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七章


月眸泛著清淺粼光,一如往常汲走了他的呼吸,塵道少用力眨了眨眼,甩脫突然籠罩心頭的那陣情動,挑眉揚笑,「後悔了?想回去了?」

公子雨搖搖頭,「你明知不是的。」

塵道少伸出手,發現公子雨的些微不豫,索性主動牽握,帶笑的眉眼隱藏不住無奈,卻又有著不捨拂逆的寵溺,「既知我不願你冒險,你還真狠下心腸來讓我操煩呀,小宮雨。」

「我、我認為不該放任毀滅之源復活。」

「武林事自有武林人操心,咱們這樣快快活活的悠閒生活不也挺好?」

公子雨心中一動,仍搖頭道:「既答應了素還真,就不能反悔。」

「我知道。」他輕聲一嘆,「總之,這灘渾水我們是淌定了。」

「其實……」公子雨半咬著唇,猶豫著該不該說出口,隱約有種感覺這個提議會被徹底否決,但不說總覺得不踏實,「其實,你……」

嘴唇驀然被某人的長指給堵住,公子雨像被抓到做壞事的小孩一般,怯然抬眸,塵道少眼裡摻著三分瞭然七分不滿,「如果你要說什麼讓你一個人來就好的鬼話,那我會把你吊起來打。」

聽見那半威脅半恐嚇卻溢滿關懷的話語,心狠狠一抽,眼角差點壓不住淚水,死命扯出一抹笑以掩蓋瞬間而過的泫然欲泣,像個破涕為笑的娃娃,「你敢打我?」

「你要試試看嗎?」

公子雨被他拉著往峰頂走,扁著嘴,「我猜你不敢。」

塵道少重重唉了一聲,牽著他的手甩呀甩的,好似被猜中心事而賭氣的小孩。

「小宮雨真是了解我。」

鳳眸含嗔帶笑地一橫,「你才知道。」

「呵呵……」低沉的笑聲有種特殊的魅力,讓公子雨忽覺心跳加速,塵道少靜靜的望著他幾秒,緩緩開口道:「那小宮雨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不敢下手?」

知道那雙炯亮的利眼正側望著自己,珀色眸光低黯下去,心像要跳出口似的砰通砰通響,不自覺扯緊衣擺,囁嚅道:「我不知道,你告訴我。」

塵道少張唇似乎想說些什麼,看見他逃避的神色又住了口,伸手握住他正拉扯著衣擺的小手,阻止他繼續蹂躪昂貴的絲綢,淡淡一笑。


「我呀,有時候也是很怕你的。」


宮雨一怔,抬眼相望,塵道少的笑意像一泓悠遠的幽水,讓人忍不住探手掬取那份甘甜美好,宮雨呆愣著任由他的手撫上自己的髮,似乎有什麼東西,悄悄劃過那清風朗月的棕色眸底,然後一陣酸疼撞入心裡,悶悶的澀澀的,像月夜下的渺霧,澹然暈出一片朦朧。


遠方九淵之巔的毀滅之源正不斷擴張,覆天殤想藉由極雷之力脫逃,從天際那幾抹暗黑流雲和從不間斷的奔雷看來,孽源誕生似乎不遠矣。

素還真等人正在九淵之巔附近伺機而動,如今就等著公子雨這枝飛箭射穿孽源,終結紅禍。

塵道少的掌緊握了一下然後放開,最後一次詢問。

「如果你現在反悔,我可以帶你遠走高飛。」

公子雨淡淡一笑,抽出金色羽箭,「如果我給你五兩銀子,你肯不肯自己離開?」

塵道少擺了擺扇,「五兩不夠看,五萬兩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公子雨搖搖頭,眉眼染上一層笑意,知道彼此都不會離對方而去,忽然有種安心的靜定。

