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七章



不想探究,為什麼在那麼多人當中,他竟然只望的見、那抹纖細的綠色身影。


當晚女宿門口擠滿了人,男孩們穿起了自己最好的服裝,興高采烈地等待舞伴下樓,有不少人還帶著一束玫瑰等候,希望能給女伴一個最好的印象。

四無君本是不太在意服裝的,後來在沐流塵威脅加強迫之下勉強穿了件讓他滿意的衣服,一見到女宿外的男孩們忙著拿小鏡子調整髮型,忍不住嗤笑出聲。

「四大會長,無論你覺得這有多好笑,煩請保持一下風度。」

「你很囉唆。」四無君揚著唇輕笑,看來心情不錯。

接到舞伴的男孩陸續往禮堂前進,半小時之後大門口人潮已然散去,只剩下三三兩兩的人還在等候,四無君挑挑俊眉,抱著胸,望望手錶時間,距離開場已經超過十分鐘,他倒要看看那女人還可以蘑菇多久。

又過了二十分鐘,繯鶯總算在一群女孩的簇擁之下姍姍來遲,頭髮高高綰起,豔紅色小可愛和極短的牛仔褲襯出完美的身材,四無君看到她臉上厚如城牆的濃妝,心底暗笑一聲,不想與她計較遲到之事,走上台階,抬起左臂讓她勾住自己的手。

「唉唷,四無今天好帥。」繯鶯推了推身旁的姐妹淘,一夥人吃吃笑著。

捺下翻白眼的衝動,「可以走了吧?」

剛來到禮堂門口,四無君就聽見裡頭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忍不住皺起眉,頓時起了回去的念頭,他果然還是不適合這種吵鬧的場合。

繯鶯興致高昂地拉著他準備進去,他不情願的腳步卻在聽見躲在一旁的人怯怯出聲後一頓。


「--學姊?」


熟悉的嗓音讓四無君訝異回頭,看見一個穿著墨綠色西裝、手中捧了一大束紫羅蘭的男孩。

男孩看到四無君又是一愣,下意識將花藏到背後,「四學長?」

四無君怔怔與他對望著,不知該說什麼,「你……」

「是小百呀!」繯鶯巧笑著靠緊四無君,故意在他肩上磨蹭,「你今天穿的衣服還真是特別,唉唷,還帶了花呀,要送誰的呢?」對著身旁的女孩們使使眼色,一齊放聲大笑。

百朝臣難得困窘地脹紅了臉,眼光錯開四無君的探問,訥訥道:「我……我以為……」

「你以為我要跟你一起參加舞會?」繯鶯放肆的笑著,媚眼朝四無君一勾,「四無你瞧瞧,小百以為我要跟他一同參加聖誕舞會耶!」

四無君甩開她親暱的觸碰,繯鶯在一瞬間變了變臉色,隨即又裝出一張笑臉,「小百,看在你今天這樣盛裝打扮,我這邊有幾個好姊妹,要不然你隨便挑一個吧?」

旁邊的女孩們笑著向繯鶯抗議,說才不要跟穿怪異綠西裝的人一同跳舞,百朝臣臉色白了白,望見四無君朝自己走來,不自覺後退了幾步,面上頗有羞愧之色。

四無君盯著他的臉,緩緩問道:「你與她有約?」

百朝臣愣了幾秒,撐起往日的天真笑顏,「什麼?你說我跟學姊?沒有啦,我只是看學姊打扮得這麼漂亮,想稱讚她一下而已,繯鶯學姊,你今天晚上真的很美。」

繯鶯似乎沒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一怔,接收到四無君傳來的瞪視,又心虛地低下頭。

四無君本來打算若百朝臣說他與繯鶯先有約,自己正好成人之美將她讓給他,沒想到他竟會否認,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倒是百朝臣先開了口,「四學長的舞伴原來就是繯鶯學姊呀,難怪當時候故意保密不跟我說,呵呵。」

