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十四章


拎起行李跨下計程車,聽見那人的話之後白眼一翻,「我是跟計程車司機道謝。」

「你人在哪裡?」

「新竹。」

「這麼有效率?哪,想不想跟我見面?」

「我為什麼要跟你見面?」

「唉唷,你不會還在記仇吧?」

「你承認自己做錯事了?」

「哈!」那人一笑,「那我這通電話是打算來跟四大會長贖罪的,我跟王隱正在坐車,你要不要跟我們碰頭?」

四無君俊眉一皺,「你幹麼來新竹?」

「別用那種沾到髒東西的語氣跟我說話嘛,我們不是要去新竹,而是要去桃園。」


桃園?這傢伙無緣無故跑去桃園……


忽然想起了什麼,掌中的手機滑溜得抓不住,四無君踉蹌的跳跌了幾步,狼狽地握緊電話後急忙開口,「去桃園做什麼?」

「聽你這種失去冷靜的樣子,應該也猜到我們去桃園做什麼吧?」

「他……」摀住電話,別開頭,閉眼深呼吸了幾口,再度湊近聽筒時,四無君聽見自己的心跳如同戰鼓雷鳴,「他、還沒走?」

電話另一端的沐流塵笑著問道:「你要去把人追回來嗎?」

「沐流塵--」四無君差點把手機捏碎,吸口氣,盡量平靜地問道:「幾點的飛機?」

「晚上十點,桃園機場第二航廈,不過……」扣的一聲,四無君已掛上電話。



「唉唷,怎麼搞的,急成這樣,都還沒來得及跟我說聲謝呢!」沐流塵對著手機碎嘴了一會兒,王隱搖搖頭,「你怎麼不早點跟四無說?他都回新竹了。」

沐流塵擠擠眼,狡黠一笑,「這傢伙害我們可愛的小百這麼難過,沐流塵當然不能讓他太好過。」

「百朝臣會留下嗎?」

沐流塵轉頭望著窗外,表情高深莫測,「很難說,若是以往的小百,看到四無一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投奔過去,但現在的小百嘛……我就不敢這麼肯定了。」

「四無會將他留下吧!」王隱忍不住嘆口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誰知道呢!」沐流塵雙手一攤,靠在椅背上,「就算四無想留,也不一定留的住了,再堅定的感情,也會有被消磨殆盡的一天,人哪、都會累的。」


★☆


穿著藍白細條紋襯衫的男孩被包圍在人群之中,笑著聆聽同學的叮嚀與祝福,不時搖頭點頭,一個抬眸,望見沐流塵雙手抱胸,正站在不遠處對自己微笑,趕忙穿過人群走了過去。

「學長,沒想到你們也來了,還麻煩你們跑這麼遠,真是不好意思。」

沐流塵替他調了調襯衫衣領,語氣就像個大哥哥,「沒什麼,你要出國,我們做學長的當然要來送機,上行李了嗎?」

百朝臣點點頭,往後面一指,「嗯,剛才已經交給櫃檯託運了。」

「護照什麼的都有帶吧?」

「帶啦!」百朝臣笑了笑,眼神有意無意朝著沐流塵身後一望,沐流塵注意到那張小臉上閃過一絲失落,隨後又很快抹平情緒。

「哎呀,今天都還沒來的及恭喜沐學長和王隱學長順利畢業。」

沐流塵粲然一笑,「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來啦!你一個人去德國沒問題吧?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盡量說沒關係。」

「我的高中學長在那邊有租房子,我會去跟他住一陣子,如果之後能找到打工機會,就不用麻煩他了。」

「怎麼突然想要去那邊進修?」

百朝臣抓抓頭,靦腆一笑,「沒有啦……學長幾個月前就跟我提過柏林那邊的進修課程,我想在準備升大三之前,先出國念個幾年、見見世面也不錯。」

沐流塵拍拍他的頭,引得百朝臣笑著彎腰躲避,「看不出來,小百已經長大了呢!」

那微傾的身形一頓,低垂著頭,目光再度往沐流塵身後一掃,很輕很輕的牽出一抹笑,「總不能一直這樣傻下去吧,連我自己都快受不了自己了,呵呵。」

「小百……」沐流塵扶起他的肩,忍不住替他感到心疼,與王隱對看一眼,搖了搖頭。


老天爺,那隻慢吞吞的四物雞,到底要到民國幾年才會趕來啊?


