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3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十七章


深呼吸幾口氣,說服自己這是畢業前的最後一項考試,他伸手到抽屜拿回方才的小抄,卻意外抓到另一個紙團。

百朝臣好奇地將皺巴巴的紙團攤平,那眼熟的字跡刺得他心惶然一跳,好像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慌忙將之塞回抽屜,摀著胸口,低低喘氣。

冷靜、百朝臣,現在不是管閒事的時候。

冷靜、百朝臣,你一定是眼花了,你什麼都沒看見。


一秒、三秒、五秒,小手終究偷偷摸摸地伸進抽屜,再次將紙團取回。


上頭用原子筆劃掉了不少內容,看得出原本的擁有者似乎對這些台詞不甚滿意,百朝臣捏住紙張逐字向下讀,沒發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寫得很好,比他好多了,百朝臣知道自己就算再多讀兩年書也寫不出那樣的字句。

心底微微一刺,他本來已經不太在意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是得知自己努力了這麼久卻還是被他遠遠拋在後頭,總是有那麼一絲氣沮。

「學長,快輪到你了。」外頭的學弟進來提醒。

「好的,謝謝你唷!」

本想將紙團丟回去,抓著的手指卻遲遲無法鬆開,幾番掙扎還是收入口袋。

如果是過去那個小百得到這麼張真跡,也許會興高采烈地帶回家裱在牆上吧。

思緒不受控制地跳回過去,他扯扯嘴角,想淡然一笑,卻沒能當真笑出來。


五年一千多個日子,每天晚上十點都會收到一封電子郵件。

一開始每天都只有三個字,你好嗎。

他問過沐學長,沐學長涼涼的說:「我不想承認有這種笨蛋朋友,不過那應該是某個嘴硬的傢伙沒錯,你告訴他這種彆腳情書連沐流塵的爺爺拿來告白都嫌過氣。」

沐學長是夠犀利了,到底是念了四年法律的準律師,但百朝臣終究沒有這麼回覆的勇氣,反正他認定那個人是四無君,就夠了。

當時,他呆呆看著同樣內容的郵件看了四天後,終於忍不住點下回信鍵。

手指一撫上鍵盤,沒有面對面的尷尬與冷淡,他竟然能純然無雜念地告訴對方自己的近況、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規劃,一五一十、鉅細靡遺,當然,除了來此的目的,那個不能說的秘密。

百朝臣揚著唇寫信,按下送出後才攤開手靠回軟枕,鬆然一笑。

一 個人在國外念書並不簡單,學長很是照顧他,但那段日子公司的研發周期已到了盡頭,再不交出個成果學長也不會太好過,一周七天倒有六天睡在研究室,百朝臣反 成顧家的人了,雖然下定決心要用功念書,但起初光是確實跟上老師的說話速度就花了他整整一個半月,與台灣迥異的教學方式也曾讓他吃盡苦頭,每天泡在圖書館 念到晚上十點,拖著勞累的身軀回到住處後只想倒頭大睡,唯一的支持便是那幾封慰問信函,不管有多疲倦,見到熟悉的中文字就又有了向前進的動力。

其實四無君從來不對他的回信發表任何意見,無論他寫了些什麼,百朝臣甚至懷疑他根本沒有看信,只是單純問候遠方的學弟。

他並不在意,只要能跟四學長聯繫,他一點也不在意。

當然他會希望自己得意地將成績單掃描寄過去的時候可以得到一點讚美,不過四無君依舊沒有任何表示,所以他也逐漸習慣了這種近乎單方面的交流。


直到有一次他興高采烈地說學長要帶他去參加聖誕舞會,才終於打破四無君的千篇一律。

那一天,百朝臣張大嘴瞪著螢幕久久無法回神,阿真學長剛巧在家,拿著一杯熱可可慢慢踱到他身後,奇怪的探頭詢問:『我說小百學弟你這個痴呆的表情還真是無敵經典啊!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

百朝臣回首張齒一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像個買到玩具的孩子抱著電腦又叫又跳,甚至把學長當成營火繞著轉圈。


那無溫的問句轉變成「不准喝酒。」四個大字。



「學長,準備上台了。」

「好。」

百朝臣看看錶,牆外隱約傳來貴賓滔滔不絕的致詞聲,他的心突然一緊。

別再想了,他告訴自己。但望著灰白的水泥牆,思緒還是不斷跳躍翻滾。



『阿真學長說我可以喝那種插著小雨傘的酒。』

隔天出門前,百朝臣半開玩笑的回了一封簡短的訊息,送出不到三分鐘後,螢幕上突然跳出一個未曾見過的對話框。

-不准喝酒。

瞠眸,不知道他怎麼會有自己的MSN帳號,試探地問了對方姓名。

-四無君?

