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487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二章


突來一聲巨響在耳畔炸開,塵道少背部像是撞上了什麼東西停止滾動,在他懷裡的公子雨下意識聽從指示緊閉雙眼,爆炸聲過後,碎石飛砂紛紛掉落在公子雨的背上,他被煙塵弄得難受,忍不住輕咳幾聲,隨後聽見塵道少帶笑的話語,「好啦,沒事啦,小宮雨別怕。」

憤然睜眼,「誰說……」才剛吐出兩個字就看見他額角的血痕,公子雨悚然一驚,半身撐起急問,「怎麼回事?你怎麼受傷了?」

塵道少苦笑,「瞧你緊張成這樣子,我好的很。」

「我替你看看……」

「一點小傷而已,我沒那麼柔弱。」塵道少攫住他伸來的手,嘻嘻一笑,「還是說小宮雨願意替我出醫藥費?」

「出就出。」公子雨不顧他勸阻,硬是扳過他的頭查看傷勢,「你剛才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發招,還弄得自己受了傷?」

「沒什麼。」方才公子雨一路向下滾,塵道少眼尖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形似刀刃的鋒利岩石,在千鈞一髮之刻搶先抱住公子雨,接著發招將山岩擊碎,由於重心不穩無法準確施力,才會不小心撞傷額頭,但看公子雨那副天要塌下來的驚慌神情,塵道少想想還是別解釋那麼多。

「受不了你。」公子雨從懷中掏出一方白絹,輕輕替他拭去血漬。

嘖,看來小宮雨完全沒意會到目前的姿勢有些……微妙,塵道少忍不住動動腿舒展一下,雙手撐在腦後,一臉閒適地笑道:「我說小宮雨,就算我為了你受傷,也不需直接獻身吧?」

公子雨一愣,隨後發現自己正跨坐在對方身上,半身前傾,方才慌忙探手入懷,連衣襟都微微敞開,雪頰瞬間飛紅,狠狠一拳搥在對方胸口,一躍而起,「你去死啦!」

塵道少笑著站起身,「唉唷,好受傷,我死了誰來保護你啊?」

「誰需要你保護!」

公子雨不想面對他的笑顏,轉身就走,塵道少暗笑著大步跟上,討好伸手想拉住他,公子雨卻刻意加快腳步,塵道少知道他在賭氣,略顯霸道地一把拽住他,公子雨才不得不停下,冷冷道:「不要拉我。」

「轉過來。」

「不要。」

「不敢面對我?」

公子雨氣極迴身,不料塵道少準確地捧住他的臉,拇指畫過面頰,輕輕擦拭方才沾上的汙漬,「瞧你弄成這樣,回去他們準以為我把你丟進泥坑裡了。」

他離得太近,以至於公子雨賁張的怒氣在面對那貌似溫柔的神情後全數瓦解,只能用剩餘的力量別開頭,生硬地回嘴,「這本來就是你的錯。」

塵道少失笑道:「好好好,是我的錯。」

長指從眼下滑至下顎,宮雨不敢直視他專注的眼神,索性閉上眼。

直至確認他秀氣的臉龐再度恢復白淨無瑕,塵道少才放開手,「好了,我們回去吧!」

看他理所當然地拉住自己的手,明明才剛被他氣得半死,卻又在雙手交握的那一刻感到心跳加速,宮雨厭惡自己的不爭氣,更不想去探究這其中的原因,低聲道:「這次你欠我欠大了,不僅遲到,還害我摔下山坡,別以為我會原諒你。」

「錯了錯了,我方才抱著你跑鏡花水月一圈,又在你滾下山坡時保護你不受傷,兩兩相抵,互不虧欠。」

聽見他理所當然地胡亂解釋,宮雨當然不願意放過他,「誰、誰要你抱……抱……」

「那……」塵道少突然一笑,將他整個人扛起翻到背上,「看在小宮雨玩得那麼疲倦的份上,道少我就免費把你揹上山,這樣行吧?」

宮雨被他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手忙腳亂地抓住對方脖頸怕自己再度滾落山坡,「塵道少,放我下來!」

