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十六章


赤手空拳的警衛抓不住近乎瘋狂的四無君,他推開聚集的人群,卻在下一秒被某個人攫住手腕,沐流塵五指如電,緊扣住腕部不讓他繼續動作。

「四無君,你鬧夠了沒?」

四無君使勁一甩,沒甩開,紅著眼朝他惡狠狠一瞪,「放手,我要找他回來。」

沐流塵定定凝視著他,冷靜道:「他不會回來的。」

被那句話刺得渾身一顫,四無君向後一跳,「他會、他會回來的,他怎麼可能走,他--」

沐流塵平板地重覆,「他不會回來了。」

「怎麼可能,我不信,百朝臣!百朝臣--」

王隱走上前,堅定地拽住他的手臂,「四無君,他已經走了。」

「沒有,他只是在躲我而已,王隱,放開我--」

「四無君,你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丟人現眼?他想起自己為了驕傲和自尊狠心拋棄的情感。

可笑的是,就算如今失去顏面失去一切,四無君仍然一無所有。

他走了。他走了。他走了。那個一直圍在他身邊轉的男孩,淚著笑著,走了。

高大身形突然頹喪得如同百歲佝僂,四無君的雙膝跌在大理石磚上,像頭傷獸般沉痛低吼。

「百朝臣,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王隱跟沐流塵使個眼色,把他拖離海關出入口,察覺有人想把自己帶走,四無君仍舊囂狂地試圖掙脫,一人跑兩人拉,手忙腳亂地扭打成一團,直到三個人弄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一齊坐倒在地,才暫時停止了這場戰爭。

沐流塵抹抹汗,伸臂擋住還想起身的四無君,邊喘息邊撂下威脅。

「四無君,你有資格追他嗎?你摸著良心想想,你有這個資格嗎?」

四無君摔開他的手,撐地跳起,「我去買機票。」

「別 傻了,四無君,你追上他又如何?你希望他如何?」沐流塵被他的執拗氣著了,不顧圍觀群眾,指著他的鼻子開始責罵,「當初小百追了你多久、付出了多少,你通通當作沒看見,假裝自己一點都不在乎,現在小百被你傷透了心決定先離開台灣,你又不准他走了?四無君,這世界不是圍著你一個人轉的,小百有他自己的路要走,如果你不願意陪他,就不要攔在路上當個礙眼的石頭!」

「沐流塵,別把你的情感投射在別人身上,他沒膽追著你回台灣,不代表我也跟他一樣!」

四無君簡短幾句話就成功地刺傷了沐流塵,清澈的目光驀然一黯,閉緊了嘴,腿一軟,王隱看得明白,趕忙伸出手扶住那纖長的身子,眼神帶著毫不掩飾的責備,「你太過分了。」

四無君話一出口就後悔了,不提那件事是他們三人的默契,怎麼現在自己竟混蛋到拿別人的過往來當作武器,他輕輕一嘆,伸手拉住沐流塵,「是我不好,你罵我吧。」

沐流塵蒼白的嘴唇顫了顫,搖搖頭,「沒關係。」

「四無君,沐流塵說得沒錯,你追上了他又如何呢?」

「帶他回來。」

「你憑什麼帶他回來?」

四無君張張唇,而後又閉上,「總之--」

「總之,你雖然一點都不喜歡他,但卻不准他離開,你不在乎他,卻不准他不在乎你,你畢業了、有自己的前途要闖,卻不讓他出國尋找他的未來,四無君,無論你是百朝臣的誰,都沒有資格決定他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被王隱的分析弄得啞口無言,四無君低下頭,沐流塵拍拍他的肩,俊秀面容一掃方才那瞬間展露的空洞與哀愁,換上昔日優雅微笑。

「四無君,你愛他嗎?」

好像聽到什麼不該聽的事情,四無君一震,瞠眸道:「你這什麼鬼問題?」

「那你回答我呀。」

「當、當然沒--」他掙扎地咬了咬舌頭,別開眼,「不關你的事。」

沐流塵掩嘴,低笑聲從指縫間流出,「既然你不喜歡小百,又何必追他?走吧,別在這裡給人家看好戲了,幾個月後不是還要考律師的嘛?」

「可是百--」

「如果你那麼喜歡他的話,現在去買機票,我不會攔你。」

「我--」

「嗯?」

被那雙天真又帶點淘氣的大眼眨巴眨巴地瞪著,四無君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到口的話吞回去,生硬地轉了個比較不明顯的問句,「他……要去多久?」

「一年、兩年,或許更多吧!」像是怕四無君還不夠著急似的,沐流塵好整以暇扳著手指。

「哪有去這麼久的!」

「難說呀,小百的學長現在待在那邊工作,可以幫忙他不少事情。」

「他哪來的學長?」那傢伙的學長不就是我?

