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四百】我說愛你一萬遍 第十八章


男人立在沒有燈光的暗處,抱著胸斜倚在棗紅色的厚重布簾上,褐色太陽眼鏡遮蓋了眼底光芒,剪裁合身的亞曼尼西裝完美地襯出他修長結實的身材,莊重又不減時髦。

發現百朝臣驚異的目光後,男人難以察覺地歪歪頭,緩緩摘下眼鏡,唇角微揚,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那是四——


百朝臣覺得自己被分成了三份,腳在往前走,眼神還停留在方才的景像,心則不知飄到哪個九霄雲外去了,有一種行走在雲端的不真實感。

長期的訓練讓他在兩秒後很快回神,咬牙要自己專注不可分心,只是從舞台左側走到右側這麼一段距離突然長得令人窒息,那男人的眼神太具侵略性,簡直像要在他身上穿個洞似的。

冷靜,百朝臣,發揮你律師的天性,冷靜。

其實你根本沒看清楚他的長相,其實那只是一個在室內還戴太陽眼鏡的怪叔叔,不必管他。

好不容易說服自己不去在意那道目光,男人卻突然低聲笑了出來。

聲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讓百朝臣聽到。

『笑什麼笑,最好笑得你滾下舞台。』百朝臣在心裡暗自詛咒,沒敢往那邊望。

詛咒立即應驗,本來已走到講台邊的百朝臣不知被什麼東西一絆,整個人呈大鵬展翅之姿往講桌上撲過去,為了不在台上摔跤,他踉蹌地繼續往前衝想穩住身子,沒想到一個煞不住車就這麼直直衝下舞台,回過神後才發覺自己正跟台下第一排的同學們大眼瞪小眼。

站在舞台旁幫忙的義工學弟伸手扶住百朝臣,那緊張的神色讓他差點以為自己患了什麼絕症,後方同學紛紛站起想知道畢業生代表是不是準備了特殊的表演,場面頓時顯得有些混亂。

司儀努力掩蓋卻還是功虧一簣的笑聲讓百朝臣尋回原本的意識,他整整衣衫,面不改色地重新走上講台,彷彿方才那件事只是個餘興節目,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

感覺後方刺人的目光已經消失,他重振心神,調了調麥克風。


然後,他想起以前讀過的一首詩。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選自席慕容《青春》



百朝臣的嗓音不軟不硬,是另一種沁心的溫潤,他緩緩念著,看見前排幾個女孩抹了抹眼。

會場的浮躁喧囂早已肅靜,畢業生靜聽著那首清麗高雅的短詩,咀嚼字裡行間的淡然輕愁。

念畢,他清楚看見坐在正中央的校長微微一笑,百朝臣跟著揚起嘴角。


「敬愛的校長、各位貴賓、各位老師以及各位同學:我是畢業生代表百朝臣……」


似曾相識的感覺浮上心頭,百朝臣喉頭忽然一澀。

他想起七年前那個聖誕夜,他偷偷地向主辦學長報了名,興高采烈地跳上舞台。


『大家好,我是百朝臣,你們可以叫我小百。我是法律二乙的學生,今天要告白的對象被很多人告白過了,但是他都沒有答應,所以我認為我還是有機會……』


「……今天我們的大學生涯即將步入尾聲,我們畢業了……」

他忽然有一種泫然欲泣的錯覺。不為誰。

原來已經七年了呀……

他幾乎已經忘記當他的唇印上自己手背時的瘋狂暈眩。但那是在他再次看見他之前。

四無君靠在禮堂門口,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神沒有方才那麼逼人,卻多了些沉冷的霸氣。

有那麼一秒百朝臣以為所有的學生都會轉頭過去看他,因為那男人的光芒太過耀眼。

但他們沒有,看見他的只有他,而不知什麼原因,他也只看著他。

「……我們曾經熱情的投入一切只為了燃起這短暫而美好的青春之火,是的,我們將會想起那些為了理念和原則奮不顧身的日子……」

百朝臣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望著他說畢業感言,但他的眼神像被磁鐵吸住一樣移不開。

四無君垂頭看看錶,接著抬起右手,掌心朝上,食指朝講台勾了勾。


咦?什麼東西?


「……我們即將離開校園走入社會,眼前是一條嶄新的康莊大道……」

見百朝臣沒反應,他又勾了勾手,下巴朝外一擺,然後很乾脆地轉身離開。


咦?怎麼了?


百朝臣忘記他是怎麼結束這段致詞的,只記得自己在一個略顯草率的鞠躬後伴隨著滿場掌聲步下講台,然後直直穿越人群向外走,旁若無人地。

他匆匆經過班上的座位席時同學探頭出來詢問:「小百學長,你要去哪裡?畢業典禮還沒結束耶!」

回頭,很隨性的擺擺手,「我翹掉了。」


他繞了禮堂兩圈,甚至還跑到操場與籃球場找尋,卻遲遲見不到四無君的身影。

百朝臣抹抹汗,伸手扯開密不透風的學士服,露出裡面雪白的短袖襯衫,將學士服甩到肩上,打定主意到男生宿舍那裡巡一圈。

四學長怎麼這樣,出來露個臉又突然不見蹤影,學校這麼大,小百搞不好要找三天三夜才找的完。

等等等等等等。他拍拍臉頰,不可以這樣。

四無君既然不見了,那我落得輕鬆,乾脆回禮堂吹冷氣。

轉過身準備回去,三秒後又轉了回來,繼續跑向宿舍區。


唉,百朝臣哪時候有這種骨氣了。


跑到汗流浹背雙腿無力,第一次覺得校園太大是一種折磨的百朝臣靠在一棵大樹下歇息,喘著氣抬頭,眼前是學生會辦與社團教室的大樓,他突然靈光一閃。

「小百決定這次如果再找不到我就不找了,絕對不找,立刻回禮堂,馬上回去。」

他碎嘴著衝向會辦頂樓,看見鐵門後猛然一頓。

正想撞開生鏽的鐵門衝出去,手碰上門把後又停了下來。

小百已經不是那個追著四學長團團轉的小百了,小百現在很受歡迎、很有前途,而且下個禮拜開始就可以去新的公司上班,擺脫無薪的學生生活。

對,沒錯。小百來這裡是要跟四學長畫清界線的,小百才不在意四學長那天為什麼沒來接機,他來不來都沒有關係。


他輕輕推開門,在見到那個背影後心一縮。

他很想用力把自己搥死,因為胸口狂烈的跳動彷彿即將震碎他所剩不多的信心。


畫清界線。


深吸一口氣再清清喉嚨,用最冷淡最驕傲最無關緊要的語調開口。



「你找我有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