「嘖嘖,我記得你小時候很愛讓我揹呀!」

推拒的動作突然一緩,宮雨咬著唇不知在想些什麼,塵道少沒料到一句話就讓他安靜下來,聳肩頂了頂他的下巴,「怎麼了?」

「沒事。」

本來一搭一唱的鬥嘴因為這詭異的氣氛而安靜下來,塵道少揹著公子雨緩步上爬,感覺他暖和的氣息吹拂過耳畔,架著腿的手臂下意識向內收了收。

宮雨不再掙動也不再開口,輕靠在他肩上,塵道少寬厚的背讓人心安,與當初兩小無猜的遊戲相比,現在讓他揹著,似乎、在心底又多了點說不出的悸動。


驀然、希望就這樣走一輩子,永遠也別放手。


發覺自己的想法後,菱唇輕勾一個無奈的半弧,道出從一見面就想問的問題,卻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答案的勇氣,「道少,聽說世伯替你選好了親家。」

塵道少愣了愣,「飛揚告訴你的?」

本以為他會笑著說那只是我爹一廂情願,沒想到他的神情竟格外認真,宮雨黯然垂眸,「我聽我爹說的,你同意了?」

塵道少聽出他語氣中的神傷,以為他捨不得好友,眨眨眼,故意長嘆道:「也沒什麼同意不同意,這事我是做不得主的。」

公子雨咬牙道:「塵道少,瞧你平日我行我素,別人要你做事若你心情不好則誰也不理,怎麼今日會露出這般無奈表情?你的傲氣到哪裡去了?不喜歡就該大聲說出來,這樣猶豫不決一點都不像你,莫非……莫非你當真很喜歡那個姑娘?」

塵道少聽他說了一大串,腳步一頓,隨後大笑道:「哈哈哈,小宮雨如此為我著想,道少差點被感動得淚流滿面,我說你呀,我們相交這麼多年,我什麼個性你還不明白嗎?」

宮雨聽他沒有否認,頭垂得更低了,「所以、你是真要娶她了?」

「不娶。」

「啊?」

「啊什麼啊,我要是真娶了個姑娘,以後就不能揹你了,為了一個女人放棄可愛的小宮雨,做這種生意太划不來。」

知道他又拿自己開玩笑,但既然他親自否認親事,自己心中一塊大石終究放了下來,登時輕鬆不少,抬手輕輕朝他後腦一推,「世伯要是聽見這種不倫不類的理由,定會被你氣死。」

「他呀,早就氣成仙了,逼兒子成親這種浪費錢財浪費時間的事,也虧他做的出來。」

宮雨無聲一嘆,「但你總有一天要成親的。」

「耶,你就這麼想讓我成親啊?」塵道少笑道,「我成親了誰來揹你?」

摟在他頸上的藕臂一緊,宮雨低聲道:「就算……就算你成了親,你還是能揹我的。」

「唷,這樣你豈不是太吃虧?」

宮雨輕輕一笑,「偶爾吃點虧,也是好的。」

「我可不願吃虧。」塵道少剛踏上山頂,突然彎身將他放下,公子雨一愣,「怎麼了?」

「到了。」

公子雨皺起細眉,「明明還沒到方才聚會的地點。」

塵道少笑道:「我說的是『揹你上山』,可沒說要『揹你回去』啊!不過,如果小宮雨這麼愛讓我揹的話,我倒是可以稍做通融,這段路程算你十兩銀子。」

「你……」三言兩語又讓公子雨為之氣結,「哼,我自己有腳可以走。」

塵道少大笑,攬住公子雨肩膀,「充當小宮雨的坐騎其實也不賴,不過……」

「不過什麼?」

「好久沒揹你了,一揹之下才發現原來我們的小宮雨長大啦,不再是以前那個小不隆咚、輕輕一提就能拎起來的小孩了。」

公子雨白他一眼,「你嫌我重?」

「豈敢豈敢,我只是有些感嘆,不知不覺間我們都已經長大成人囉!」

公子雨將目光投注遠方,低問道:「那現在……和以往有什麼不同呢?」

塵道少笑道:「反正,無論經過多少時光,小宮雨還是那個讓我最想保護的小宮雨。」

公子雨抬眼相望,認真地詢問道:「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塵道少反問道:「你希望我一直在你身邊嗎?」

「如果我說是,你會留下嗎?」

塵道少笑道:「就算小宮雨氣紅了臉把我踢開,道少還是會厚著臉皮爬回來道歉。」

公子雨噗哧一笑,「這樣你豈不是太吃虧?」

「偶爾吃點虧……」塵道少偷覷他一眼,突然又伸手將公子雨扛到背上,得意地大笑道:「下次討回來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