望著他傻裡傻氣的笑容,四無君的心像是被人死命捏住一般忽然狠狠一緊,「百朝臣……」

伸手扯扯不甚合身又過於慎重的西裝,笑著率先走上台階,「我先進去,不打擾你們囉。」

四無君伸手拉住他的臂,「等等……」

回頭一笑,輕輕解除他的箝制,「嗯,小百覺得四學長跟繯鶯學姊真的很登對呢!」


不喜歡他那無所謂的語氣,四無君張嘴還想挽留,卻被那清澈水眸中佯裝的堅強刺痛了心。


他想起那一夜坐在湖畔的百朝臣、那無人可解的孤寂。

他看到他藏在背後、被緊抓到變形的紫羅蘭,不知為何、眼眶一酸。

心頭湧上的酸澀讓四無君難以承受地低下頭,然後,似乎聽見了熟悉的輕笑聲,笑中帶著讓他顫慄難安的哭音。



他想、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百朝臣,等等--



再度抬眼時,那個綠衣男孩已然消失眼前。



★☆


看見四無君愣愣望著百朝臣離去的方向,繯鶯自知今晚最好別再惹怒他,小心翼翼拉住四無君的手,柔聲道:「四無,我們進去吧。」

她其實也只不過想讓百朝臣嘗點苦頭,誰叫他自從去年耶誕節之後就一直霸佔著四無君,成天在他身邊團團轉像隻討人厭的蒼蠅,偏偏旁邊的人樂得看熱鬧,四無君也並沒有很積極的否認,去年那莫名其妙的耶誕告白似乎就這麼成了真,讓她們這群苦戀他四年的女孩個個恨得牙癢癢。

於 是她假意向百朝臣示好,認定只要自己媚眼一拋,男人還不個個低頭哈腰捧她的腳,但是,雖然百朝臣總學姊東學姊西親親暱暱的叫,卻始終沒有答應要與她一同參 加宴會,害她暗地理氣的跺腳,同學之間開始盛傳、那朵校花正狂追「四會長的小百」,明知事實並非如此,為了達成目的,她竟也百口莫辯無法否認,幸好某天晚 上百朝臣主動打電話來問自己是否已經有了舞伴,她才順勢邀他一同出席舞會,否則她環鶯公主的名號真不知該往哪擺去。

既然人已上鉤,她便大搖大擺地開出條件:當天一定要穿整套的西裝、一定要買花,而且不可以是俗氣的便宜玫瑰、一定要在禮堂前等待,不能跟別人擠在宿舍門口……種種條件應有盡有,百朝臣全部乖乖地答應下來,接著她成功約到四無君,就等著今日好好給他難堪。

開玩笑,她環鶯看上的男人,這傻子憑什麼來搶?

更何況四無根本一點也不喜歡他,真虧他有這麼厚的臉皮敢巴在四無君身旁。


一思及此,豔紅唇畔泛出惡毒的微笑,下一秒、還來不及反應,自己已被人甩在一旁。

踉踉蹌蹌跌了幾步,站定後的神色已失去方才的春風得意,「四無……?」

「妳似乎忘記他是我什麼人了?」

四無君冷淡的嗓音輕緩響起,平和寧定卻像把浸著蜜的利刃,割開對方強裝的鎮靜,環鶯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幾乎想立時轉頭逃開,但憑著那倔強的脾性硬是逼自己留下來,昂起下巴,毫不在意的頂回去,「你不是一直很討厭他嗎?我是替你出氣。」

「我討不討厭他與妳無關。」他冷冷一笑,「倒是妳,平時欺負人欺負慣了,連我學弟妳也順手一併整?」

環鶯心裡一驚,「四無、其實我……」

「不要喊我名字。」四無君輕率地打斷她的求情,「今天我沒心情跳舞,妳找別人去吧。」

眼看心儀的男孩就這樣無情地棄自己而去,環鶯忍不住惱羞成怒,高跟鞋在地上忿忿一踏,橫臂一攔、想好好問個清楚,「四無君,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百朝臣?」

