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四章


歪著頭想了半晌,「若你賠他銀兩,他三日後還要原封不動全還給你,飛揚豈不是什麼也沒拿到?」

「誰叫那直腸子的人一開口就說『出借』三日呢?道少素來不喜違逆他人之意。」

「飛揚性子直,你又不是不明白,別老佔人家便宜。」

「唷唷唷,小宮雨這廂倒替別人抱起不平來了,是說你又從何肯定我會拿錢賠他?」

「誰不知你塵道少嗜錢如命,難道於你而言,還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嗎?」

「你說呢?」塵道少神秘一笑,突然伸手摘下他的藍玉髮簪,笑道:「那我把這個送他。」

一頭水藍秀髮頓失束縛而四散披落,像瀑布一樣直瀉至那纖細如柳的腰間,襯著絕豔的雪白臉蛋看起來特別迷人,只剩把翡翠梳勉強固定頭上的髮結,公子雨無暇生氣,抬手想先搶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塵道少,快還給我!」

塵道少眼神一沉,低笑道:「嘖嘖,你把頭髮放下來也頗好看的嘛!」

「塵道少!」

塵道少突然朝他身後一指,「呀,你看飛揚在那邊!」

公子雨直覺回頭,才剛轉半轉就發現不對勁,「塵道少,你敢騙我!」

塵道少早在一旁捧著肚子大笑,看見那張氣得紅通通的秀麗容顏,剛止住的笑聲又忍不住再次爆發,「小宮雨,這招屢試不爽啊!哈哈哈哈……」

「你、你這可惡的混--」

「耶,小宮雨要注意氣質、氣質--」

公子雨不管三七二十一揉身撲上,塵道少故意伸長了手不讓他取回髮簪,那不正經的笑臉讓宮雨氣得手腳顫抖,全無平日閒適從容的模樣,咬著牙,足尖一點,修長身影瞬間拔地而起,攻向塵道少那隻高舉的右手,塵道少笑著不斷閃避,公子雨一擊不中,落地喘口氣後再上,沒想到此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九淵之巔四周頓時強烈搖晃,氣流震盪讓還留在半空中的公子雨無法準確掌握方向,氣息一窒向下摔落,幸好他武功根基深厚,搶在最後一刻翻身,讓自己不至於跌個四腳朝天。

本以為會踏上堅硬的土地,卻沒想到整個人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惱人的笑語再度響起,「小宮雨,這摔下去可是會疼的。」

狠狠一瞪,趁機奪回他手中的髮簪,「我方才早已有所準備,根本不會摔,快放--」

「--放你下來,好好好。」這次塵道少倒沒有囉嗦,乾脆地將他放下地,公子雨白他一眼,伸手綰髮插簪,沒想到平日常常讓家僕綰髻,真要自己動手時竟顯得有點生疏,遲遲無法將所有的長髮收攏,東落一根西垂一條的,弄得他有些狼狽,側眼望見塵道少那帶笑的俊顏,像是等著他開口求救似的,牙一咬,打定主意絕不能在這等小事上認輸。

塵道少在旁笑著看了半天,忍不住開口,「我說小宮雨--」

「你別說話,我正在忙。」

「你確定不需要幫忙?」

「不需要。」

「等你綁完,也許飛揚已經來回九淵之巔十多趟啦。」

「別吵。」

「嘖嘖,時間就是金錢,你這是在浪費錢哪!」

「我快弄好--塵道少!」

最後那三個字因為憤怒而飆高,方才好不容易即將完成,沒想到小心翼翼要簪髮時,右手突然被某人給硬扯下來,玉簪噹然落地,公子雨自己則被拉著往另一邊的山頭狂奔,連那價值連城的簪子都來不及撿拾。

「放、放手--塵道少,你別--」公子雨顧不得形象,死命地朝著那人耳畔狂吼,沒想到塵道少驀地用力一拉,又害他重心不穩向前摔跌,小巧的鼻子猛然撞上他硬實的背,痛得他皺起一對秀眉,左手下意識一掌拍去,這次沒有手下留情,直挺挺地砸在塵道少腰上,他悶哼一聲,嘀咕道:「小宮雨,你下手真狠。」

公子雨正想回嘴,背後突然一熱,他趕忙向前急奔數步,回頭一瞧,發現無數著火的巨岩正如流星般墜落,落地時仍持續延燒,後方已成一片火海,燃岩應是從九淵之巔而出,剛才那一個險些砸中自己,若兩人還停留在原先的位置,非被砸死不可,「你……你看到了?」

