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五章

影十字知道清香白蓮極不好惹,最好別兩人皆困守此地,當下擺手道:「你先帶他離開,這裡由我斷後。」

造邪鋒點點頭,向後去追試圖離開現場的公子雨,公子雨因受傷而無法快速推進,只能緩慢地在岩石間爬行,很快便被造邪鋒趕上,他一腳踏上他的右腳踝骨,運氣一震,清楚的碎裂聲傳入公子雨耳裡,他咬牙忍住差點衝口而出的痛吟,幾乎當場暈厥過去,伸手抽出腰間小刀,轉身想要跟他拼命,卻突然眼前一黑,隨即陷入無邊迷茫之中。

造邪鋒狂笑著準備將他扛到背上,沒想到又一道刀光從前方襲來,他雖然與之面對面,卻完全無法抵抗,眼睜睜望著刀氣穿過自己身體,鮮血飛濺而出。

「你是葉……」最後一句話來不及說完,人頭已落地,臉上神情驚愕、憤怒、憎恨交雜,褪色的蒼白嘴唇仍上下開闔著,徒勞地念著那令人怨恨的名字,「小釵……小釵……」

白髮刀者走向公子雨,彎身將他抱起,不慎觸動他的傷腳,公子雨低哼一聲,額畔沁出痛苦的汗水,迷迷糊糊低喚著塵道少的名。
一旁的清香白蓮長劍橫指,手捏劍訣朝影十字攻去,對方不願多所糾纏,冷笑幾聲,找尋時機抽身而退。

素還真還劍入鞘,行至葉小釵身旁,探手搭上他的腕,面容稍微和緩下來,「這位公子怎會來到此地?」
葉小釵搖搖頭,顯然也不知情。
素還真看他雖然弄得一身髒,衣服被勾得亂七八糟,卻仍能看出是上等的江南絲綢織成,憶起方才在地上見到的金色小箭,心底劃過一個人影,「此人莫非是……」

回首,水眸望向公子雨下山的道路,突然一笑,「呀,小釵,瞧我料得果然沒錯。」


★☆


「小宮雨!小宮雨!」

朦朧間,似乎有人正喊著自己名字。

「小宮雨!你快醒醒!」

吃力地半睜眸,映入眼簾的是張焦慮憔悴的俊顏,宮雨抬手想遮蔽突如其來的光線,卻發現自己的手正被緊緊的握著。

「小宮雨,你沒事罷?素還真,你快替他看看呀!他是不是--」

那有著安定人心力量的溫潤嗓音再度響起,「道少不需擔心,公子雨只是傷後初醒有些不適應,過半個時辰便可恢復正常。」

「道少--」宮雨的聲調還有些沙啞,但他一喚,塵道少便著急的回過頭來,「怎麼了?你感覺如何?還很痛嗎?」

「我沒事。」公子雨搖搖頭,看見塵道少毫髮無傷,稍稍放下了心,隨後想起另一個朋友,「飛揚呢?飛揚還好吧?他有沒有遭受攻擊?」

聽到他沒事而舒展的俊眉因為那個名字微微一擰,塵道少扯出一抹笑,「這種時候還有閒工夫擔心別人,飛揚好的很,你專心養自己的傷就好。」

看塵道少神色甚是緊張,公子雨撐起身想下床證明自己無礙,沒想到移動時碰到腰間傷口,痛得他身子一軟,塵道少眼尖,適時伸臂將他接個正著,搖頭一笑,「小宮雨,你就別逞強了,乖乖躺著吧,病人受傷期間,道少免費全套服務。」

公子雨臉上一紅,掙開他的懷抱,「我沒事了。」轉頭對著一旁白蓮劍者道:「多謝閣下相救。」

素還真微微一笑,「公子無事便好,此間便交道少處置,素某還有要事,先行一步了。」

「等等。」

「公子還有事嗎?」

「能否請問九淵之巔的異象是怎麼回事?」

「這…」素還真側頭望了塵道少一眼,「方才素某向道少解釋過了,公子請向他詢問罷。」

塵道少點點頭,「不送了。」

「告辭。」




「小宮雨,別板著一張臉嘛,笑一笑又不收錢。」

「我正在等你解釋九淵之巔的事情。」

塵道少臉色微微一沉,「此事牽連甚廣,你不需淌這灘渾水,徒增危險。」

「別把我當小孩子,我有知道真相的權利,若你不肯說,我自己去問素還真。」

他推開他起身下床,塵道少慌忙伸手一拉,「等等。」

公子雨站立不穩,整個人跌坐在他腿上,扯動全身傷口,讓他不由得悶哼一聲,美目一橫,「塵道少,有話快說,沒話就--」

語未止,忽然被人狠狠拽入懷裡,公子雨感覺背後一沉,卻是塵道少埋首在自己肩上,雙手扣在他胸前,緊緊環抱,深怕他化成輕煙消失似的。

公子雨不甚自然地扭扭腰,「塵、塵道少你做什麼啊!」

不顧他的掙動,塵道少加緊臂上力道,臉微側貼上對方泛紅的頰,低聲道:「對不起。」

公子雨一愣,朝旁一縮想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幹嘛跟我道歉,你做錯了什麼事?」

未答,只是喃喃重覆著,「對不起。」

公子雨不明究裡,低頭望向他扣住自己的雙手,伸手想把他扳開,塵道少卻趁機握入掌中,公子雨雪頰輕紅,心底突然滑過一絲異樣,胸貼著背,熱度竄燒直紅了小巧玲瓏的耳根,不知怎地、想起方才造邪鋒那輕蔑的言語。

