思考著可行性,繯鶯心下暗喜,又再度開口,「而且,你正好可以趁此機會,擺 脫和小百的名字連在一起的命運呀!現在大家都認為百朝臣甩了四無君,加上小百故意不做澄清,分明就是有意誤導,難道你不想趕緊澄清這個誤解嗎?」

此話說得恰到好處,四無君沉吟半晌,「我考慮考慮。」

「那我今晚等你電話。」繯鶯鳳眼一眨,「我敢保證,絕對不會丟了你的臉。」


★☆


「四無,怎麼現在才回來?」沐流塵從寢室的書堆中抬起頭,「回宿舍沒見到人,害我還擔心了幾秒鐘。」

四無君將背包往椅上一丟,「我還真感謝你的關懷。」

「哪,舞伴的事解決了沒?」沐流塵轉著筆,頗富興味地望著他脫下上衣,「嘖嘖,我說四大會長,你這身材一站出去,連男人都會羨慕到被自己的口水淹死。」

隨意挑了一件衣服套上,「沐流塵,擔心愛上我的話,下學期我們可以分開住。」

「我怎麼捨得。」沐流塵調皮一笑,「說真的,今天所有的人都在討論四無君被小百學弟晾在一邊的事情,你聽了有什麼感想?」

腦中閃過繯鶯的提議,四無彎腰打開桌電主機,「沒什麼感想。」

「你說謊的功力越來越高明了。」

「承蒙不棄。」四無君忍不住瞪他一眼,「那傢伙要跟誰出席關我何事?再說、他也不見得真能同繯鶯一起參加舞會。」聽繯鶯晚上的語意,應該是早已將此事推掉了才對。

沐流塵不解,「這話什麼意思?每個人都知道公主邀請了小百。」

四無君聳聳肩,「我不知道,明天早上有機會再問問他吧。」

「哦,如果小百還沒被選走的話,四大會長要自己出馬下訂單嗎?」

「沐流塵!」

「好啦好啦,我只是想提醒一句,無論你心裡所想的到底是怎樣,別人見一向自信冷淡的四無君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樣,當然會猜測是失戀的緣故啦!」

「我哪裡有魂不守舍了?」四無君抓起桌上的史奴比朝他一丟,出手後才想起那個蠢娃娃是某天某人興高采烈地帶來送他的。


當時他跟沐流塵在路上被堵個正著,某人粲然一笑,遞上一個布娃,『四學長,送你。』

照例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我不需要。』

反正不管他要給他什麼,四無君一概拒絕--現在想想,真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那些東西還是會來到他的手中,真是見鬼了。

『這隻很可愛,我昨天在夜市看到別人想夾,可是他們夾三次就放棄了,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夾了三十六次、終於夾成功啦,很酷吧?經過這次訓練,我發現我好像抓到夾娃娃的訣竅了,呵呵。』

『你說你花了三百六十塊……』抬頭正想要罵他一頓,看見那隻衣服上寫著SNOPY很明顯就是冒牌貨的愚蠢史奴比狗後,又覺得花時間跟他爭辯這個只會讓自己的智商降低。

聽見一旁悶笑,四無君額畔青筋浮跳跳,『沐流塵,想笑就笑出來沒關係,省得受內傷。』

沐流塵得到特赦令之後毫不客氣的狂笑出聲,伸手接下那隻布娃娃,『小百,多謝啦,我會將它放在你四學長的書桌上,讓他天天睹物思人。』

『沐流塵--』




「為什麼一個二十歲的男人會費盡千辛萬苦夾一隻笨狗送給他的學長?」

「你在碎碎念什麼?」

四無君猛然回神,突然很想搧自己巴掌把那個傢伙的身影趕出腦海,「沒事。」

「唉。」沐流塵拿著那隻史奴比,哀怨的對他訴說,「你的主人真是不老實,明明想的就是東,偏偏要跟我說西,怎麼會這樣子呢?還是你的前主人比較善良,我帶你去找他好不好?」

「沐流塵,你要的話那隻狗我可以免費送給你。」

「別這樣嘛,你當真不願意跟小百一起參加舞會?」

「早說過我不喜歡他了。」四無君厭煩的擺擺手,把近來一切不順心的事都歸咎在那個黏人精身上,「舞伴我已經找好了,明天你就知道。」

「唉唷。」沐流塵又開始對狗說話,「瞧瞧,這傢伙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就移情別戀,他背叛了你的前主人,我們去咬他好不好……汪汪……」

「沐流塵,我下學期拒絕跟你同寢。」

他笑著站起身,將史奴比放回四無君桌上,「既然舞會的事泡湯,那今晚讓他陪你睡吧。」

「……」望向那衝著自己傻笑的布娃娃,四無君一時竟無法反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