回頭,嘆然輕笑,「情況緊急,要是我還慢慢解釋,大概也就不用解釋了。」

「你……」公子雨加快速度跟上他的腳步,不再讓他拖著跑,兩人很快地便來到對面山頭,塵道少咚地一聲坐在地上,解脫似地長吁口氣,「呼,累死人了,想來看看飛揚的情況,竟然還發生這種事,要是道少我就此一命嗚呼,飛揚不就賺到了。」

「別說這種話。」公子雨略帶責備地斥道,水眸往九淵之巔一望,「不知飛揚在那邊會不會有危險?我們從其他小路繞過去看看罷。」

「不必了,那小子神經雖然大條,遇到這種事倒是機警的很,他不會有危險,不過看這樣子,這場賭約是我贏了。」

「你別老牽掛那無聊的賭注,我們還是去看看飛揚的情況罷。」

「唷,小宮雨,我發覺你最近特別關心飛揚啊?」

「飛揚是朋友,自然應該關心」公子雨不疑有他地解釋,伸手想把塵道少拉起,「走啦!」

「難得平時懶洋洋的小宮雨會對這件事這麼熱心。」

「說什麼話,飛揚是我們的好朋友,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

塵道少雙手後背,別開目光道:「我不擔心,你擔心你自己去。」

「你……」公子雨氣他的不合作,卻又拿他沒輒,左腳一跺,「算了,不用你陪,我自己去。」

塵道少背過身子打定主意不理他,良久,發覺後方無動靜,回首,毫不意外發現那抹藍色纖影已然消失無蹤,悄悄嘆口氣,提步欲追,剛行又止步,俊顏漾出少見的苦笑,「塵道少啊塵道少,人家不在乎,你又何必巴巴的跟著?就是這樣才老是惹人家生氣,讓人家討厭。」

說歸說,聽得遠處轟隆作響的落石聲和從兩人來到就沒停過的雷電響,塵道少原地踱了幾步,握緊的拳放了又收、收了又放,最終還是認命地嘆口氣,提步直追。


★☆


另一邊,公子雨正由後山試圖找路下行,此處並非原本已開闢的山路,亂石成堆,尖銳無比,加上雜草叢生掩蓋路徑,尋常人根本無法由此下山,但為了一探任飛揚情況,再怎麼難走也得硬著頭皮撐下去,耗費半天工夫才走一半里程,公子雨抹抹額上薄汗,麗顏現出一絲疲憊,折騰這大半天也夠累的了,平時若非有緊急需要,他才懶得這樣上山下海地到處亂跑,還弄得這樣又髒又臭,想到某個不願合作的人,小嘴埋怨地翹起,「說我懶,你才是大懶鬼,連看個朋友都不甘不願,萬一飛揚出了什麼事,你後悔就來不及。」

話說完才覺不應咒朋友出事,公子雨敲敲額頭,撩起衣擺繼續往下走,避開尖銳的利岩,盡量挑較好通行的道路,但雖如此,那雙繡鞋仍是不堪磨損,逐漸出現裂縫。

「哎唷!」落地時腳底一陣刺痛,公子雨挑起布屣,發現底部已經被鋒利的岩石磨破,眼看前方還有一段路程,此時更不可能走回頭路,說不得也只能繼續向前進。

繡鞋雖破,總不能赤著腳往下走,公子雨放輕腳步,試圖減緩被利岩割劃的疼痛,此時又來一陣劇烈搖晃,差點沒把如履薄冰的宮雨給甩下山坡,他運氣一緩,成功穩住身形,烈日曝曬讓他感到一陣暈眩,水藍秀髮糾結著纏繞在頰畔,熱得他透不過氣。

公子雨擔心地自言自語,「不知九淵之巔那裡出了什麼事,該不會是因為飛揚胡亂上山才會引發地震吧?」

抬手將長髮撥至耳後,突察覺空中傳來奇異嘯響,低鳴雖小,卻瞞不過聽力極好的公子雨,他聽音辨位,知道是遠處而來的弓箭,力道強勁卻又為了掩蓋行蹤而特意壓低破空聲響,正對著自己而來,不明白此人有何用意,公子雨順手抽起長弓,眼微瞇,對上了那乘風而來的奪命之箭,咻咻兩聲,金色小箭連發,只聽得雙箭交擊,在遠處迸出火花,隨即雙雙跌地。

宮雨朝著發箭方向朗聲問道:「閣下因何暗箭傷人?」

對方並未回應,遠方草叢微動,很快又恢復一片寧靜,公子雨踏步上前查看,忽然聽得背後一聲冷笑,似乎那人瞬間便來到自己身旁,公子雨背上一寒,知道來人不好應付,很可能是敵非友,警覺地轉身,長弓再度上手,「你想做什麼?」

