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237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塵雨】逸塵輕雨 第十章


公子雨拍拍他的手背,塵道少卻加緊了力道,「小宮雨很好抱,我捨不得放開。」

「我、我又不是姑娘家,有、有什麼好……」

「錯錯錯,好抱、好抱的緊,軟綿綿的很舒服哪。」

「塵道少,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說笑!」

「唉,我的確是沒什麼心情說笑。」塵道少嘆口氣,將公子雨轉過身來,垂著眸,唇角揚笑,「小宮雨,忍耐是會得內傷的,你要不要考慮賠我醫藥費?」

「你又在說什麼奇怪的話了?」

「我說,我得了一種很嚴重的內傷,痛起來簡直要人命,如果沒有好生醫治的話,總有一天會死在這種絕症之下。」

公子雨瞪大眼,小手拍著他堅實的胸腹,「絕症?什麼絕症?你什麼時候染上了絕症?別說的那樣嚇人,待回江南尋個大夫替你醫治,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塵道少捧著心,誇張一嘆,「治不好的。」

「怎麼會治不好,我瞧瞧。」公子雨伸手探他腕脈,沒察覺什麼不對勁,心想也許此病不易診斷,抬眼見他一臉嚴肅,似乎當真嚴重的很,秀顏一白,忙道:「那、那麼我們趕緊想辦法離開這個地方,我讓爹一起替你找大夫,總能行的,你這病是怎麼來的?有人打傷你麼?是誰這麼大膽敢惹上玄武道教?對了,前陣子有個大夫來家裡拜訪,聽說他專治疑難雜症,也許……」

公子雨一連串的嘰哩咕嚕被塵道少笑著伸指點住,知道自己又失態了,別開眼,「總之,我的意思是……」

「我這不治之症呀--」塵道少忽然笑道:「是被小宮雨弄傷的。」

「咦?我?」

「是啊,每次看到小宮雨就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要是小宮雨主動靠近我,總不由自主想一把抱入懷中,永遠也別放開,見小宮雨同飛揚說笑,心裡頭就會不舒服,真希望小宮雨一輩子都別娶新娘子,和塵道少在一起就好,你說,這病嚴重不嚴重?」

小臉越聽越紅,公子雨掙開他的手,無措地垂眼。

「什、什麼……你那樣說,像……像是……」

塵道少一笑,「像是什麼?」

不喜他的輕率神色,更不願被他三言兩語左右情緒,柳眉一皺,收斂心神,強笑道:「什麼嘛,你說那種話,不明白的外人聽了,八成要誤會你喜、喜歡我了。」儘管強自鎮定,舌頭還是在說最後一句話時打了結,公子雨拍拍泛紅的頰,暗罵自己無用。

不敢直眼望他神色,公子雨隨手將掌中橘瓣塞入塵道少手裡,慌慌張張的走回樹叢,「那個……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也早點--」

腰間突然被人一把抱住,貝耳讓那帶笑的暖息薰得難耐,公子雨倉皇間側身一拐直擊對方脅下,塵道少又痛又笑地鬆了手,彎下腰,抱著胸口哀嚎,「我說小宮雨,現在這種氣氛之下你該做的事應該不是將我打暈吧?」

美眸閃過一絲悔意,蹲在他跟前,低聲問道:「抱歉……很痛麼?」

塵道少伸手一扯將人壓在身下,笑道:「道少不隨便給人揍的,這一著少說也要五千兩。」

「你才值不了那麼多。」

公子雨想推開他站起身,塵道少卻攫住了他的腕,那隱藏深意的笑容讓俊顏飛上兩道紅霞,出口警告道:「塵道少,你再胡鬧下去,我可要一腳把你踢開啦?」

湊近那潤澤剔透的秀容,低低一笑,「就讓他們誤會,不好麼?」

「什麼?」

「讓他們誤會我喜歡你,這樣不好麼?」

公子雨向右一翻,無奈腕上受制,仍無法順利脫離他的懷抱,聽見那沉穩的笑聲,心中砰然一跳,「為、為什麼要讓別人誤會?」

塵道少眨眨眼,「小宮雨不想成親,我也不想成親,這樣不是正好?」

倏然明白他之所以這麼說只是不願意被婚姻所羈絆,與自己全然無關,公子雨也不知哪來的氣力,猛力朝他胸口一推,翻身站起,憤然道:「你願意讓人誤會,我可不願意!要是武林上傳說江南宮家的公子和玄武道教的少主是、是一對兒,宮雨定第一個站出來反駁!」