-誰說你可以隨便喊學長的名字?

百朝臣可以想像螢幕另一端的男人皺起俊眉,他咧嘴一笑。

-學長要怎麼慶祝聖誕節?

-準備考試。

-哇,好哀怨唷!

-要你管。總之,你不許喝酒。

-為什麼?

-我說不准就不准。

-反正就算喝醉了,阿真學長可以送我回家,他有車。

-沒有半點警戒心的笨蛋,你總有一天會被人抓去賣。

-唔,沒關係啦!沒有人要買小百回家來氣自己的,哈哈。

-誰說的。

-什麼?

-總之,你自己小心一點。

-學長在擔心我嗎?好感動喔,呵呵。

-……

-哎呀,阿真學長在喊我出門了,小百先走囉!學長聖誕節快樂!!!


一陣空白沉默,四無君並未向他道別,心頭忽然浮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微熱的怦然心動。

在外頭等待的學長探頭進來催促他動作快一些,耶誕福音的應景歌曲透過門縫傳入,他拉了拉紅綠相間的毛織圍巾,目光落在窗邊高大的聖誕樹前,然後轉回電腦螢幕。

他並不特別懂人,但他確信自己在字裡行間讀到了未說出口的寂寞。


那所謂的耶誕舞會,他最終還是沒有去。


-四學長,小百改變主意了,我要邊吃冰淇淋邊陪你過耶誕。

-這麼冷還吃冰,你發神經啊。


-四學長,小百跟阿真學長把聖誕樹弄得很漂亮唷!我掛了好多奶油圈餅當裝飾,希望明天早上那棵樹不會被老鼠啃倒,阿真學長還放了一顆超大星星在頂端,閃閃發光呢!

-我想你的高度大概放不到吧。


-四學長,昨天有個女生說要在檞寄生下等我,我沒去的話她會不會生氣?

-你不去是對的。


-四學長,你那邊有沒有音響?我唱歌給你聽!

-不用了。

-很好聽喔!這是小百的成名曲,曲名為『我說愛你一萬遍』,記得把音量轉大聲一點,我要開始唱囉……


百朝臣幸福地笑著,一整夜,在與他的對談中。


關於缺席耶誕舞會這件事,他從未後悔過。

就算後來證實那個承諾只是又一次的謊言,他也未曾想過時光倒流。


-念完,就早點回來吧。

-那學長要記得來接機喔!哈哈哈。

-嗯。


可能下意識就沒有抱太大希望,所以三年前在桃園機場沒見到那個人的時候,他竟然沒有太大的失落與難受。儘管上飛機前特地傳了訊息告訴他班機到達的時間。

少了那些多餘的眼淚傷心,他搖頭一笑,跳著回到一同返國的阿真學長身旁,用力拽住他的手臂,接著,用更多的力氣揚起一抹燦爛笑容。

提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學長險些被他這一拽給撂倒,笑著說小百長大了,力氣變大了,接著一拐勾住他的頸子,讓百朝臣跌跌撞撞倒在他的胸口,暫時遺忘了自己還在等待什麼。


是啊!他長大了,不再追尋了,不再癡傻地認為只要努力直到與他站上同一座高山之巔,他就會願意認真接納自己,出國留學其實根本不會改變他與他之間的距離。

思緒停頓了幾秒,然後完全抹白。

好像做了一場關乎青春的夢,醒來後發現自己又哭又笑,可是再多的情感與瘋狂都已經成為過往。


他走了另一條路,一條脫胎換骨的路。這條路,他也不後悔。

他擁有令人欣羨的外語能力,念了法律還學了些財經,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更讓同學羨慕的是,他獲得現在聲勢高漲前景看好的大集團邀請,一畢業就能進入公司開始工作,幾日前才剛簽下的天價合約,那張支票上無數個零讓他眼花撩亂。

有時候他發現自己可以體會四無君當年的感受,無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優越感。

可是他發誓自己絕對不要像他一樣,用冷漠的驕傲不斷傷害別人。

他在其他女孩男孩的眼裡,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勇敢、熱情、大無畏的心。

他總是笑著,用最委婉的詞語輕聲拒絕。

內心深處,他知道自己拒絕的理由是什麼。但他不想去深究。


「畢業生代表致詞--」


司儀的呼喚讓百朝臣重振心神,再度拉整衣衫,將口袋中的紙團取出,攤平,放回桌上。

清清喉嚨,默念一遍開頭的嘉賓問候,轉身,緩步而出。


他將會忘記他,就如同他忘記他,也許並不容易,但現在沒什麼百朝臣做不到的事情。


皮鞋踏上木質舞台的那一刻,嘈雜的會場瞬間安靜下來。

記得抬頭挺胸。他告訴自己。

致詞結束,畢業,新生活就要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