『瞧你這青澀的白嫩模樣,想來還沒被人碰過吧?』

他暗自一驚,死命壓抑那突如其來的綺想,身後人卻無放手打算,只是恢復了過往的帶笑語調,「小宮雨,你是想到什麼弄得連耳根都紅透了?」

被他一語道破,公子雨的心跳猛然漏了拍,後方的視線像在燒灼著自己的背,他用力推開塵道少,一躍而起,脹紅了臉辯解道:「天氣這麼熱,你靠這麼近,我當然、當然會--」

「是是是,是我的錯,別站著,傷腳。」他招招手,要他回到床榻。

公子雨猶豫地後退一步,「你可別、可別再……那樣了。」

笑吟吟地反問,「哪樣?」

「就是……剛剛那樣。」

「剛剛怎麼樣了?」

氣惱地白他一眼,「你明知故問。」

塵道少笑道:「道少愚鈍,還請小宮雨指教。」

「不同你說了,我要去找素還真。」

塵道少聞言忙起身阻止準備離開小屋的公子雨,「等等。」

「既然你不願說,我就去找個願意說的人來告訴我。」

塵道少舉起雙手做投降狀,嘆道:「我說便是,九淵之巔異象逐漸擴大,據說是毀滅之源復生的前兆,素還真等人便是要去阻止其再次為禍武林,而傷害你的那兩個人很可能就是覆天殤的手下,這事與你無關,你不必插手。」

公子雨盯著他,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只有這樣嗎?」

塵道少本來以為這番說詞必能打發過關,沒想到竟然被察覺破綻,連忙陪笑道:「只有如此,小宮雨留在此地好好養傷,等傷好了我再送你回江南。」

「但素還真方才似乎欲言又止--」

「那是我要他別打擾你,沉默是金、沉默是金嘛!」

公子雨皺起眉,一針見血地問道:「塵道少,你瞞我什麼?」

俊顏上的笑陡然凝結,上揚的嘴角慢慢、慢慢地下垂,最終嘆口氣,「素還真希望你能在連天峰上朝著孽源射出一箭,以毀滅覆天殤生機。」

公子雨不知自己何時又被拉回床上,甚至連被子都蓋好了,腦袋一時還轉不過來,本以為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消息,卻原來只不過是要他射箭,「你就為了這點小事瞞我?」

「小宮雨,你真要幫忙?」

「沒什麼拒絕的理由,何況剛才素還真救了我一命。」

「不行。」

「你不行什麼?」

「你要是對覆天殤出手,一定會成為那些人的目標,我不希望你再去冒險。」

「只不過是射個箭,沒這麼嚴重吧。」

「不行,剛剛看你那樣子,我差點嚇掉半條命,要是又出了什麼事,我不會原諒自己的。」

手臂被他修長的五指抓扣著動彈不得,公子雨聞言一怔,呆望他認真的臉龐,忍不住噗哧一笑,「塵道少,難得看你對錢以外的事情這麼認真。」

塵道少鬆手低嘆,「笨蛋。」

小宮雨不服氣了,「我才不笨。」

「笨透了,簡直比飛揚那個大木頭還笨。」

「我哪有--」

「一遇到飛揚的事就緊張得像天要塌下來似的。」

「當然,飛揚他--」

「像個傻子一樣愣頭愣腦地光著腳下山。」

「那是因為--」

「被兩個高手夾擊也不知道要回頭求救。」

「可是他們--」

「自己受傷,讓我為你心疼,還說想要再去冒險,你說,你笨不笨?」

「我--」話音頓止,粉頰悄悄泛起紅暈,「你、你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這個小傻瓜都不懂得保護自己,害旁人為你擔心受怕。」

「你擔心我?」

看著宮雨那張毫無心機的秀麗容顏,塵道少挑眉笑道:「當然擔心,要是我沒辦法把你平安送回江南宮家,世伯大概會剝了我的皮。」伸手調調他的枕頭,將薄被拉至頸部,「好了好了,先休息吧,別想太多啦。」

「什麼嘛,說什麼擔心我,結果還不是怕我爹責罰。」公子雨柔順的閉起眼,嘴裡卻忍不住叨念,「連天峰的忙我是幫定了,你別想阻止我。」

「遵命。」塵道少嘆口氣,「等你休息夠了,我再陪你過去。」

「咦,你也要去?」

塵道少微微一笑,「小宮雨連命都賭下去了,這場約定道少怎麼能缺席呢?你好好睡,我去替你抓點藥,很快就回來。」

「塵道少。」

「嗯?」

「你……我……」小臉上揉合著不捨與掙扎,公子雨顯得有些忸怩,「我、我不用吃藥。」

塵道少了然一笑,輕拍他的臉頰,「睡吧,等你睡著我再走。」

被一語戳破迂迴心思,公子雨紅著臉逞強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那就當作我想陪陪小宮雨,成不成?」

「……嗯。」心滿意足地閉上眼,奔波一整天的勞累讓他很快沉入夢鄉。


靜靜凝望著那熟睡的俊顏,唇角流洩一抹輕笑。

伸手,長指靠近那誘人的兩瓣艷紅,在觸碰到的一瞬間又抽收而回。

壓下吻上那菱唇的衝動,眷戀的目光溫柔投注,像在自語,又像對著他低聲傾訴。


「這樣讓你依賴我,到最後,你是不是就會離不開我了?親愛的小宮雨。」


公子雨沒有回答,纖細的身軀翻了半圈,依舊安然沉睡,只是嘴角有意無意間,似乎因那溫柔的話語而露出幸福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