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九章


「有沒有冷氣啊?」似乎沒聽見那陰沉的問句,百朝臣翻了個身趴在沙發上,左臂滑落在地,不太安穩地扭動著腰臀,「學長,你開個冷氣好不好?小百快要熱瘋了。」

血紅的眼盯著那誘人的玉白軀體,低喘幾口氣,牙咬到快要繃斷才好不容易硬生生讓自己別開目光,額頭在椅背上狠狠撞了又撞,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該、該死--」

百朝臣嘴裡不知咕噥什麼,四無君看著他一臉準備入睡的幸福模樣,心頭火起,抓住他的肩膀一把將他拽起,以一秒三次的速率前後搖晃,「你給我清醒一點,看清楚我是誰?」

百朝臣慢慢睜開眼,眨、再眨,還沒對好焦距又再度閉上,「小百想睡覺。」


話剛說完,頭一垂,似乎真的睡著了。


這該死的混蛋--


四無君掐住他的臉頰,大拇指撐開他的眼皮逼他看著自己,「百朝臣,你他媽給我看清楚,我是四無君,你剛剛喊誰的名字來著?」

這次過了五秒百朝臣才慢吞吞地回神,俊俏容顏被四無君的暴力扯得歪七扭八,又過了五秒,他好像被嚇到似的彈了一下,「四學長?四學長在哪裡?我不要見他!我不要見他!」

四無君一怔,手上勁道鬆了鬆,百朝臣整個人縮進他的懷裡,剛剛還喊熱的人竟然微微發著抖,埋頭低語,「不要見他、不要見他、不要……」

俊眉一擰,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百朝臣的小手就環上了四無君的腰,像溺水的孩童緊緊抱著浮木,「小百再也不煩他、不煩他了,小百很壞,以為這樣四學長就會喜歡小百,小百都沒有顧慮過四學長的心情,小百不應該讓大家誤會四學長,你替我向他道歉好不好?」

心底狠狠一酸,直覺展臂將他攬入懷裡,「他不怪你了。」

「真的嗎?」

「真的。」

「那就好……」

許久沒有發出聲音,四無君以為他終於睡著了,暗嘆口氣,小心翼翼替百朝臣穿回上衣,怕他太悶熱又順手解開最上面一個扣子,輕緩地扶他躺好,拿起自己的外套替他蓋著。

正要轉身離開,百朝臣忽然低低喚了一聲,「學長……」

伸手撥開他柔順的長髮,長指留戀地在雪白頰畔游移,「睡吧,你也累了。」

百朝臣柔順地點點頭,側翻了身,疲倦的氣音逐漸破碎,「學長,你對小百真的好好噢,如果四學長對我有你的一半好……四分之一好……小百就……就……就很滿足了……」

四無君默默望著他的睡顏,心裡不知是酸是甜,彎腰蹲坐在他身前,右手鑽進外套裡,尋到那只軟白小手後悄悄握住,側頭靠在沙發邊緣,閉上眼,嘆息聲輕逸出唇畔。

至今仍不願相信他就這麼吻了那個他最討厭的男孩,而且、更可怕的是,如果百朝臣沒有喊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簡直無法想像。

一思及方才動情後的狂熱,四無君臉頰微微一紅,他想說服自己那只是男人受到誘惑之後的自然反應,與對象是誰毫無關聯,但還是不可避免地想起當他發抖著躲進他懷裡尋求安慰時,自己的心有多麼酸疼,疼得幾乎要了他的命。


那時唯一的想法便是、絕不會再讓他這樣傷心難受。

不論是自己、或是別人,他都不會再讓這個人受到任何傷害。


想起沐流塵離去前的曖昧笑容,四無君忍不住苦笑,沒想到還差點被他說中了。

抬眼望向百朝臣,輕淺的呼吸顯示著他似乎已暫時遺忘了這個令人心碎的夜晚,安然入睡。

四無君怔怔看了半晌,垂首,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之前,他已吻上他粉嫩的唇。

那甜美的滋味讓他瞬間竟產生了迷醉的錯覺,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欲望又開始燃燒,伸手捏住百朝臣瘦削的下顎輕輕往右轉,讓他的臉正面朝上,加深那個綿密的纏吻,直到發覺他因呼吸困難而加速喘息,他才不捨地放開他的唇瓣。

一離開那誘人犯罪的嘴唇,四無君就罪孽深重地哀嚎了一聲,用力地敲著自己的頭。

竟然對一個睡著的男孩下手,四無君、你還是人嗎?

