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23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二十章


皺眉,「柳無色,你來這裡幹嘛?」就他所知,他並沒有修這門課。

男孩嘻嘻一笑,「來做點偵察嘛!不然我跟你考同一所學校做什麼?這叫做同學愛!」

「煩死了。」他闔起書往後一敲,讓男孩摀著鼻子痛得縮回座位上。

上課鐘響後五秒鐘,臥江子抱著一疊看起來幾乎可以把他壓扁的書走進教室,一身淡綠色襯衫搭配米色絲質長褲,大概是昨晚熬夜編講義熬出了熊貓眼,鼻梁上架著一副平時很少戴的無框眼鏡,銀狐立起身子,心裡不太滿意地評論這過於瘦削的男人實該多補充點營養,順便開始盤算明天便當的飯量要加一倍。

臥江子掃視了教室一圈,眼神對上銀狐時明顯帶著笑意,銀狐別開頭,不喜歡那種教師式的友善,前排幾名學生開始竊竊私語,早晨才被神梟教授的開學演講精神轟炸了九十分鐘,此時的臥江子可比高級眼睛冰淇淋,銀狐身旁的男同學甚至直接抱著書包搬家到講台正前方,還殷勤地替老師開電腦、插麥克風,臥江子彎腰拉動電線,對著那名學生淡淡一笑,「謝謝你。」

「喔喔喔,美人老師!」後方的柳無色眼睛一亮,「被他搶先一步,早知道我也坐前排。」

銀狐冷冷地瞪著那個歡天喜地回到座位的男生,他不得不承認臥江子擁有吸引眾人目光的特質,長髮俐落地綁起,幾綹不聽話的青絲垂在頰畔總令人想替他拾取,俊秀卻難掩清麗的容顏帶著淡淡笑容,一點也沒有高高在上的架子,反而還有藝術家的高雅氣質,臥江子打開麥克風開始自我介紹,沉靜溫潤的嗓音再次對比了老神梟的破碎沙啞,連趴在桌上睡覺的同學都抬起頭來專心聽講,銀狐臉上閃過一絲莫名氣惱,縱使知道自己的嫉妒毫無道理,他還是討厭與別人一同分享臥江子,無論何種形式。

「美人老師可遇不可求,這堂課非簽進來不可。」柳無色自言自語道。

「柳無色,你鬧夠了沒?」

「哎唷!美人老師引起了小柳丁的學習興趣,反正星期一早上是空堂,來這裡增進知識順便欣賞美人,一舉兩得不是很棒嗎?」

「你離他遠一點。」

臥江子的話說到一半,掩嘴咳了幾聲,銀狐皺起眉,幾乎可以確定他早上沒有乖乖吃感冒藥,幸好他多帶了一包來學校,中午非逼他吞下去不可。

「耶?咦?哦?」聰穎的柳無色指指臥江子、再指指銀狐,一臉恍然大悟,「該不會——」

銀狐尷尬卻又不知如何否認,微慍地低吼,「別吵。」

「喔喔喔喔喔喔喔——」

「同學,你有什麼問題嗎?」臥江子溫柔的嗓音飄了過來,不輕不重恰到好處。

柳無色摀起嘴,調皮一笑,「沒什麼,老師您看起來真年輕。」

「謝謝誇獎,跟你們比起來我是老人囉!」臥江子笑了笑,「方才說的講義麻煩班代下課後統計購買人數,下禮拜上課會用到,另外期中的分組報告同學現在可以開始尋找組員,三個禮拜後先交報告大綱給我,這樣對於這學期的課程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整齊一致的回答讓臥江子一愣,隨後鼓勵性一笑,拿出修課名單,「既然如此,剛開學老師先來點個名,確定選課人數順便認識認識大家,吃早餐的同學不用客氣,嘴巴很忙的話舉個手就好,如果有人未到,麻煩同學找時間將課程大綱拿給他們,等會我們先談談暑假的風災和水災,從地理學者的角度看颱風也許跟一般人會有所不同,第二周開始進入正式課程,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跟上進度,老師保證認真的同學這學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最大的優點是以後出門就不需看新聞台決定要不要帶傘了。」

最後一句話讓同學笑了出來,銀狐第一次發現男人在講台上的魅力不容小覷,簡直無法跟昨夜摟著抱枕膩在沙發上、懶洋洋喊著要吃冰淇淋的人聯想在一起。

「喂,競爭很激烈喔!勝算看來不大,你確定要繼續前進?到時全軍覆沒可不關我的事。」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看最前面那個小鬼從老師剛進來就像個色魔一樣直直盯著他,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嘖嘖嘖,你確定不去把他戳瞎嗎?我早餐吃蘿蔔糕用的竹筷可以借你。」