「別咬牙切齒嘛,活像要把我吞了似的,那是他高中的學長,年紀輕輕就跳級念了研究所,現在被科技公司聘請去當顧問。」

「你見過?」

「面對面倒是沒有,不過有通過電話,麻煩他好好照顧我們家可愛的小百。」

「男、人?」

「學長難道會是女人?放心,那男人聽起來很溫柔,不會像某人一樣酒後亂性。」

「我才沒有!」雖然說只差一點點,但沒有成功就等於沒有。

「你別急著對號入座嘛。」

不行,聽起來非常危險,「沐流塵,我要把他帶回來!」

「你喜歡百朝臣?」

「我……」倏然住口,對著他耳旁咆哮,「這是兩回事!」

「你不喜歡百朝臣?」

「沐流塵,不要開口閉口就提這個。」

「好好好,我不提,方才小百跟我們說他這幾個月會先跟學長睡一起,如果找到打工機會再做其他打算,不過我看呀……」

「什麼睡……你、再、說、一、次。」

「四無君,你那個神情是不是在吃醋?」

「我他媽見鬼的在吃醋!」

「那就別再回頭看啦,飛機已經起飛囉!」

「沐流塵,有時候你真的很欠揍。」

「多謝誇獎。」

白他一眼,很想拋下一句「不是那個人的離去,你當然能看得這般雲淡風輕」,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口,過往的傷,任誰也不想去揭,四無君嘆口氣,沉默地隨他走出機場。

沐流塵似乎知道這樣的安靜氣氛從何而來,輕輕一笑,抬頭望著夜空,「我明白你要說什麼,但相信我,從頭到尾我都希望你跟小百可以快樂的在一起,至少,我們其中有一個人可以懂得什麼叫做幸福,不是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

「反正小百又不是不回來,你趕緊賺些錢買棟好房子,備好鼓手樂隊等著把人娶回家就好。」

「我覺得那個學長一定有問題。」忍不住握緊了拳,「我要派人去監視!」

發現他自顧自擔心小百的貞操,完全沒聽見自己的調侃,沐流塵微笑道:「你總算承認自己喜歡小百啦?」

「我才沒有!」

「還沒有承認,那什麼時候才要承認?」

「沐流塵,你這律師性格很糟糕。」

「可惜騙不倒你。」他誇張地嘆口氣,「小百有留信箱地址給我,這兩年你就當個深情好男人,每天寫電子情書問候人家吧。」

「為什麼是我要寫給他?」

「你不想寫當然沒問題,如果我接到小百跟他學長的喜帖,會轉寄一份給你的。」

「沐流塵!」

「你又在吃醋了。」

「可惡,那笨蛋最好不要給我移情別戀,否則--」手指掐得格格響,「我不會放過那個混帳!」

沐流塵大笑著,心想這男人已經深陷到連小百移情別戀都捨不得打了,偏偏還要嘴硬。

小百唷!可惜你來不及看到這個你很喜歡很喜歡的四無君,為了你又氣又鬧又跳又像個瘋子一樣,否則沐學長一定會篤定地告訴你,這種神經病的表現,就是愛上一個人的徵兆。

小百唷!你可千萬別被人拐走囉!否則這個你很喜歡很喜歡的四無君,恐怕會掐著你親愛的沐學長直接殺到德國去砍人,後果不堪設想,奇慘無比哪。

四無君抬手招了一部計程車,跳進前座,王隱本欲替自己和沐流塵招另一部到客運站的車,後者卻對他搖搖手,示意自己還有件事情要做。

彎曲食指敲敲前座車窗,四無君降下玻璃。

「幹嘛?」

「小百說要留給你的。」

他伸手接過,拽入懷裡,「沐流塵。」

他笑著擺手,「感激涕零就不必了。」

四無君倒是堅持道謝,「謝謝你。」

眼裡劃過一抹複雜神色,是笑也是嘆,「四無,一定要把他追回來。」

「我知道。」

車窗未關,夜晚的涼風徐徐吹入,拂起幾綹秀髮,抬眼,正好看見一架閃著暖黃圓光的飛機直上天際,忍不住猜想,那個男孩是不是也從小窗上俯瞰整片大地。

十隻長指緊緊環握那只印著一隻紅色大熊的星巴克柏林杯,四無君凝視著瑩亮星點,想起一張溫暖而帶著傻氣的燦爛笑顏,那總是追隨在自己身後、無怨無悔地付出,受傷也不退縮的男孩。


笨蛋。四無君低聲罵了一句,未能發覺語氣帶著濃濃寵溺。


沒說一聲就擅自跑掉的這筆帳,總有一天四無君會跟你算清楚,百朝臣。


抽出放在口袋裡的卡片,再次展讀。


學長:
恭喜學長順利畢業,相信以學長的實力,很快便能在事務所發光發熱,成為一個名律師。
  
學長一直是小百的榜樣,我不斷追逐,雖然知道永遠也追不上,但我相信只要努力,有一天,當學長回過頭時,就會看見我,然後,學長就可以拉著我,一起走。
後來才明白,有些人有些事,無論小百把手伸的多長,都搆不到。
難怪他們每個人都說,小百、你真傻。
  
可是,有一首歌這麼唱:「我不想忘記你,就算可以,我寧可記得所有傷心。」
小百其實不懂難過,因為跟學長在一起,小百覺得很開心很開心。所以小百只要記住學長,牢牢記住就夠了,因為小百每次想起四學長,都可以笑得很幸福。
  
學長答應小百,以後、一定也要過得、很幸福很幸福。

  


笨蛋。

如果你一廂情願地認為丟張卡片過來就可以打發掉我,就真的太天真了。

他想起男孩無時無刻的聒噪,老是絮絮叨叨地在他耳邊不斷敘說著瑣碎到不能在瑣碎的小事,接著跟自己打了個賭,猜想當他堵住那張多話的小嘴時,那秀氣容顏要花幾秒鐘才會轉紅。

然後他告訴自己,如果那小子傻愣愣地問為什麼要吻他,他會在下一秒將他壓倒在床上桌上甚至牆上,延續那個未完聖誕夜的未完之事。


今晚的夜色,特別深沉,特別美。

四無君倚靠在窗邊,放縱自己的思念蔓延。



兩年七百多個日子,他會等的。兩年之後,他就是他的人了。


薄唇漸漸揚起一彎淺弧,很淡很淡地,展顏輕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