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三章


「我看世伯應是用那種『不要成天跟那幾個涉世不深的渾小子混在一起』的口氣叮嚀吧?」

公子雨忍不住一笑,「飛揚,你有什麼計畫?」

「上九淵之巔瞧瞧,絹刀說連武林第一人素還真都無法登上峰頂,這可挑起了我的冒險精神,非去闖一闖不可。」

「道少,你呢?」

「我呀?難得出門,當然是好好遊山玩水一番再回去囉!」

任飛揚插口道:「道少,我們來打個賭,若我真上了九淵之巔,你就要賠我一個東西。」

「哦,若你上不了呢?」

「我一定上的去。」

塵道少搖搖扇,「沒有抵押品,這買賣我不願做。」

「好吧,如果我上不了九淵之巔,這巨劍囂狂便給了你。」

「勉勉強強還過得去,你想要什麼?」

「哈,讓我想想……」任飛揚上下掃了塵道少一圈,「不如,就給我一項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吧!」

「既然是最重要的東西,怎麼能給你?」

「要不、借我三日可好?」

「成交。」塵道少笑道,「不過有借有還,三日後可得原封不動地還給我呀!」

任飛揚一怔,「嗄?」

公子雨搖頭笑道:「飛揚,跟道少打交道,你定討不了便宜。」

任飛揚道:「我說道少,咱們朋友這麼多年,你好歹偶爾也大方一下嘛!」

塵道少搖著扇,不以為意道:「出借三日已是極限,普通人要求我還沒心情理呢!是說飛揚,我建議你及早出發,以免那柄心愛的囂狂劍落入我手裡。」

「別小看我。」任飛揚一擺手,段忍隨即彎下身讓他踏背上馬,雙腳一夾,馬兒嘶鳴揚長而去,黑色披風迎風翻飛,遮蓋了背後長劍和那張俊野容顏,只遠遠聽見他自信的道別:「道少,你輸定啦!」

絹刀和任飛揚一走,鏡花水月只剩下兩個人。

塵道少察覺公子雨留戀的目光,故意笑道:「既然小宮雨急著回家,那我們就此告別啦!」

「等等……」公子雨拉住他的手臂,「我……你、你現在要去哪裡?」

「既然飛揚要去九淵之巔,我便也跟去瞧瞧熱鬧。」

「是嗎……」緊咬著唇,想開口說兩人同行,卻又覺得沒理由相邀,「那、我……」

「別咬。」長指撫上他柔嫩的灩紅,輕輕撬開,「小宮雨的血很珍貴哪。」

公子雨怔怔望著他不自覺的溫柔舉動,斂下眩然欲泣的眸,心底悄悄一酸,自己期盼這場聚會盼了這麼久,沒想到他竟能毫無眷戀地說走就走,看來,真正在乎的只有自己,對他而言,公子雨不過是個偶爾見面談天的普通朋友。

思及此,莫名酸苦湧上心頭,不願久留,公子雨轉開頭,「那我走了,再見。」

塵道少發現他神色有異,伸手一阻,「小宮雨……」

公子雨冷然道:「放手,我要回去了。」

塵道少見他語氣不善,無奈攤手,「好好好,我不拉你,你一個人回家要小心。」

氣他這麼輕易就放棄挽留自己,又氣自己如此盼望他的慰留,深濃的氣苦煩悶讓公子雨忍不住又狠狠咬了下嘴唇,想藉由疼痛來轉移注意力,這次真咬出了血,塵道少哎唷一聲,上前抬手欲替他擦去血漬,公子雨卻偏頭避開,「後會有期。」

塵道少不明白他為何不悅,只知此時最好別招惹他的怒氣,點頭道:「自己小心。」

公子雨背著身,深吸幾口氣要自己冷靜。

有時候,他當真痛恨這傢伙的識大體,塵道少總能將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讓他不能走,卻又不能不走,他甚至懷疑他早已看出自己的依戀,才故意用這種方式道別。

