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九章


知他堅持,塵道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將他輕輕放下,公子雨踏地後才發現塵道少已幫自己買了新鞋,雪頰染上一抹緋色,「你怎麼不叫醒我?」

塵道少微微一笑,「我瞧小宮雨累的緊,便沒有吵你了。」

「也不是真那麼累嘛……」公子雨噘起小嘴嘟噥著,「我不喜歡一直麻煩你。」

「我喜歡一直讓你麻煩。」塵道少笑著拉起他的軟白小手,「走吧!就快到了,最後一段山路特別陡峭,如果腳不舒服的話要馬上告訴我。」

「我就是不喜歡……」

見他還在嘀咕,塵道少無奈嘆笑,「你再嘟嘟囔囔,我就直接把你抱上山啦!」

公子雨橫他一眼,「還說呢!瞧不累斷你的手。」

「小宮雨可以試試看。」他笑著要去掐他的纖腰,公子雨拍開他的手,身形一閃,前縱數尺,速度迅捷得竟似從未受過傷一樣,塵道少一挑俊眉,「江南宮家的輕功還真是不壞不壞。」

公子雨不大滿意那句評語,足尖一點又往前數尺,「不壞而已麼?你倒是來追追看。」

「耶,小宮雨傷後不宜過度運動,咱們還是……」

發現人已經消失蹤影,塵道少嘆口氣,發足跟上。

公子雨回頭沒望見那抹黃影,腳步一頓,正猜想著怎麼回事,瞬眼間塵道少已經像陣風般掠過自己身旁,「小宮雨,你慢囉!」

塵道少帶笑的嗓音很快遠去,公子雨連忙趕上,「我剛才停下等你,怎能這樣算數。」

「好吧,那如果我贏了,還是算小宮雨贏。」

公子雨幾個跨步來到他身後,哼聲道:「才不需要你讓手。」

塵道少笑道:「終點有棵翠松,誰先到樹下誰勝。」

「一言為定。」

從小到大太子幫的幾個朋友便常玩這種爭賭,爭的不過是小小的勝利,就算是摘下路邊一朵小花也能讓他們一玩就玩了半個早晨,長輩們老叨念他們不思精進只想著遊戲,塵道少和任飛揚吐吐舌頭,也沒當真聽進去,公子雨並不喜與人爭,但遇到塵道少卻總會被激發出不服輸的鬥志,往往爭到最後只剩他二人互相較勁,公子雨是常勝的,他總以為是塵道少疏於練習才會落敗,沒想到今日一比輕功,他提氣直追好半天卻一直無法與他齊頭並進,心底暗自一驚,突然發覺塵道少平日輸招並非技不如人,而是他有意相讓。

一想至此,心中難免一頹,隨後不願認輸的個性徹底被挑起,公子雨加緊腳步,偏不願被他甩在身後,打定主意此次要讓塵道少輸得心服口服。

塵道少一開始的確沒打算相讓,只是見後頭小宮雨追得香汗淋漓,也忍不住擔心他的腳傷,猶疑間步伐一緩,公子雨抓準時機立刻超越了他,回首望見他的擔憂神色,揚唇一笑。

「塵道少,你再這麼婆婆媽媽,我可要直接抱你上山啦!」

俊眉一挑,「未到最後關頭,勝負未可知,道少不做賠本生意,這場賭注我是贏定啦!」

兩人腳下用勁,嘴裡也沒閒著,有一搭沒一搭的拌嘴,很快便看到盡頭的高大松樹,公子雨提氣想做最後衝刺,腳踝突然一麻,孰不知在連天峰上受的傷雖痊癒了九成,但傷後立刻長時間運動輕功,初癒的傷腳難免無法負荷,僅只緩得一緩,塵道少又將他遠遠拋在後頭。

公子雨咬著牙,說什麼也不願在最後關頭落敗,忍著痛運氣狂奔,如此不知輕重的消耗磨損著纖細腳踝,不斷加重傷勢,但儘管腳步越來越踉蹌,速度卻比原本更加迅急。

塵道少方感不對,一回頭差點沒嚇停了心跳,公子雨那模樣簡直要拼命似的,明明步伐已經凌亂得毫無章法可言,仍硬著頭皮死撐著向前衝,本想止步大喊停戰,想起小宮雨的好勝,塵道少不願被他認定自己有意讓手,乾脆逐漸放慢腳步,讓公子雨越追越近。

最後一段小山坡,公子雨已經累得眼前一片昏花,撐在兩側的手竟有些脫力,無論如何已經到了這裡,再辛苦也得撐下去,真氣凝聚至下半身,腦海一片空白,眼看塵道少一個縱身即將到達終點,纖細身形跟著拔起,下意識伸手去抓塵道少衣擺想阻他腳步,沒想到還未碰到人,塵道少腳下忽然一絆,登時下墜,公子雨一怔,想出聲詢問,動作卻比意識早一步,還未開口,人已優雅落在樹前。