「瞧你那副緊張的樣子,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是是是,一切就拜託小宮雨了。」

迎風而立,藍衣在夕陽燦芒之下閃耀狂舞,公子雨深吸一口氣,彎弓搭箭,金箭疾射而出。

羽箭像道璀麗的流星直衝天際,沒想到飛箭甫脫離連天峰頂,忽來幾道暗黑利芒,半數朝箭而去,半數往公子雨兩人站立之處襲來。

塵道少率先查覺不對,喊了聲小心,將公子雨護在身後,羽扇輕揚掃動,化解無名殺機。

黑芒頹然落地,公子雨識得是日前暗襲自己的連環箭,抬眼一望,瞄準孽源的金箭已被擊落,想來此人早已在山腳等候,為的便是阻攔他出手針對毀滅之源。

年少好勝心被挑起,公子雨取出巨弓,揚箭,瞄準黑芒出現之地,颼颼兩聲,對方早有防備,並未命中目標。

還待再射,塵道少卻攫住他的手腕,頭朝著九淵之巔一擺。

「先解決孽源要緊,那人交我。」

公子雨點點頭,張弓轉向,忽覺氣血一滯,想是許久未用巨弓,方才這一射連帶扯動腰部傷口,痛得他冷汗涔涔落,眼前一黑,霎時一陣目眩頭暈。

巨弓撐地讓自己不至於腿軟坐倒,塵道少眼快,搶先一步撐住他脅下,擔心焦急的話語在公子雨耳邊響起,「小宮雨,你還好罷?要不要坐著歇歇?」

背後的溫暖力量讓他精神重新一振,公子雨強凝心神,搖晃站定,「我無事。」

塵道少擔憂地摸上他腰際,「是不是傷口犯疼了?要不要我幫你?」

那不加思索的觸碰雖無心,卻還是讓公子雨紅了面頰,被他碰過的纖腰彷彿著了火般發燙,輕拍掉他的手,笑道:「你能幫我什麼呀?要是你能幫忙,素還真又何必找我?」

看見熟悉的笑容,塵道少放了一半心,跟著微微一笑,「小宮雨倒是自信的很。」

「若無實力,何來自信?」公子雨重新取出一枝金箭,鳳眸微瞇,纖指輕扣箭羽,歪歪頭,「下面那個煩人的傢伙就交給你啦!」

「哎,真是造孽造孽。」

塵道少微微一笑,羽扇輕揚送出幾道利風,山下的影十字以為又是想攻擊孽源的箭矢,發箭試圖阻攔,塵道少看準黑箭來源,手中扣住的幾枚暗器勁射而出,公子雨趁勢發箭,影十字發覺不對,正想再次扣動十字弓,逼面而來的暗器卻讓他不得不先行閃躲,唯恐暗器餵毒難以應付,縱身閃避,此一差池即錯過了射下公子雨疾箭的時機。

公子雨凝淵而立,弓開如月,箭去似星,穿雲破浪般的一擊,化作金耀飛鷹,成功抓住影十字那錯身的瞬息之機,直朝九淵之顛孽源異象而去。

同時間落雷大作,震天驚響撼動九州大地,飛鷹雖受到氣流晃蕩影響,卻仍不改其勁道方向,在一道耀眼奔雷擊中孽源的同時,金箭也竄入孽源之內。

眼見功成,公子雨長吁口氣,傷後病體尚未完全復原,豁盡全力的那招蒼鷹之眼讓他耗損不少真氣,登時有力竭之感,閉上眼調息吐納,突然感覺一雙手貼上後背,真氣源源不絕而入。

身子一側,不願他犧牲修為幫助自己,「別浪費力氣。」

塵道少不顧反對,持續將功力傳輸於他,直到確認公子雨的氣息恢復平穩才收手,笑著道:「小宮雨如果過意不去,賠我五兩錢。」

公子雨睨他一眼,伸手掏出一個金色織錦袋丟向塵道少,「拿去。」

塵道少伸手一抓,小小一個錦袋沉甸甸的,看來不是黃金便是銀兩,笑嘻嘻湊上前道:「小宮雨出手恁地大方,害我都要不好意思起來了。」

「連飛揚的部分一道賠你,那些黃金夠買兩把囂狂了。」

塵道少笑容倏地一斂,突然將錢袋塞回公子雨軟白的手中。

宮雨一怔,脫口而出:「你做甚麼?」

「賭約是我和飛揚之間的事,你管不著。」

公子雨見他臉色忽沉,開口勸道:「無論如何飛揚總是上了九淵之巔,說不准還受了傷,不必這般刁難他,再說我是飛揚的好朋友,替他還這賭約也不算什麼,你何必如此氣憤?」

「你想代他還是嗎?你還得起嗎?」

公子雨瞧他語氣嘲諷,神色輕率,薄怒染上雪頰,「塵道少,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話未完,風停無聲,極端寂靜讓兩人不由得停了爭吵,突然間,遠方孽源發出強烈的刺目閃光,低沉地鳴嗡的一聲從九淵之巔擴散而出,一股強烈氣流震撼四周,草木皆為之動搖彎折,狂潮朝著連天峰席捲而來,其勢洶洶,像要把一切事物都吞噬入洪流中,公子雨抬臂護臉想望清對面情況,塵道少卻早一步將他拉倒在地,翻身將他納入懷裡,不過兩秒,氣流已捲至峰頂,夾帶飛沙走石,利風刮得人兩頰生疼,周圍樹木紛紛被這強烈的氣流震倒,公子雨被人蓋住耳朵和眼睛,衣袖狂飛,胡亂拍打在臉上,只隱隱聽得颶風咻咻,似在掃削著彼此的衣服,忍不住抓緊塵道少貼在額畔的手肘,指甲劃出幾道紅痕,將臉埋在他掌中,祈禱這陣怪風快點離去。

連天峰的峰頂並不寬闊,為了不被掃下山坡,塵道少咬緊牙關運氣以抗,在上方的他承受了大部分的勁道,手臂緊緊擁著懷裡那纖瘦的身軀,不讓他受到一絲一毫的侵害,好不容易強風過境,四周再度恢復一片寧靜,他才小心翼翼的撐起身,瞇著眼向後望。