明明很討厭他的糾纏,自己的情緒和行動卻每每被這個人牽引著,特別是……

特別是、當他笑著說,小百覺得四學長跟繯鶯學姊真的很登對時,他幾乎、想撕心裂肺地對他大吼,你不是喜歡我嗎?你為什麼不留我?為什麼看到我和別人在一起,還能笑得這麼開心?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我?你為什麼……



為什麼、要那樣、該死地勾著我的心思,讓我無所適從?



很強烈的聲音吶喊著一件事實,四無君卻不願去聽。

擺開目光,強迫自己離去,繼續留在此地,他一定會徹底發瘋。

也許他早已瘋了,否則剛才不會出現那個念頭。



沒錯、他一定是瘋了,否則、他絕對不可能會,為那個男孩心痛。



★☆


拉開休息室的門,發現本來在二樓忙碌著的工作人員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個正悠閒坐在旁邊翻雜誌的黃色身影,他聽見沉重的腳步聲,正準備端起咖啡的手一頓,回起頭,看見四無君以後訝異地挑眉,「你出來幹嘛?」

「他睡著了,交給你,我要回去了。」

發現四無君臉色不善,沐流塵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等等,你就這樣把他丟下未免太無情了吧?」

沒好氣的頂回去,「既然你多情,你自己去照顧他,反正他要的人也不是我。」

「欸欸欸,別這麼衝,小百醒來若沒看到你,一定會很傷心。」

「他見鬼的會傷心。」我看他巴不得躲我躲得遠遠的。

「嘖,這你就不懂了。」沐流塵語重心長地拍拍他,「雖然你們擁有一個愉快又美好的夜晚,但男人這樣一做完就落跑,對方會以為你只是把他當成發洩的對象,明白嗎?」

「混帳沐流塵,你在說什麼?」

「咦? 你沒發現我已經替你清場了嗎?休息室的木板門薄的很,有什麼聲響外面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接收到四無君殺人的目光,他慢吞吞的接著解釋,「放心,我在小百第一聲出來之前,就把他們全部遣走了,什麼都沒聽見,嘖嘖,是說後來你們實在玩得太過火,連我也不得不迴避一下,先說好,我這個正人君子可是三分鐘之前才 回到這裡的。」

很清楚沐流塵那邪惡的腦袋裡在想什麼,但悲哀的是、他並沒有誤會,「你誤會了。」

「誤會?你是說我聽到那幾聲……怎麼形容--銷魂的呻吟聲,是我卡到陰了?」

「你要那樣想隨便你。」

發現四無君又打算離開,沐流塵這下當真有點急,「喂,你別吃了人不認帳啊!」

「我才沒有……」吃了他。


雖然他的確想過,該死。


疑惑挑眉,打死他也不相信這兩個人關在房間裡這麼久只是蓋棉被純聊天,「真的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你煩不煩?我要走了,今天不回寢室。」

「咦,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腳步一頓,神色陰冷地回頭,那毛骨悚然的詭異笑容讓沐流塵忍不住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找個女人玩一玩,你昨天不是說、都要畢業了還沒瘋過,怎麼算念過大學?」


沐流塵聞言一愣,這次四無君沒有給他機會開口挽留,轉身擺手,毫不留戀地步下階梯,消失在嘈雜的人群中。

彷彿他真的一點都不想留下似的,迅急的腳步掩蓋不住那已然滿溢的心慌。

沐流塵怔了幾秒,笑著搖搖頭,「認識十幾年了,你在我面前又何必逞強呢?」


回首望著那扇木門,嘆口氣,也不知這聲嘆息該送給誰。



小百,你知道嗎?

只有你,能讓那個冷漠淡定的四無君心煩意亂到連下樓的腳步都在顫抖。


你怎麼總是不明白呢?

聰明如他,怎麼也是不明白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