「哎呀,我踢到石子了,這次作不得數。」塵道少率先發難,一臉不甘心。

公子雨靠著樹幹喘氣,一張小臉被熱氣薰得粉紅光潤,「那、那咱們再、再比一次。」

看他連話都說不通順了,竟還說要重比一次,塵道少真不知該笑還是該擔心,上前幾步在他身前蹲下,想察看腳踝是否舊傷復發,公子雨不明究理,直覺向後退了幾步,急急忙忙想問他用意,無奈喘得太過厲害,連話都說不清了,方才匆忙間並未察覺此地是一矮崖,踩了兩步竟踏了個空,整個人向後仰倒。

塵道少吃了一驚,千鈞一髮之際拉住他的手,使力將人兒往回甩,只是兩人位置這麼一換,反倒讓他往崖下跌去。

摔在地上的公子雨眼睜睜看著塵道少跌下崖,連氣也來不及喘,連滾帶爬地直接爬至崖邊,根本沒看下頭是什麼,只想著要趕緊將道少找回來,雙手朝崖緣胡亂一推,整個人就這麼往下栽。


噗通一聲,清冷的溫度凍醒了他微薄的神智,甫睜眼就撞入一雙半責備半心疼的棕眸,俊顏上還留有一絲無奈,抬手替他抹去臉上水珠,拖著人兒往岸邊游。

終於發覺自己踩在水中,公子雨慌亂的掙扎了幾秒,塵道少一時滑手沒抓好,讓不諳水性的他直直往下沉,喝了好幾口水才被拎回水面,嗆得一張小臉難受地脹紅,塵道少搖搖頭,伸臂攬過那纖細的腰枝拉入懷裡,緩緩將他帶上岸。

衣服被冷水浸得濕透,口鼻還嗆咳得厲害,加上方才鬥輕功的體力透支,公子雨幾乎是昏沉著讓塵道少抱回岸邊,道少一將人放下便趕緊運功助他驅寒,瞧見那張蒼白到近乎透明的小臉,仍忍不住抱怨,「傻宮雨,你又是怎麼掉下來的?」

公子雨下意識往他懷裡移了移,冷到打顫的嘴唇說起話來有些迷糊,「……我要找你。」

塵道少好氣又好笑的放下掌,伸指一推小腦袋,「笨蛋,我好不容易將你救回去,你竟然隨隨便便就跟著跳下來?要是崖下並非水面,摔傷了該怎麼辦?」

「怎麼辦?」公子雨累得幾乎睜不開眼睛,嘴裡喃喃重覆塵道少的問句,抓著他衣襟的纖手不停發抖,卻沒出聲喊冷。

「還問我怎麼辦,瞧你冷成這樣子。」自己身上的金色綢衣從裡到外濕得徹底,沒辦法讓給他穿,此地偏遠僻靜,更不可能有店家可以提供衣服替換,但套著濕衣要是受了風定會感冒,還是得脫下來才行。

主意既定,塵道少伸手去解他衣扣,低聲道:「小宮雨,衣服不脫會感冒,道少失禮啦!」

公子雨昏沉中發覺有人要碰自己衣衫,清醒了一半,掙開對方懷抱,站起身想逃開,無奈腳踝傷勢復發,剛跨出一步就不由得往前摔跌,塵道少將纖長的人兒接入懷裡,還沒來的及開口,公子雨已抽出暗藏的短劍指向他喉嚨,塵道少嘆口氣,扶他站定後攤開手,無奈笑道:「小宮雨,你這下是想一劍殺了我麼?」

看清眼前人後神智恢復大半,公子雨手中小劍鏗然落地,紅著臉道歉,「我……抱歉。」

塵道少並非當真罵他,見他歉然神色又感憐惜,上前一把將人摟住,「還說呢,我花了好幾千兩銀子將小宮雨從生死邊緣挽救回來,沒想到小宮雨竟把塵道少的心意放在地上踩呀。」

公子雨奇道:「哪來的幾千兩銀子?」

「我這身衣服泡了水,毀啦!本來嘛為了救小宮雨,再毀幾件衣服也不算什麼,誰知道小宮雨傻楞楞的跟著跳水,你說,現下該怎麼辦?」

公子雨見塵道少說的認真,也沒想太多,「再、再賠你一件衣裳不就成了,要三件五件也沒問題。」

塵道少拉著他坐下,皺眉仔細地察看他的腳傷,發覺公子雨仍在微微顫抖,抬眼一望,看他抱著胸,咬牙沒開口,不禁搖了搖頭,「小宮雨,衣服濕了得脫下來,否則染了風寒可不妙。」