「嗯,學長說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幾點要過去?」

「九點左右,我想提早去免稅商店逛一逛,這是我第一次搭飛機呢!」百朝臣將包包換到左邊肩膀,看看手錶,「哎呀,我也該出境了,謝謝兩位學長來送行,我會帶禮物回來的!」

「誰跟你要禮物啦?一個人在國外要小心一點,別又傻呼呼的被人欺負,懂不懂?」

「嗯。」百朝臣用力的點點頭,「小百知道。」

轉過身走了幾步又停下來,遲疑幾秒後,伸手拉開背包拉鍊,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白瓷馬克杯,杯面站著一隻張牙舞爪的紅色大熊,把手上有星巴克的標記,百朝臣怔怔的望了幾秒鐘,若有似無一嘆,沐流塵看見杯身清楚地印著Berlin六個英文字,一愣,「這是……?」

「這個……送、送給……」百朝臣吞了口口水,眼神四處飄忽,最終下定決心似地往前一推,「送給……沐學長。」

沐流塵看著他那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眨眨眼再次確認,「你真要送給我?」

「……嗯。」再度用力點頭,但那握著拳扁著小嘴的不捨神情讓王隱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很有默契地跟著沐流塵在心裡把四無君從頭到腳暗罵了一遍。

沐流塵試探著開口,語調像在形容昨日的天氣,「如果你是要我幫你拿給別人--」

「沒、沒有啦!」百朝臣連忙截斷他未完的話,慌張的拉拉衣擺,扯出一笑,「這是我學長從柏林寄來的馬克杯,我本來就是要送給沐學長的。」


這孩子以後如果真當上律師,隨便說個小謊八成馬上被識破。沐流塵心想。


百朝臣心虛地迴避他打量的目光,略顯倉皇地搖手道別,「那……那就這樣子,我要出境囉!謝謝兩位學長來替我送行,我會好好努力,為國爭光!」

沐流塵噗哧一笑,見他跑了幾步慢下來,想回頭又不敢回頭,前來送機的同學再度將他圍住,七嘴八舌地要小百記得帶個德國女朋友回來,百朝臣側頭望向沐流塵,沐流塵忽然覺得他彷彿透過自己的眼,凝視著另一個不在這裡的人。

看見沐流塵笑著舉起馬克杯,百朝臣俊秀的臉蛋微微一紅,垂下眼,支支吾吾地敷衍朋友,「唉唷,我是去念書,不是去談戀愛的啦……」

男孩女孩不斷往他背包裡塞零食,百朝臣似乎有點承受不住朋友的熱情,「好了好了,你們再塞下去我就上不了飛機啦!」

沐 流塵見他低頭在包包裡翻找護照和登機證,抬頭望了望機場大鐘,無奈地舒口氣,走上前握住他的手臂將他拉到一邊,百朝臣似乎知道他要說些什麼,故意將目光投 向旁邊送行的人群,咬著唇,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沐流塵清清喉嚨,輕柔嗓音帶著迷人魔力,沉聲問道:「小百,我問最後一次。你真的要走,不後悔?」

「哈、哈哈……」他乾笑幾聲,「我機票都買好了,學長問這什麼問題嘛……」

「別管什麼機票跟行程,我只問你,你真的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裡,不後悔?」

百朝臣沉默下來,細白纖指掐入手掌中,薄紅的唇咬得近乎滲血,半晌,低低一笑。



「有人跟小百說過,柏林的天空可以讓人忘記寂寞。」



沐流塵難得板起了臉,「抬頭,回答我。」


像個孩子般,賭氣搖首。



「百朝臣,你跟他都不是小孩了,為什麼總是要讓彼此受傷害?」



百朝臣倏然抬眸,沐流塵本以為他哭了,但他沒有,只是那雙兔子眼,很紅很紅。

接著,小巧鼻翼下的櫻唇很勉強的彎出一個讓人幾乎不忍直視的笑容。

微微哽咽著,開口。




「沐學長,我真的太傻了,對不對?」




沐流塵的心莫名一酸,愣愣放開了手。

想勸說些什麼,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百朝臣揉揉鼻子,戴上耳機,輕輕一個鞠躬,毅然轉身,走向海關檢查站。

目送他將護照和登機證遞給海關人員,沐流塵抬起手想跟他揮別,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

聽見腳步聲,知道是王隱走到自己身旁,他輕聲一嘆,「王隱,我是不是錯了?」

王隱的聲音很沉靜,像在敘述一件不關己的事,「你後悔沒有早點告訴四無君?」

沐流塵點頭,又搖頭,望見百朝臣轉過身跟同學揮揮手,「小百拜託過我別說,只是--」

「只是什麼?」他跟著嘆口氣,「沐流塵,你太容易心軟。」

「也許吧……」


沐流塵的話語突然一頓,順著百朝臣驚異的目光,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嘴巴來不及閉上,瞪大了眼驀地回頭,用力得差點把頸子給扭斷。


那個大男孩穿著一襲水藍短衫,像是跑了幾千公里後的馬拉松選手,背後汗濕一片,不停喘息著,胸口劇烈起伏,唇微張,試圖汲取多一點珍貴的空氣。


抬手抹汗,一向銳利冷漠的目光,如流箭般直直射入另一端,另一個男孩的眼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