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八章


塵道少咧嘴一笑,抓住他正細心替自己拭汗的玉手,「小宮雨什麼時後變得這樣客氣?我說、小宮雨是道少揹過最輕的人了,一點兒也不重。」

公子雨在他頰上掐了一把,將絹巾丟在他臉上,笑嗔道:「唷,你倒是揹過不少人呀?」

「怎敢怎敢,你該累了吧?我去替你找水喝。」

抱著葫蘆灌了幾口水,冰涼潤滑的口感讓乾澀的喉嚨舒服許多,他留下一半遞給塵道少,塵道少搖搖頭說不渴,公子雨的手擱在空中,擺明你不喝我就不放下,塵道少跟他對峙了幾秒,搖頭嘆口氣,接下水壺。

公子雨撐著頰,興致盎然地盯著他喝水的側臉瞧,塵道少斜眼瞥見他手中把玩著那枚銅錢,笑著道:「沒想到小宮雨比道少還懂得節儉,為了幾枚銅錢連命都不要了,佩服佩服。」

公子雨將銅錢收起,哼聲道:「少來了,那錢是你的,以為我笨到看不出來麼?」

塵道少跳上大石與他並肩而坐,輕笑道:「小宮雨倒是說說我為何會把錢往山下亂丟?」

「你可不是亂丟,你是為了替我阻擋影十字,一時找不到合適暗器,只好拿銅錢代替。」

塵道少挑眉一笑,沒料到他竟能看得這樣明白,「唷,小宮雨料事如神,是說就算如此,你也不必為了那幾兩錢玩命,要是有什麼萬一,我該怎麼跟世伯交代?」

「你就只想著要跟我爹交代。」美目一瞪,卻是隱隱帶著笑意,「要是我真出了什麼事,也是自己愛玩自己糊塗,與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塵道少忙摀住他的小嘴,「說這什麼晦氣話,我才不會讓你出什麼事。」

塵道少的手掌暖暖熱熱的,熏著公子雨的面頰,讓他不由得紅了臉,抓下那隻手,低聲道:「無論如何,你為了我連最寶貴最心愛的錢都可以隨意丟出去,我不撿回來怎麼行呢?」

塵道少笑道:「銅錢是寶貝沒錯,不過比起更寶貴更心愛的小宮雨,說不得也得充當暗器丟出去了。」

公子雨心中一動,半轉過頭與他面對面,塵道少放開了手,眼神從他小巧的鼻尖滑至紅豔粉嫩的櫻唇,目光揉入一絲說不清的情緒,公子雨率先低頭,不敢與之相視太久,隨後塵道少也移了目光,微微一笑,「你別想太多,反正小宮雨方才給了我一袋黃金,那區區五兩錢,塵道少還不放在心上。」

公子雨雙手一攤,「就算你放在心上,我也什麼都賠不了你啦!」

「耶,小宮雨有的是東西賠,只是看你肯不肯罷了。」

「哦?什麼東西?」

塵道少但笑不答,手一撐跳下大石,隨後伸向公子雨,「走吧,玩了這麼多天,也該送你回去了。」

「急著趕我走?」

塵道少望向他噘起的菱唇,哈哈大笑,伸手捏平他嘟起的嘴,語氣滿溢愛憐,「害你受了這麼多傷,我該回去跟世伯負荊請罪。」

小嘴翹得更高,「說過此事與你無關,我才不要你在爹面前胡亂認罪。」

「你放心,世伯又不會懲罰我,頂多說兩句罷了。」

「不是你的錯,爹憑甚麼說你?他要敢胡言亂語,瞧我不離家出走,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小宮雨真是任性的孩子,不知我家那老先生知道我離家出走,會有什麼反應。」

公子雨歪頭疑道:「你為何也要離家出走?」

塵道少笑答道:「小宮雨要離家出走,塵道少怎能不陪著他好好玩一圈呢?」

公子雨笑了幾聲,隨後想起什麼又皺起秀眉,「現在回去,我爹爹一定又要找我去相親,不回去了,麻煩。」

「嘖嘖,男大當婚,江南宮家這門親事,想必近來搶得兇啊!」

「你笑什麼?自身難保了還敢笑話我。」

「小宮雨要是娶了個美姑娘,道少一定包個天大的紅包給你沖喜氣。」

公子雨一拳朝他背上打去,「如果你娶了個美姑娘,我一毛錢也不給你。」

塵道少笑望他紅通通的秀麗臉龐,在夕陽照耀下透著金色光芒,格外動人,公子雨不自覺流露的獨佔欲讓他心中一熱,自己雖有意讓他回江南好好養傷,但久久難得一見,實也不想就這麼放他回去,索性拋開返家的念頭,牽起他的手,笑道:「不如這樣,我帶小宮雨去另一個地方玩,反正順路,玩完再一道回江南。」