也罷,既然這是他想要的,那他就離開吧。

至少,要抬頭挺胸地、頭也不回地走,證明自己其實沒有很在意,至少、沒有比他在意。

目送公子雨遠走,東風送來一聲若有似無的輕嘆,塵道少的眉心微微一緊,搖搖頭,俊逸容顏忍不住失笑,「哎,小宮雨這嘴硬的壞毛病怎麼老是改不掉啊!」


★☆


氣、氣死人。

塵道少這天殺的傻瓜,竟然完全不留我。

可惡,我何必這麼在意--

心煩地將地上的石子踢得半天高,纖指輕彈,小石在空中碎裂成粉,秀雅眉眼透著賭氣的慍惱,低聲道:「那麼急著走,飛揚就比我重要嗎?哼。」

「……我要是真娶了親,這傢伙一定是笑嘻嘻的向我說恭喜。」抬眼望天,氣鼓鼓地咬牙道:「你信不信我回去當真成親,往後……往後再也不理你!」

背後突如其來的嗓音帶著濃濃笑意,「唷,小宮雨捨得這樣對我嗎?」

公子雨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唇角忍不住悄悄揚起,嘴上仍是不饒人,「你跟來做什麼?」

塵道少幾步跟上,「看方才某人離去前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道少我怎麼放的下心呢?」

公子雨抬肘朝後一撞,這次塵道少沒閃躲,打定主意讓他消消氣,公子雨手到中途卻又不忍心,悻悻然放下,「你不是急著去找飛揚嗎?」

塵道少笑道:「是啊!」

「既然如此,你又跟在我後面做什麼?」

「唷唷,小宮雨這脾氣會嚇壞姑娘家的。」

「你被我嚇壞了嗎?」

「哎,不知跟誰學了伶牙俐齒,竟然損起最親愛的好朋友來了,嘖嘖……」塵道少兀自搖頭晃腦地自言自語,公子雨刻意加快腳步,卻怎樣也甩不開後面那個黏皮糖。

最後一點耐心被消磨殆盡的那一刻,公子雨受不了的停步,猛然轉身,美目瞪得老大準備開罵,卻沒料到後方來人煞車不及,害他就這麼一頭撞了上去。

「小宮雨主動投懷送抱,真是令人感到受寵若驚啊!」

「塵道少,方才不留我,現在又巴巴的跟著我,你到底想怎樣?」

塵道少摸摸下巴,悠然一笑,「剛才我以為你真的趕著回家才沒攔你,小宮雨,這廂跟你賠不是啦!想我塵道少聰明一世,偶爾也會看不出某個人欲語還休欲走還留的嬌羞,唉……」

越說越荒唐,公子雨直接狠狠一腳重踏在他腳上,「塵道少!」

塵道少的俊秀眉眼瞬間擰了一下,顧不得痛,連忙上前安撫,「好啦,小宮雨原諒我囉?」

「沒有。」

「那就是原諒囉?」

「並沒有。」

「你說沒有其實早就原諒我了對不對?」

公子雨冷冷一瞥,「你是何時練就這等厚臉皮?」

塵道少陪笑道:「也只有小宮雨的快箭才射得穿嘛!」

「哼。」公子雨勉強接受他的恭維,下意識脫口而出,「罰。」

話說出口才後悔,沒想到兒時的遊戲言語竟這樣隨意地拋了出去,微紅悄悄爬上頰畔,背過身,不願意讓他看見自己的窘迫。

過去塵道少惹自己生氣時,他總要想方設法地罰他,方法無奇不有,塵道少為了逗他開心,無論懲罰的內容多奇怪多困難,他總是盡力完成,因為只要完成了,公子雨就會原諒他,年少時代的無憂日子,倒有一半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度過的。

塵道少聽見那字罰,忍不住輕輕一笑,念起有一回他要自己將雲笈觀最珍貴的東西帶來給他,他費盡心思把父親心愛的青瓷玉龍瓶偷了來,卻在兩人嘻鬧玩耍間不小心摔成碎片,嘖嘖,他長這麼大可從來沒見過父親如此生氣,那時真不知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唇角隨著回憶越清晰越發上揚,塵道少搖扇笑道:「玉龍瓶破了,這次小宮雨要什麼呢?」