「吵死了。」

銀狐掄起手中的書又想扁他,臥江子的聲音恰好響起,「銀狐。」

動作一頓,一時忘記台上的教授在點名,還以為臥江子是想叫自己安靜,回望的目光三分倨傲七分不滿,擺明不輕易妥協。

叛逆的狐狸。臥江子在心中暗笑,故意抬首四望,視線最後又投回銀狐身上,雖然明知他就在台下,仍輕笑提醒:「銀狐同學有到嗎?不高抬貴手的話老師不會知道是誰唷!」

哼,虛偽。想起他在點名,銀狐冷哼一聲,隨意一擺手表示自己在場,隨後很快轉開頭,不想面對那個男人半是興味半是挑撥的目光,白皙的俊顏卻隱然帶著一抹紅暈。

臥江子忍不住笑了出來,又自覺失態地低頭翻書,「咳、抱歉,沒事,我們開始進入正題。」

「老師今天心情很好耶!一直笑個不停。」

「對啊,是不是有什麼喜事?」

「喜事啊……」臥江子揚著唇,「老師養的寵物最近很黏我,這應該算喜事吧?」


給我記住,臥江子。銀狐狠狠白了他一眼。

可別對號入座啊,銀狐同學。臥江子絲毫不以為意地眨眼回以一笑。


九月的微風祛除了暑假的炎熱悶濕,但學生依舊習慣性地進教室就開冷氣,臥江子上到第二節課便開始後悔沒帶外套過來,平時也不是這麼怕冷的人,不過前幾天剛發燒,現在被冷氣電扇這麼一夾擊還真有些涼,本想請同學將溫度調高一點,看右排數名男生正拿著講義搧風,又不忍心讓他們流汗聽課,索性作罷。

輕咳幾聲,感覺銀狐埋怨地瞪過來,臥江子假裝沒看見,微微一笑繼續講課,當老師當這麼久了,這視而不見的功夫可不是練假的,銀狐不悅地瞅著他,幾秒後直接站起身走過去關冷氣,但過沒多久其他學生便開始喊熱,冷氣再度應民意開啟,銀狐撇撇嘴,砰一聲放下書,音量不大卻隱然有著怒氣,臥江子連忙用眼神示意他別再妄動,為了證明自己不要緊,只能拼命抑止麻癢的喉嚨繼續犯咳。

好不容易熬過中午十二點,學生們一窩蜂地衝到樓下餐廳買午飯,臥江子搓搓手,收起筆電時發現指尖竟微微顫抖,心想中午該去買碗熱呼呼的湯回來暖身子,抬頭一望,銀狐面無表情地端坐在位置上,後方的金髮男孩—他記得那是銀狐的室友,先前在外面見過—正笑著與他談天。

他似乎沒有過去打招呼的必要。臥江子在心中嘆然一笑,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銀狐晶亮的眸底閃過一道精光,突然從座位上跳起來跟了上去。

「臥江子——」

聽見呼喚聲,男人身形一頓,有些無奈地應道:「在學校應該喊聲老師吧?」

剛回身,溫熱的大掌就撫上了他的額,銀狐的眉在觸到那片清冷後蹙得更緊,冷淡地責道:「既然冷就不該硬撐,早晚又發燒。」

旁邊經過幾個同學,不約而同投以注目禮,臥江子尷尬地想閃避,銀狐卻好似看到了什麼,主動放下手。


啊、果然還是在意別人目光的吧?

忽為自己矛盾的想法吃了一驚,那份不該有的冀求怎地就這麼蹦進腦海裡呢?


他低下頭,輕輕一笑,拿出點老師的樣子吧,臥江子。


銀狐不喜歡那樣的笑容,皺著眉伸手想挑起他的下巴,從臥江子背後走來的柳無色卻已跑到兩人身邊,銀狐的手舉到一半硬生生頓住,只得不悅地移開目光。

「老師老師,我想要加簽!」金髮男孩在臥江子身側親暱地蹭著,銀狐不由自主朝男人投去一瞥,那張俊美容貌上帶著如釋重負的輕巧,彷彿同柳無色說話比同自己說話輕鬆的多,他暗自一咬牙,沒錯過方才臥江子臉上一閃而逝的複雜神情,莫名在意了起來。

臥江子微微一笑,「加簽呀?沒問題,把單子給我吧!」

柳無色推推銀狐,下巴朝著低頭簽字的臥江子一抬,「喂喂、近看更漂亮耶!」

「嗯。」難得銀狐沒叫他閉嘴,只是心不在焉地答應,柳無色倒是訝異地挑起了眉。

「好了。」臥江子將加簽單遞還,隨口問道:「柳無色同學對地理有興趣呀?」

「我?」柳無色咧嘴一笑,對銀狐擠擠眼,「應該說我是對『某個人』有興趣吧!」

臥江子怔了怔,彎出一抹笑容,「哦?是嗎……那也很好,祝你學習愉快,下禮拜見囉!」

看見那纖細背影消失在樓梯口,柳無色搔搔頭,「銀狐,他的臉色好像不太好耶?」

「託你的福。」銀狐瞪了男孩一眼,「我去找他,你不要跟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