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八章


百朝臣打了個嗝,「飲料、好喝,沐學長說我可以盡量喝,還我啦……」,舉起細白的手想要搶回被四無君拿走的玻璃杯,四無君側身躲開,才剛想念他幾句,百朝臣卻因為重心不穩整個人摔趴到前方的桌上,四無君連忙將他扶起,低聲咒罵一句,「這個死沐流塵。」

「沐學長?」百朝臣靠在四無君懷裡,滿身酒氣,口吐暖息,輕拂在四無君耳邊,竟讓他不由自主起了一陣戰慄,「沐學長沒死啊,他活得好好的……」

四無君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回應他的醉言醉語,「我等下就去殺了他。」

「好舒服噢……」百朝臣調整好姿勢,像拍鬆枕頭一樣拍拍四無君的胸口,舒服的窩在他懷中,鳳眸一閉,似乎打算就這麼睡下去,那安適幸福的神情讓四無君想推開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一時間僵硬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輕笑,四無君順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往後一丟,「沐流塵,明知他不會喝酒,你還故意拿這麼多罐酒給他,到底是什麼居心?」

「唉唷唉唷--」很有默契地接住天外飛來的玻璃杯,「我怎麼知道小百一喝就醉啊……是說這樣也好,借酒澆愁嘛,正好讓他忘記今天被某人欺負的傷心往事,嘖嘖,幸好醉的人是小百,不用擔心會發生什麼酒後亂性的事情。」

「沐流塵,你給我出去。」四無君白眼瞪過去,要那個故意灌酒的罪魁禍首主動離開現場。

「那怎麼行,萬一你趁小百昏睡時對他這樣那樣,我不就無顏面對清醒後的小百?」

「你認為我會怎樣?」四無君敢保證若不是有個人睡在自己胸前,他一定拿起被喝空的酒瓶往那傢伙頭上砸下去。

「嘖,我只能說侵犯一個沒有意識的人是不會得到樂趣的……好吧、搞不好還是會有一點,但他又不會叫……」


「沐、流、塵。」


「是,我接收到四大會長的殺人通牒了,沐流塵立刻就走、馬上就閃。」很狗腿地哈腰退後步出房外,順手將門帶上,三秒後又忍不住開了一條門縫,長舌提醒,「四無君,請你千萬忍住,不要毀滅我們小百的貞操,這是禽獸的行為……」

空酒瓶丟過去時木門恰好關上,砸在門板上然後碎落一地。


百朝臣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喚醒,動了動眼睫,一睜眸便對上四無君銳利的眼。


「沐學長,我還要喝。」


這個沐流塵,回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你都快醉死了,不准再喝。」四無君捏住他的臉頰想讓他清醒一點,入手的柔嫩手感讓他忍不住放輕了力道,「還有,我是四無君,不是沐流塵,你給我睜大眼睛看清楚。」

百朝臣聽話的睜大眼,愣愣地望著四無君,沒瞪出個結果,揉揉鼻子又縮回他懷裡,小手緊抓住他的領口,作夢般囈語,「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我以為他會跟我一同出席舞會……為什麼……」

四無君一愣,以為他為繯鶯欺騙之事感到難過,忍不住糾起心疼,知道此事自己也有責任,張手拍拍他的背,「沒事,她不好,她配不上你,你別再想念她了……」

簡單幾句安慰,說出口時竟然酸得連自己都要嚥不下口水,他不想承認這是挑撥,因為他真的認為繯鶯配不上百朝臣,但看見百朝臣因為另一個女孩醉得不省人事,自己的心裡卻也泛起了不該有的苦澀漣漪。

百朝臣沒有給他時間思考這樣的情緒從何而來,反而少見地憤怒駁斷四無君,「不許你胡說,你一點都不懂,他當然配的上我,他那麼好……是我……是我配不上他……」

四無君心中一痛,下意識摟緊了懷中的細瘦人兒,揪著眉低聲安慰,「不是你配不上她,是她配不上你,你……你不要想她了好不好?」

百朝臣推開四無君,酒氣暈染的臉頰因為怒氣而顯得加倍暈紅,「不要、我偏要想他,我每天每夜每時每刻都在想他,你管得著麼?」

四無君望見那副誘人神色,心中一動,趕忙別開目光,深怕他粗魯的動作又弄傷了自己,欲將他拉回,卻被他一把甩開,「你走開……雖然我也很喜歡你……但是你罵他、我就討厭你!」