公子雨眼睛一亮,驚喜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地方離你家近的很,就不知小宮雨是否去過。」

公子雨巴不得晚些跟塵道少分離,聽到他要帶自己去別的地方,縱使經過這一連串風波覺得十分疲累,仍忙不迭點頭稱好,笑著道:「若我去過了,就罰你再帶我到別的地方。」

塵道少一笑,將那輕盈的人兒拉起身,「要我揹你嗎?」

公子雨搖搖頭,臉色微微一紅,「我……我自己可以走。」

「是嗎?」塵道少猶豫道:「我瞧你臉紅成這樣,不太尋常。」

「我……」公子雨倏然抬頭想解釋,卻看見他臉上盈滿笑意,一點也沒有擔心的樣子,細眉一擰,「塵道少,你要再胡鬧,我可真要回江南去了。」

說得倒像他逼他留下似的,塵道少心下暗笑,表面正色道:「不敢不敢。」

公子雨踏出幾步,覺得腳還是不太舒服,先前造邪鋒一腳踩在自己踝骨上,想必骨頭都裂了,要恢復也不是一日兩日之事,只是自己不願再麻煩塵道少,雖然每走一步皆會感受疼痛,卻還算可以忍受,回頭望見塵道少的打量神情,趕緊朝他一笑。

「瞧,我不是能走了嗎?」

他笑著要他放心,塵道少卻沒錯過那第一步踏出去時,秀麗眉眼揪出的微疼,眼珠一轉,楊唇輕笑,「小宮雨的鞋壞了,穿著這雙破草鞋也不是辦法,不如我先帶你去買雙新鞋吧!」

公子雨望望腳下,自己這輩子還沒穿過這麼窮酸的鞋,忍不住一笑,「好啊。」

「那這雙鞋可以丟了。」塵道少突然彎下腰,伸手握住他細白的腳踝,公子雨輕輕一顫,倉皇地想甩脫他的掌握,「你、你做什麼呀……」塵道少輕柔而堅定的壓住他不安分的小腿,將他的草鞋脫了下來,向旁邊草叢隨意一丟,拍拍雙手重新起身。

公子雨推開他想去找回自己的鞋,隨口嘟噥著:「莫名其妙的傢伙,幹嘛把我的鞋丟掉?」

塵道少笑著伸手拉住他纖軟的小手將他帶回身前,「那種破鞋別穿了,我買新的給你。」

公子雨白他一眼,「那也得等有新的再說吧?你現在把鞋丟了,我豈不是要赤腳走路?」

「這樣啊……」塵道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後揚起一抹毫無歉意的燦笑,「既然如此,那道少只好揹著你走一小段路囉!」


★☆


「塵道少,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揹過很多人?」

「耶,平常人要上道少的背,可是要付錢的。」

「付錢?多少錢?」

沒想到他真會問,塵道少隨口胡謅了個數字,「最少五百兩銀。」

「自抬身價。」公子雨朝他頭上一敲,引來塵道少一陣笑,「照這麼說,我不就欠你債了?」

「小宮雨果然是明白人,依照我的算法,前前後後也該賠個萬兩銀子。」

「你事前沒說,怎能算得數?」

「那我現在說了,小宮雨要下來嗎?」

「這次可是你擅自丟了我的鞋,你本來就該補償我。」

「那揹你上連天峰那次呢?」

公子雨美目一瞠,「好哇,你是定要跟我算得清清楚楚了?」

「有句話說親兄弟、明算帳,不過對小宮雨嘛……」

公子雨打了個呵欠,揉揉眼,「對我怎麼樣?」

塵道少輕輕一笑,「小宮雨和別人不同,自然有不同的算法。」

他一墊腳,將公子雨重新揹好,拉過他的手環住自己頸項,低聲一嘆,「塵道少對小宮雨,從來不算錢的,小宮雨只要開個口,什麼黃金銀兩,道少通通可以不要,你懂嗎?」

背後無聲無息,塵道少見他沒有反應,兀自垂首一笑,醇厚的嗓音惹人心醉神迷,「小宮雨,若你當真成了親,我呀,會包個大紅包給你的新娘子,然後,把你搶回家去。」


側頭貼上他冷涼的頰畔,知道他累得睡了,俊顏掠過極度疼寵的愛憐,有一點微酸,更多的是沁心的清甜。


「小宮雨,我們兩個人永遠都在一起,你說好不好?」他輕聲道,唇角微揚,「如果你不反對,那我就當你答應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