公子雨被風吹得一陣頭昏,卻也知道是塵道少護了自己,眼看他昂貴的綢衣被風刮得脫絲,忍不住歉疚,低聲問道:「你還好罷?」

塵道少倒是緊張的拍拍宮雨衣衫,「有沒有哪裡受傷?沒扯到傷口吧?我有沒有壓疼你?」

「不礙的。」公子雨抓住他的手搖搖頭,眼神往九淵之巔一瞥,「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塵道少皺眉道:「我也不太清楚,許是方才那箭造成的結果,我們快走,此處不宜久留。」

宮雨一點頭,遠方的九淵之巔忽然一陣劇烈晃動,峰頂石塊接連下墜,落在陡峭坡上碎裂成小石滾落,地殼磨擦聲由遠而近,連天峰跟著天搖地動,公子雨腳傷未癒,被這樣一晃,整個人跌跌撞撞的向前倒去,趕緊拽住塵道少衣袖站穩。

塵道少抓住他的手,急喊道:「是陸沉,我們快走!」

宮雨知道附近必有巨變,顧不得腳上傷勢,拉著塵道少就要奔下山,塵道少伸手一攔,縱身到他眼前,拍拍背,「上來!」

公子雨不願讓他揹負,繞過他獨自下山,「不行,這樣會拖慢你的速度,我們分開走!」

塵道少看他腳上繃帶又滲紅,顧不得其他,急急忙忙一把拉住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將他扛上背,公子雨朝他肩上一槌,「塵道少,我自己能走!」

「別吵!」雷響地鳴交錯,塵道少聽不清公子雨的話,卻也猜得出他想說什麼,回頭大吼道:「我不會丟你一個人的!」

腳踝突來劇痛讓公子雨沒心思再爭辯,冷汗滑落額頭,塵道少揹著他,健步如飛地奔下連天峰,公子雨抬頭望向兩人方才所站之處,突然道:「塵道少,再往前一些。」

塵道少止步道:「地裂不斷擴散,那邊落石嚴重,你要做什麼?」

「方才偷襲者應是站在那邊,我想去看看有沒有線索可尋,你留在這兒,我自己過去。」

公子雨跳下他的背,塵道少剛想阻止,他就一溜煙的不見了,塵道少搖搖頭,趕忙跟上。

「腳受傷還老愛亂跑,小宮雨真是不聽話。」羽扇拂開谷底煙霧,塵道少忍不住碎嘴抱怨,耳畔聽見轟隆轟隆的落石聲,俊眉一皺,拉開嗓子大吼:「小宮雨,你在哪裡?」

一枝小箭插在他腳邊,應是公子雨空手擲來,「別嚷嚷,我在這兒。」

塵道少看他好整以暇的蹲在地上仔細尋找影十字留下的痕跡,身旁不時落下大小不一的碎石,真替他捏了好幾把冷汗,上前拉住他的藍色衣衫。

「小宮雨,別找了,我們先離開這兒。」

「等等,我看到……」他拿起一柄黑羽短箭,得意笑道:「看吧!還是被我找到了。」

「好了好了,咱們快走吧!」眼見落石越來越近,地面震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塵道少的眉心跟著擰成一團,只差沒一把將人抱起來帶走。

公子雨將黑箭收入懷中,拉住他伸來的手,揚唇一笑,「這個窮緊張的模樣,真不像平日雍容閒適的塵道少。」

忍不住橫他一眼,「也不看看是誰害我這般緊張,待會要你賠償我精神損失。」

公子雨但笑不語,剛起步,見到地上嵌著幾個銅錢,隨手一數竟有五枚。


「咦,道少,你瞧地上竟然有錢。」


塵道少難得不為所動,急急忙忙拉著公子雨離開,「別管那五兩錢了,九淵之巔陸沉,這裡必定會遭受波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公子雨拉住他巴不得趕緊離去的腳步,「等等,為什麼這裡會有銅錢?」

塵道少擔心地望著遠方山峰,右臂環抱住他的柳腰向旁一轉,閃過一塊落石,「再不走,就連一兩錢也沒命花啦!」

公子雨彎腰想將銅幣拾起,沒想到銅錢似乎是被人以特殊勁道擲入地中,修長纖指一夾,竟無法順利將錢撿起,他一時玩心大起,微一用勁,力貫指尖,噗的一聲,銅幣脫地而飛,順手將銅幣握入掌中,朝著塵道少一笑,「這錢不撿不行呀!」

塵道少氣也不是笑也不是,「甘願了罷,快上來,我揹你走。」

看他那副著急的模樣,知道情況確實危急,公子雨也不再多嘴,笑著說了句「多謝」,乖乖爬上他的背,塵道少吁口氣,輕功一運,將公子雨帶離連天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