四無君見他搖搖晃晃地往後倒,趕忙將他往自己方向一扯,百朝臣重心不穩,直直撞在四無君胸口,似乎又發現此地舒服的很,不再吵鬧,準備繼續睡他的覺。

四無君無奈地揚起嘴角,向後仰、拉長了手想替他拿件外套披著,百朝臣以為他要離開,語無倫次地碎嘴著,「你不要走……不要離開小百好不好……好不好……」

「好、好,我不走,我不離開。」不想管那痛徹心扉的疼從何而來,緊擁著溫軟的身軀,輕聲安慰,百朝臣像是被那溫柔的語氣觸動,怔愣抬頭,朦朧大眼毫無顧忌地望入四無君的眸底,良久,呵呵一笑,翹起絳唇,自言自語道:「真的不走?真的不走……」

垂首望著他紅豔的唇辦,突然有種衝動想要汲取他的芳香,四無君咬牙逼自己轉開頭,不要再讓他引發自己的情動。

百朝臣歪著頭,不解那壓抑到幾乎疼痛的神色所為何來,懶洋洋地將下巴靠在他肩上,吐出的溫熱氣息薰著四無君的頰,讓他難以自拔的一顫,「那個、百朝臣……」


「我……其實我喜歡他……可是、他都……討厭我……他……不理我……」


發現他又為繯鶯之事傷神,四無君心口隱隱抽痛,暗嘆口氣,口是心非地胡亂安慰,「她不是討厭你,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其實、她很怕自己變得太在乎,在乎到失了分寸……其實、她從來都不想傷害你,可還是在有意無意間讓你失望,她很抱歉,你……你能原諒她嗎?」

話剛出口他就後悔了,心中糾扯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緒,一個要他趁此機會讓百朝臣認清繯鶯的真面目、一個要他趕緊安慰百朝臣說環鶯不過是個性有些嬌縱,他蹙著眉,自顧自地代替她表示歉意,卻不肯承認這些話其實是內心的自白。

也許對著一個醉得認不清楚東南西北的人道歉,比直接面對那張受傷的笑容容易得多。

四無君,你竟然可悲到用這種方式來祈求救贖,你難道當真要這樣掩飾自己的錯誤?

他傷了百朝臣是事實,雖然他的心碎來自另一個女孩,但若不是四無君答應繯鶯的邀約,也許今天與繯鶯出席的人便會是百朝臣。

一時的虛榮心,讓百朝臣錯過了與心儀女孩出席舞會的機會,四無君、你真是該死。

握緊了拳,似乎希望能握緊自己的心,讓它別再為這個不屬於自己的男孩瘋狂跳動。

「嗯……」百朝臣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好……原諒……沒關係……小百還是會一直喜歡他……學長……你幫我跟他說說好話……他一定會越來越喜歡我的……」

壓根不想答應,卻還是無法拒絕,「嗯。」

百朝臣甜甜一笑,隨後抹抹額上被烈酒蒸出的薄汗,覺得室內溫度過高,便開始解西裝上的衣扣,「學長你熱不熱啊……小百好熱……」

四無君喉頭一緊,兇猛的焰流直往下腹竄去,窘迫地別開眼,「百朝臣,你在幹嘛?」

把礙事的綠色西裝外套往身後一丟,還是覺得燥熱,百朝臣接著進攻自己的襯衫水晶扣,這次卻無法順利解開,「學、學長……你替我脫……」

「我才不要!」沒好氣的大吼,看到他委曲地扁起嘴又忍不住心軟,但叫他當真伸手去替他解扣子,四無君懷疑自己還能保有多少自制力。

「好難開……我想睡覺了……」

「那就快睡,別脫了,晚上會著涼。」

「我很熱……你替我脫一下……」小手亂扯衣領,最上面兩個扣子竟然不爭氣地被他扯落,四無君睜大眼怔怔望著驀然出現在眼前的一片姣好春光,腦袋轟然一響。


見鬼了、他會被一個男人誘惑?