公子雨明顯一震,顯然也想到了當年的情景,垂首,方才的氣憤神色消了幾分,「那、那次是我不好,世伯沒罰你罷?」

塵道少笑道:「怎麼可能沒罰我,罰的可慘了!」

「你……」公子雨驀然回頭,神情急切,語氣滿溢關懷,「你當時說沒關係,我才……」

塵道少聳聳肩,「東西是我拿的,自然是我的錯,我犯錯要你出面頂罪幹嘛?道少可不想隨便欠人情,人情值千金哪!」

公子雨上前幾步,怒氣已然全消,只剩著急的關懷,「那……世伯打你了麼?很痛麼?你……你有受傷麼?」

塵道少俊眉一揚,忍不住又想捉弄他,「痛死我了,當時我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啊?」公子雨歉然道:「真是對不住,是我小時候太任性才害你被世伯懲罰,下次我陪你回雲笈觀,向世伯解釋清楚……」自責神色在看到塵道少的臉後轉為疑惑,「你笑什麼?」

聽見他認真的問句,塵道少努力壓抑翹起的嘴角,正色道:「聽到小宮雨這麼為我著想,我感到很開心。」

公子雨臉上一紅,「沒什麼,這是……朋、朋友該做的。」

「是啊,我們是好朋友嘛!」

公子雨望著他那毫無雜思的笑顏,斂眸,低低一笑,「嗯、是好朋友。」

塵道少敏銳地察覺宮雨的情緒轉變,沉默幾秒,伸手拾起他扯住衣擺的纖白,拉著他往來時路走,「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九淵之巔找飛揚吧!」

公子雨一怔,「啊?等等……」

想扯回自己的手,卻反被握得更緊,公子雨查覺兩人之間過近的距離,雪頰輕紅,不再掙脫,且讓他牢牢牽住。

回眸,塵道少的笑容頗有深意,「小宮雨,當年我為了你身受重傷,你要不要補償我呀?」

想到自己的任性妄為害他被玄武真主懲罰,公子雨就忍不住心疼,「那、你說怎麼補償?」

塵道少腳步一頓,笑道:「讓小宮雨自己說,這樣比較有誠意。」

「誰知道你要我怎麼做呀……」翹起艷紅唇瓣輕聲抱怨,隨後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忽道:「你要我賠你銀兩麼?」

塵道少愣了愣,苦笑道:「你以為我這麼做是為了銀兩麼?」

「不然是為了什麼?」

塵道少搖搖頭,「哎哎,你不懂。」

「你不說我自然不懂。」

塵道少大嘆口氣,勾住宮雨手臂,「看小宮雨這樣把道少的真心放在秤台上論斤兩談價錢,當真讓我好難過呀!」

公子雨斜眼一蹬,稍退數步,「你就是這樣,沒半點正經。」

「罪過罪過,我若正經起來,你的臉豈非要燒壞了。」

公子雨一愣,聽出他話裡的調侃,又氣得跳起半丈高,「我……這、與你無關!」

塵道少大笑著伸手在他滑軟的粉頰上一掐,「小宮雨害羞囉!」

公子雨甩開他的毛手,俊顏很不爭氣地又再度泛紅,連耳根都紅透了,半羞半惱地啐道:「再這樣胡鬧,我便立刻回轉宮家,你自己去找飛揚吧!」

塵道少笑道:「哎唷,好怕好怕,小宮雨難得開口威脅人,不過,這等氣勢還比不上我手下那些成天追債的小役。」

公子雨右手一翻,長弓上手,「塵道少,你想打架是不是?」

「不敢不敢。」塵道少手中的扇子架住他的弓輕輕一格,眼眸含笑,「我的意思是像小宮雨這等溫文秀氣的大家閨秀,怎麼能學人家出口罵人嘛是不是?我心目中的小宮雨可是文質彬彬、儀表堂堂、知書達禮、端莊儒雅、尊貴得像黃金一樣的翩翩美少年呢!」

被他弄得氣也不是笑也不是,收起金色小箭,笑罵道:「什麼大家閨秀,別以為每次來這招我都會放過你。」

塵道少笑嘻嘻地拉住他的手,「但你這不是原諒我了嗎?」

公子雨抬眼向天,唇角不自覺上揚,懶洋洋地應道:「這回、本公子暫時不與你計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