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十章


沐流塵竟也一反以往地不再與他談論百朝臣,幾次四無君想問,話到喉頭卻總是說不出口,沐流塵像是打定主意四無君不提、他也不講似的,兩人每天言不及義的談天說笑,都很有默契地避開了關於那一晚的回憶。

更令四無君感到詫異的是,連同學們也不再拿他與百朝臣的事情來開玩笑了,過去一年議論紛紛的會長緋聞彷彿瞬間化作雲煙,消失無蹤,從來沒有存在過似的。

四 年級學生即將畢業,四無君在舞會後卸下了學生會長的職務,沐流塵有幾次想跟他提學生會的人事改組,他都搖搖頭轉移話題,不再去會辦、也不再去圖書館,大四 生涯的最後幾個月,他大多在研究室和國家圖書館裡度過,每天抱著厚厚的法律專書研讀,認為這樣能夠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他別再把心放在無意義的事情上頭。


沐流塵依然沒提起百朝臣,但四無君終究自己發覺了人們不再把他們放在一起的緣由。

公佈欄那張白底藍字的小海報已經有些褪色,但上頭的字仍清晰可辨。


『小百今日慎重向各位同學澄清,我與四無君僅是學長學弟的關係,一年以來放任流言四竄而不加以解釋是小百不夠負責,在此慎重向學長道歉,這一切只是場誤會,希望同學往後不要再談論此事,這不僅造成學長很大的麻煩,也是小百難以解決的困擾,謝謝。』


當晚凌晨三點半,沐流塵揉著眼爬下寢室的床,問四無君為什麼還不睡,他淡淡地回答不累,沐流塵輕嘆口氣,想說些什麼、又閉了口,慢吞吞地爬回床上休息。

四無君似乎聽到他模糊地拋下一句,『不說清楚只是折磨自己。』

他閉著眼,額頭靠在書桌上,咬牙逼自己不要回想,那張海報上的點點水漬。



那是雨、那一定是雨水。


那個男孩一直都是笑著的,不是嗎?


★☆


國際貿易法攤開在與一個小時前相同的第五百二十六頁,旁邊擺著一張被原子筆畫滿的白紙,有的痕跡甚至透過了紙背,刻在米色的桌面上。

四無君愣愣地望著信用狀統一慣例的章節,手中紅筆剛畫了兩行重點,腦海閃過的修長身影又讓他心煩意亂地拋下筆,順手拿起書側那張被畫得亂七八糟的紙,用力揉成一團。

只要一想到那個人,他就必須做別的事情來紓解日漸加深的煩躁感,塗滿一張又一張的白紙,希望能掩蓋掉關於他的任何記憶,卻還是會在夜深人靜時,想起那抹無邪的傻氣微笑。

四無君若想見百朝臣其實一點也不困難,只是與生俱來的高傲讓他拉不下臉先去找對方,而且、他不敢確定聖誕舞會那一夜的事情,他還記得多少。

沐流塵推開研究室的門,毫不意外地看見四無君面前堆了兩三本法律條文,他走上前蓋住他的書,「四無,別再念了,跟我出去走走吧。」

「等我念完信用狀交易。」

「你昨天根本沒有回宿舍,一直待在這邊念書對吧?」

「我有趴著睡一下。」只可惜睡不著。

沐流塵定定的望著他,略顯憔悴卻不減英俊的容顏透著淡淡憂愁,四無君藏的很好,但那瞞不過他的眼睛,忍不住嘆口氣,挑明直問,「你到底還要逃避多久?」

四無君警覺地弓起背,收書起身,「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沐流塵望著他穿過自己身旁沒有伸手攔阻,「少來了,你想見小百,為何不直接去找他?」

準備推開研究室大門的右手一僵,緊繃的背影微微顫抖,「誰說、我想見他?」

「好,你不想見他,你是打算今生今世就這麼放他走了?」

倔強的背影顫抖得更厲害了,壓抑的聲音無比澀啞,「與你無關。」

「四無君,承認自己在乎一個人有這麼困難嗎?」

將背包甩上肩頭,深吸一口氣,握住銀色門把,轉開,「我一點也不在乎他。」


★☆


當他推開通往閣樓那扇鏽蝕嚴重的鐵門時,他才發現自己無意間走到了這個地方。

趴在對他來說些許低矮的牆上,傍晚的風有些涼意,秀麗長髮隨之舞動,碧眸遙望著遠方湖泊,想起那一天,那個人笑著問、是不是從頂樓也望的見他。


『我與四無君僅是學長學弟的關係……這一切只是場誤會……』


百朝臣,你說謊、你說謊、你說謊。

握住拳,死命往水泥牆上重搥,沾上灰粉的的指節染上鮮血,怵目驚心。


你說謊,你根本就在說謊。


念起那一夜那個糾纏的熱吻,還有他誘人發狂的低喘,忍不住臉上一熱。

長指輕顫,緩慢地劃過頂樓矮牆,幾個月過去了,他仍記得那瓣水潤的軟唇、記得他畏縮著埋入他懷中、記得那抹清淺暖和的笑容,帶著醉意,溫溫地薰著他的頰。


他知道那一晚發生的事了吧?

是不是因為這樣,他不肯見他了?


煩亂地抱著頭,四無君重重嘆口氣。


該死、別再想了。


想得正入神,頂樓鐵門突然發出吱嘎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接著「嘰」一聲被人猛力推開,四無君直覺回過頭,想看看來人是誰,卻遲遲沒見到任何人影出現。

過了好幾秒,正當四無君懷疑地揚眉,想走過去將門關起時,一個綠衣男孩才跌跌撞撞地抱著一疊書摔在地上,「唉唷唉唷,幸好我逃得快,嚇死人啦,我才不要當什麼鬼會……」

彎腰拍拍衣擺,方抬起頭就看到兩條修長的腿矗立眼前,百朝臣眨了眨眼,原本的笑意在看清楚眼前人以後很快地斂去。

四無君沒料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怔愣著不知該說些什麼。


最後還是百朝臣先端出笑容,水眸笑瞇成一彎新月,「好久不見,學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