公子雨瞠大美目,不知是寒冷還是羞惱讓牙關打戰,「我、我才不脫、脫衣服。」

「乖,衣服晾乾了再穿回去就好,這裡不會有人來的。」

公子雨飛紅了臉一口回絕,「我不脫。」

塵道少失笑道:「別鬧脾氣,又不是姑娘家,身子給人看光便得出嫁。」

咬著唇,不知為何突然一陣心煩意亂,「你衣服也濕了,怎麼不脫?」

「我不冷。」

「我也不冷。」

眼看人兒顫抖得厲害又不肯聽勸,塵道少只好換個方式,「泡水再吹風會著涼的,你若難為情,就到那邊樹叢後脫衣服,我保證一眼也不看,好麼?」

柳眉一豎,「誰說我怕羞了,我只是……只是……」

「好好,快去快去。」塵道少伸手輕輕一推,公子雨找不到藉口搪塞,乖乖走到樹叢邊,小手在衣上游移了半晌,還是無法下定決心將衣衫脫下,他自小臉皮薄,儘管宮家婢女小廝無數,在他有記憶以來,換衣服和出入浴這等事從來就不假他人之手,要說在人前赤身露體,那更是完全沒有經驗,何況現下站在後頭的不是別人而是塵道少,那個光聽聞就能讓他心跳加速的名字,他知道自己沒有道少那樣好的身材,他若看到自己白瘦的身子,說不準還會笑著調侃一番,意識到自己的擔心,公子雨臉頰突然一熱,拍拍紅熟的臉,將那奇怪的揣想趕出腦中。

心想反正他也不會來察看,索性穿著等衣服乾,公子雨靠著小灌木坐下,揉了揉酸疼的腳踝,念起方才那場比賽是自己勝了,塵道少還沒甘心認輸呢,回頭欲喚,又想起自己沒照吩咐將濕衣脫下,盤算一番決定還是別開口的好,沉默地抬頭環視周圍環境,才發覺此地山巒疊彩,層層倒映在綠潭中,向右望去,岸旁樹影扶疏,日光掩映,向左是一處隱蔽山壁,潭水便由那處流入,空氣中隱然飄著山菊清香,遠方傳來的水聲並不顯嘈雜,反而更襯出此地的寧靜平和。

「小宮雨,衣服給我,我拿去晾在那兒。」

忽來的聲音嚇了公子雨一跳,以為塵道少發現了自己,急急忙忙想要解釋,回頭看到他伸過來的手,才知道他並未食言偷瞧,只是單純想接走衣服,暗吁口氣,突然湧出一絲罪惡感,想想他既然承諾不望,自己又何必扭扭捏捏地怕人取笑,下定決心別再猶豫,當下便即解開衣服交給了他。

全身上下只剩一件薄薄的套褲,這件可是打死他也不脫的,一陣風吹過讓他機伶打了個哆嗦,抱著胸口,偷偷探頭出去,見塵道少也脫下衣衫掛在樹枝上,公子雨不知怎地紅了臉,倉皇地縮回樹叢,只差沒念阿彌陀佛來平靜紛亂的心情。

「要是飛揚知道了,定要笑話我的。」公子雨抱著腿晃呀晃,低聲咕噥。

「小宮雨在碎嘴些什麼?」

塵道少不知何時又來到樹叢前方,公子雨尷尬地輕咳幾聲,聽見他的低笑後又慌忙澄清,「沒什麼,你別胡思亂想。」

「哎唷,我可是什麼都沒說。」塵道少笑得開懷,「小宮雨、接著。」

「什麼?」方抬頭便看見一顆橘子從天而降,公子雨直覺伸手抓入掌中,疑惑地問道:「這山中哪來的橘子?」

「方才經過市集,知道小宮雨喜歡便買了。」

公子雨細心剝開橘子,一陣甜香竄入鼻中,他掰了一半遞出去,「你也吃罷。」

「謝謝,小宮雨真是善良。」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塵道少的指碰上了他的指,公子雨驀地憶起方才他光著上半身晾衣的情景,觸電般彈開手,直到聽見塵道少哇哇叫著橘子掉下地,才趕緊撿起,將自己手中那半遞出去,「這邊給你。」

「不要,我要剛才那一半。」塵道少的手伸得挺直,不願接。

「那沾上泥了,這半給你。」

「不要,剛才那一半比較大,我要剛才那一半。」

「任性。」

拗不過他,公子雨拍拍掉在地上的橘瓣,卻無法將濕泥完全去掉,忽然想到旁邊有個清澈的水潭可以清洗,想也沒想直接站起身走向岸邊,捧著橘子小心翼翼地搓洗。

直到水面映照出塵道少帶笑的容顏,公子雨才驚覺自己跨越了界線,轉過身要逃回樹叢後,卻被塵道少一把抱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