見宮雨怒火翻騰,連說話都在顫抖,塵道少忙笑著哄道:「是道少說錯話,小宮雨別氣啦!」

「我沒氣,我有什麼好氣的?話說在前頭,你不想成親,我、我可是要成親的,待明日回去,我便挑個好姑娘,擇良辰吉日成--」

賭氣的話語沒能說完,公子雨瞠著美目,呆愣地盯著眼前驀然放大的俊秀容顏。

他該推開他大罵一頓,打他揍他踢他或是將他丟進潭裡泡上一天一夜,但他什麼都沒做。

他就像個見到奇蹟的孩子,傻傻地、任由他覆上自己的唇。

直到塵道少終於忍不住噴笑出聲,邊咳邊抬手蓋住他的眼,他才發覺被碰過的地方那溫度簡直可以燙死一頭牛,臉頰瞬間燒紅,直覺咬唇,塵道少伸出姆指輕輕一撫,阻止他的自殘。

抬首,撞入他盈著水霧的眼眸,一時怔住。

強忍著什麼似的,塵道少沉魅的聲音顯得特別緊繃而乾澀。


「我說你呀,是想把我瞪死麼?」


公子雨再遲鈍也知道自己被人吻了,大腦空白幾秒後重新恢復運作,回到現實後的第一個動作便是一掌往那人身上掃過去。

「混帳塵道少,你、你竟敢親、親、親……」

「竟敢親你,嗯?」

他突然靠近,近得讓公子雨以為自己又要被吻了,慌亂地閉眼,只聽見塵道少一陣輕笑。

「是嘛,眼睛還是乖乖閉上比較像話。」

公子雨正想繼續跟他理論,方睜眸,塵道少薄軟溫濕的唇就湊了上來,密密實實地貼覆,起初是溫柔的輕觸,接著撐住他的後腦,左手挑起曲線優美的下顎,深入纏吻。

那越發勾魂的黏吻汲取了四周所有空氣,公子雨一陣頭昏眼花,緋紅蔓延到耳根,腿軟地埋靠在他胸前,塵道少的手沿著肩背滑向他腰間,將他拉近自己,半睜開眼,看見他像隻煮熟的小蝦蜷在自己懷裡,秀麗容顏白裡透著暈紅,豔然欲滴,忙碌的唇忍不住一揚,逸出一聲低笑。

聽聞他的笑聲,迷醉的男孩稍微清醒了些,再度瞪大眼,小手緊扯對方衣襟,希望能讓他停止這羞人的舉動,沒想到塵道少舉起手蒙住了他的眼裝做沒看到,嘴角勾笑,並無停下來的意思。

這樣的甜蜜攻勢太過磨人,公子雨站不住腳直直向下跌跪,塵道少摟住他讓他躺平,薄唇暫離了幾秒,目光留戀地掃了一圈,似乎被公子雨含著水光的迷濛眼神刺中心底某處,低下頭,又是另一次長得讓人窒息的綿吻。

唇與唇交接的水澤聲和逐漸急促的喘息充斥在兩人之間,早已放棄抵抗的手找不到著力點,公子雨下意識攀上對方肩膀,櫻唇微張,塵道少滑落至頸側的吻讓他忍不住別開臉,「嗯……」

體內的火焰被那聲誘人沉淪的低吟挑起,塵道少壓抑地哼了一聲,扶額輕嘆,好半晌才下定決心似地翻身仰臥在他身旁,手臂枕著頭,神情似笑非笑。

公子雨掩著眸,大口大口地換氣,雪顏早已紅得熟透,不知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

塵道少尋到他垂在腰間的軟白小手,溫柔地握入掌中,發覺他顫抖得厲害,俊眉掠過一絲心疼,手上力道加緊,公子雨僅只微微一震,並未掙開,塵道少吁了口氣,暗自慶幸方才的魯莽還沒有讓他開始討厭自己。