百朝臣抓著扣子,傻傻一笑,「壞掉了……」

強忍住所有要命的衝動,以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忍耐力伸手將他的衣領兜好,「壞掉就壞掉,快點睡,否則待會就睡不著了。」

「為什麼?」睡意朦朧的話語特別迷人,四無君朝他一望,紅灩唇瓣微張,粉舌輕吐勾勒著唇線,不時發出難耐的呻吟喊熱,「學長……」

「嗯?」覺得自己沒必要拼著受內傷的危險在這邊跟他耗著,但要是真的衝出門,沐流塵那傢伙一定正笑吟吟的等在外頭準備嘲笑他,那絕對比死還難受。

牙一咬,反正忍都忍了,再忍個幾分鐘,他睡著就沒事。

「學、學長……」

「幹嘛?」天靈靈地靈靈,你為何還不睡?

「我口渴……」

四無君嘆口氣,起身倒了一杯白開水,扶他靠著沙發椅盡量坐直,緩緩餵他喝下。

喝 光一大杯冰水,百朝臣滿足地笑了笑,噘起的唇瓣綴著透明水珠,顯得格外潤紅,四無君抬指想替他擦拭,百朝臣卻突然睜大眼,死死盯著眼前的俊秀容顏,四無君 被他突如其來的瞪視弄得十分不自在,好不容易平穩的氣息又開始紊亂,胸口上下起伏洩漏了極力忍耐的悶痛,他不想在此獨自面對百朝臣,慌亂地站起身,「我替你拿條冷毛巾。」

百朝臣以為他要離開,急忙伸長手臂想拉住他離去的身影,卻沒注意自己正坐在沙發邊緣,重心不穩直接橫著摔跌在沙發椅和茶几之間,頭還重重撞上木質桌面、砰的好大一聲。

四無君的腳步一頓,回過頭,發現那個修長的男孩右腳掛在沙發上,左手撐著桌面,狼狽地試圖起身,卻被桌椅卡得動彈不得。

「學長……我頭暈……」

嘆氣,無奈地揉揉眉心,走過去將茶几搬開,伸手穿過他的腋下將他拉起,抬起他的下顎查看是否有傷口,在看見額上的那個紅腫大包後皺起眉,「廢話,誰叫你拿頭去撞桌子。」

百朝臣坐在他懷裡,仰著小臉,乖乖任他責罵,四無君看到又不忍心說下去了,懶的思考為何今晚特別容易心軟,輕輕揉著他額畔的腫包,「還痛嗎?」

百朝臣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忽然綻開一抹燦笑,「學長對小百真好。」

似曾相識的話語挑起了心中的奇異漾動,他捧起他的臉,看見他順從地微張唇,突如其來的衝動讓四無君再也顧不得其它,狂熱俯首、封住那兩瓣水亮豔紅。

低低嚶嚀一聲,素手緊攀對方衣襟讓自己不要軟倒滑落,百朝臣側轉著頭,接受他霸道而狂放的需索,四無君扣住他細瘦的下巴讓他抬起臉,頰微偏,逐漸加深那熾熱的掠奪,自信的薄唇緩慢地在他的軟嫩上游移吸吮,接著撬開那原本就已半張的唇,探入翻攪著誘人甜香。

空 氣彷彿一下子上升了十度,焚燒的情欲沒有因為那個吻而消減,反而更加猛烈,霎時燒盡了兩人的理智,四無君很快地將他抱上沙發,高大身形隨後壓上,百朝臣不 知是醉過頭了還是怎地,軟軟倒臥著任憑擺布,方才兜攏的襯衫被火速扯開,然後是黑色皮帶,下半身的西裝褲還來不及脫,四無君又再度吻住他的唇,順手扯下自 己身上的衣服,一個又一個灼熱的吻從頸部漸次滑落,來到下腹部時,百朝臣忍不住拱起身,五指緊抓著沙發,「呃--」

四無君的手像要在那白玉無瑕的身軀上燙出痕跡似的瘋狂游移,不斷引起百朝臣的低吟,那半睜半閉的媚人眼眸挑起他的狂野情欲,恨不得立時將身下的人占為己有。


伸手、將他被汗水沾濕的而糾結的長髮撥到一旁,臉上透著從未有過的愛憐,膝蓋撐開他的腿,低下頭,輕吻那平坦的腹部,那著意的挑撥引起百朝臣一陣狂顫。



最終、受不了那快要將人逼瘋的燥熱,百朝臣還是老實地出口抱怨了聲--




「--沐學長、我好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