「是又如何?」冷眼一瞥,語氣帶著一秒也不想停留的輕蔑,「與妳何干?」

「四無君!」又羞又怒的叫喚已無法讓決意離去的背影停下,環鶯只能盯著四無君優雅的身形,恨恨地握緊拳,發誓一定要找機會討回公道,讓四無君跪在她身前求她原諒。


★☆


四無君找遍了偌大會場,卻一直沒見到百朝臣的身影,周圍人來人往好不熱鬧,他抓了幾個人詢問是否有看見百朝臣,都只得到搖頭的回應。

他記得明明看見他走進舞會,難道他又離開此地了?

「四會長!終於找到你了,感謝上帝。」命世風流突然從一旁竄出來,一把揪住四無君的衣服往旁邊拖,四無君淡淡地擺脫他的長指,「有事嗎?」

「有事、有事、大事,咱們負責壓軸表演的樂團現在還沒到,聽說貝斯手生了重病,不知能不能出席,這下該怎麼辦啊?我都快要昏倒了。」

「找前面樂團的貝斯來湊人數就好了。」四無君擺擺手,「你有看到百朝臣嗎?」

命世風流不敢相信四無君竟然會這麼無所謂地打發自己,苦著一張臉,「我說四會長……」

四無君的利眼仍在會場四處搜尋,根本沒注意到命世風流那模仿林黛玉的苦情哀求,「你有見到百朝臣嗎?我到處找他都找不到。」

「我說、四大會長。」涼涼的聲音傳到四無君耳畔,熟悉的調侃稱謂讓他忍不住仰頭拋了個白眼,「什麼時候這麼在意小百的行蹤啦?」

見到他也在現場,索性直接把問題都丟到副會長身上讓他去解決,轉身便要走人,「沐流塵,樂團的事情交給你,我現在很忙。」

「欸欸欸,等等。」沐流塵伸出一隻食指將他勾回來,四無君又一個大白眼丟過去,沐流塵搖搖頭,「嘖,聽說你聯合校花一起把小百騙得團團轉,我說四大會長,你不喜歡小百是一回事,沒必要這樣傷害他純潔的幼小心靈吧?我這個旁觀者都要替他掬上一把同情淚了。」

「閉嘴。」沒好氣的甩開他那一隻勾魂指,「我正在找他,你有看見他嗎?」

「唉唷,該不會還想要落井下石去嘲笑人家吧?沐流塵當然不能讓你如願。」

揪緊著俊眉,不耐低吼,「誰跟你說要去嘲笑他,他到底在哪裡?」

笑瞇瞇反問,「那你說你找他幹嘛?」

「我……」說出第一個字後才發現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要尋找他,也許是方才被那勉強的笑容刺痛了心,想要把事情解釋清楚,但說真的、他自己又有什麼立場可以解釋呢?


傷他最深的人,不就是他自己嗎?


「等你想出來再叫我好了。」

沐流塵看他猶豫老半天,暗自一笑,當真說走就走,四無君連忙拉住他,「等等。」

涼涼一瞥,「想到了?」

訥訥放開手,清明的思緒攪成一團,他完全無法認真思考,「我……我想找他。」

看見一向辯才無礙的四無君竟也有語無倫次的時候,沐流塵忍不住哈哈大笑,「看你急到結巴,我不告訴你就未免太不厚道了,他一進來就被我接上二樓休息室,你去找他吧。」

四無君沒聽完最後一句話,回頭狂奔而去,連謝謝也來不及說。

沐流塵再度大笑,將雙手撐在頰畔,對著那急匆匆離開的背影大吼。



「喂、小百現在很受傷,你不要刺激人家啊!溫柔一點啊!四無君!」



命世風流好不容易等他倆抬完槓,趕忙衝上去,再度端出苦旦神情唱哭調子。

「副會長,那樂團的事……」

「哎,隨便找個貝斯手替代吧,我現在要去看好戲,失陪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