「嘻嘻,小美人倒是挺有一手的呀。」

陰惻惻的笑聲在身後響起,公子雨迅速回頭,卻什麼也沒看見,方才頭頂上的豔陽逐漸被從九淵之巔凝聚而來的烏雲掩蔽,天色一片昏暗,雷電聲不絕於耳,燥熱瞬間被山風拂去,不知怎地竟讓公子雨感到一絲涼意,纖指緊緊握住唯一的武器,右手搭著箭,目光往峰頂一瞥,硬起嗓子應道:「有膽就出來正面對決。」

「嘻嘻,這樣一個小美人,還真叫人捨不得殺。」

聽見他輕蔑的笑聲,公子雨俊臉一沉,「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想殺我就現身。」

風聲忽止,公子雨飛揚的藍髮平靜垂落,他執起弓,箭在弦上,蓄勢待發。

等待的時刻特別漫長,公子雨絲毫不敢放鬆,搭箭的手穩穩撐著,完全沒有顫抖,右前方突然閃過一道黑影,金箭同時疾射而出,嗖的一聲,黑影巧妙閃身而過,傲然站立。

那人臉頰深陷,面似骷髏,雙眼空洞,油膩黑髮緊貼在頭皮上,血紅的唇揚著一抹玩弄獵物的笑容,「小美人,工夫不錯,只可惜還差我一點點,快過來讓造邪鋒好好調教調教。」

公子雨沒有發怒,冷冷一笑,揚手再度發箭,明鏡止水直朝對方而去,造邪鋒不願直攖其招,依舊輕功避過,「瞧你這青澀的白嫩模樣,想來還沒被人碰過吧?」

公子雨不願搭理他的輕薄言語,「廢話少說,出招吧!」

「我說過捨不得對小美人動手--」造邪鋒表情不變,手上血刃卻已出手,甫起便是狠毒邪招,豪不容情地攻向公子雨,公子雨雖然早有準備,仍被他這一輪凶狠的攻擊逼退數步,心底一驚,本以為此人善射,刀上工夫也許沒那麼厲害,卻沒想到是自己錯估了對方實力。

眼見造邪鋒又是一刀砍來,公子雨縱身後躍,恰好避開那招詭譎血濤,只是落地時無暇顧及腳下,光滑柔細的腳底因為失去繡鞋的保護,被尖銳岩鋒狠狠刺了一道,登時血流如注。

造邪鋒哈哈大笑,正要開口譏諷,公子雨秀眉一凝,不顧突如其來的痛徹心扉,把握時機揚手搭箭,金箭再度連發而出,造邪鋒沒料到他會這麼快便發動攻擊,血刃忙朝前一擋,格開前兩隻箭,第三支箭卻無法抵擋,直接穿臂而過。

傷口的疼痛挑起怒火,造邪鋒收起玩笑神色,血刃橫劈,式式皆是瘋狂殺招,腳上的傷口持續刺激著公子雨的痛覺神經,他卻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好不容易在對手一輪猛攻下全身而退,剛要吁口氣,背後突然一痛,公子雨心知有人偷襲,眼見下一秒利簇即將穿心而過,直覺地、幾乎在箭尖接觸到自身的同時向前一躍,左手長弓朝後一擋,將箭擊落,絕佳的反應力與極上輕功讓他避開了這次暗擊,卻避不開前方造邪鋒的血刃。

嗤的一聲,公子雨只覺腹部一痛,下意識又想彎弓搭箭對抗敵人,脫力的手卻無法握緊弓身,很快便被造邪鋒夾手奪走,伸手想抽腰間藏匿的小刀應敵,卻立刻被造邪鋒發覺,血刃對準他的咽喉,嘿嘿一笑,不許他繼續妄動。

「嘖嘖,我說過他是我的,你過來湊什麼熱鬧?」造邪鋒略帶不滿地對著宮雨身後抱怨。

影十字從後方現身,冷冷道:「你制不住他。」

「別小看我了,我只是想陪他多玩玩。」

「主上交代速戰速決。」

「嘖嘖,真無趣。」

「無用之人便殺了,以絕後患。」

「他是我的,我要怎麼處置你管不著。」造邪鋒從懷裡拿出繩子綑縛公子雨的雙手,一邊咂著嘴稱讚他的手細白柔滑,像個女人一樣,絲毫看不出是個成天練箭的人。

公子雨怒目而視,隨即別開眼,知道自己此時最好不要挑動他的情緒,抬首往山上一瞧,此時天空烏雲密布,望不見頂峰情況,他又忍不住擔心起塵道少的情況。

「小美人,隨我回去,大爺包吃包住包睡,保證讓你樂不思蜀。」

公子雨冷冷啐了一口,「下流。」

「唷,美人嘴硬的很。」造邪鋒獰笑著扯住他的髮強逼他仰起頭,公子雨掙扎著想推開他,無奈雙手被制,只能徒勞無功地狂亂搖頭,「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下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