不知該說什麼來挽救這尷尬的氣氛,他偷偷瞥了公子雨一眼,發現他抱著胸口一言不發,忍不住低聲問道:「冷嗎?」

沒料到他會突然開口,公子雨愣了幾秒,那個吻差點讓他融化成一灘水,此時此刻哪還能感覺得到寒冷,本以為他故意嘲笑,轉頭望見他認真神色後知他並非說笑,輕輕搖了搖頭。

四周又回復一片寧靜,塵道少望著滿天星斗,心緒卻怎樣也無法平定。

「我……」

「你……」

兩人同時出聲,又同時住了口。

塵道少使個眼色要公子雨先講,他不自在地清清喉嚨,重新開口。


「我、我想說的是,現在這裡沒有別人,你……你不需要作戲。」


塵道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說出這句話,「作戲?什麼作戲?」

「你不是說你不想結婚所以要故意和我……親近麼?這裡沒外人,你……你可以不用勉強,那個……如果你真的要騙世伯,我……我可以配、配合你……」斷斷續續地表明立場,公子雨幾乎沒有辦法直視塵道少的臉,直到被他爆出的大笑打斷,公子雨才莫名紅了臉,「塵道少,你笑什麼?」

「你以為我是為了這樣才親你的嗎?」

「不……不然是怎麼樣?」

塵道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愛憐地將他拉到懷裡,「傻宮雨,如果塵道少是為了作戲才吻你,那現在台下沒有半個觀眾,我們演得這麼投入豈不是白忙一場,太吃虧了?」

「什……什麼,我才沒有……投入。」

知他沒有抓到重點,塵道少搖頭笑道:「沒有觀眾付入場費,道少才不願意免費上演活春宮。」

「你又說什麼不正經。」公子雨推開他撫上腰間的手,想到他不過是鬧著自己玩,心中突然一酸,「總、總之,下次別再這樣了,聽明白沒有?」

塵道少揉揉他的髮,嘆然一笑,「傻宮雨。」

「我才不傻。」

「什麼誤會呀作戲呀,虧你想得出來,真不知這小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

「哼,狗咬呂洞賓,我可是好心要幫你忙,下次……下次再有這種事,我便在一旁納涼觀賞,看你被姑娘家整得團團轉。」

情熱已褪,公子雨被夜風一颳又起了寒意,塵道少察覺他細微的冷顫,伸臂一攬,「沒想到小宮雨這麼狠心,竟然一點忙也不肯幫,要眼睜睜看著道少被人送入洞房。」

公子雨往那溫暖的懷中縮靠,聽聞他帶笑的調侃,語氣掩不住一絲悵然,「要真到那個時候,我也幫不上你的忙啦!」

塵道少伸手舒開他無意間扭緊的細眉,「那小宮雨就來個半路搶親,將道少的新娘搶回家,這樣道少不但不必成婚,小宮雨還能得到一個秀秀氣氣的美嬌娘,一舉兩得。」

公子雨橫他一眼,「我還寧願把你搶回去。」

「唉唷,只聽過搶新娘子,沒聽過搶新郎倌的,小宮雨家裡沒有姊妹,搶了新郎倌可沒法交代呀!我看呀新郎倌下半輩子的幸福只能仰賴小宮雨照料了。」

公子雨甜甜一笑,「那倒不錯,多了個勤儉持家、生財有道、一毛不拔的好幫手。」

「耶,第三句話太傷我的心了。」

睡意逐漸侵襲而來,公子雨打了個呵欠,長睫輕翦,「許久沒回家,不知家裡人可好?」

「放心,沒有小宮雨一定特別寧靜。」

「哼,我才不像你和飛揚,專門闖禍。」他頓了頓,「不過,回到家成天就是練武讀書,還是一個人在外頭來的自由自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塵道少笑道:「又不想回家了麼?」

公子雨尋了個舒適的位置,閉上眼,「不想回家也得回家,爹親還沒考較我新學的箭術呢!要是他知道我們幫助素還真擊敗了毀滅之源,一定會很欣慰的。」

「小宮雨可是世伯他老人家最得意的弟子,有你出馬,沒什麼解決不了的事。」

「貧嘴,褒我可沒錢賺的。」公子雨懶洋洋地躺在塵道少懷裡,突然又捨不得與他分開了,揉著眼道:「道少,若我們再晚一天回去,爹會不會生氣?」

塵道少微微一笑,「小宮雨若想再多玩一天,咱們就多玩一天罷,世伯不會生氣的。」

「嗯,如果爹生氣了,我就說是你拉著我、不放我走……」

懷中人兒聲音越來越低,塵道少湊近他耳邊,輕笑道:「報告世伯,是道少硬拉著小宮雨,不放小宮雨走,請世伯別怪罪於他,一切責任皆歸咎於我。」

公子雨累得聽不清他說的話,迷迷糊糊問了句,「你說什麼?」


「我說,小宮雨的嘴是第一次被人碰吧?」

「第、第一次……嗯……什麼?」察覺自己上了當,水眸陡睜,「塵道少!」

「哈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