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臥】秋楓拂雪 第二十七章


下身傳來的灼熱感未曾消減,彷彿銀狐還停留在他體內,察覺腿上沾染著的黏稠液體,臥江子臉上一熱,都讓他別弄在裡頭了,小狐狸怎麼一點都不聽話……

既然睡不著,乾脆起床洗澡更衣,否則要是明早被他發現自己全身是傷,八成吃不完兜著走。

他以極輕的動作扒開抱著自己的手,準備偷溜下床,銀狐長睫一抖,敏感地警醒,只是神智尚未完全恢復清明,愣愣地問:「怎麼了?」

「噓,我去一下洗手間,你繼續睡。」

「要洗澡嗎?我幫你……」銀狐打了個呵欠,伸伸腿準備起身。

「千萬不要。」臥江子理直氣壯地將他推回去,「我可不想在浴室裡重複一次剛才的過程。」

銀狐倒難以反駁,只低聲咕噥了句:「其實你也很舒服吧?」

這下換成臥江子無言以對,乾脆轉移話題,碎嘴抱怨:「總之,下次不准把那種東西弄在裡頭,很麻煩的。」

銀狐本來已經準備睡下,聞言又睜開眼,「還有下次?」

「……」想他臥江子聰明一世,竟也有失言的時候,「小狐狸乖,趕快睡覺。」

「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哼哼,別小看臥江子,我現在還健步如飛呢!」他知道銀狐考察整天也是累壞了,不願讓他繼續浪費時間跟自己閒聊,很快走出臥室。


右手扶腰,拖著沉重的腳步步向客廳,難以理解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同時感覺頭痛肩痛胸痛腹痛腰痛以及……後面痛,唯一安好的大概只剩下他的腳了,雖然摔傷腫脹但並不特別疼,不過不知方才是否有什麼地方用力失當,現在大腿內側還真是痠得很,他忽然覺得幾步之遙的浴室彷彿距離十萬八千里遠,可是再怎麼痛也不能喊銀狐過來幫忙,只能靠自己。


洗個澡像到地獄逛過一圈一樣,臥江子走出浴室時天色已經透出一絲曙光,幸好今天不用上課,可以回床上睡飽一些,雖說他很懷疑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會大發慈悲地讓他安穩入睡。

行經廚房時腳步一頓,心想既然睡不著,索性做點別的事,說不定還能轉移注意力,記得過去每個早晨都是銀狐替他備好早餐,唯一一次下廚的機會卻因為要趕著出國而沒有實現,現在正是替他做早點的好時機,銀狐習慣早起,要是現在不行動,待會可能就來不及了。

意隨手動,臥江子打開冰箱搜尋食材,拿出兩個蛋、一包火腿和一罐鮪魚,決定做個美味的三明治,他小心翼翼潛回臥房,銀狐仍在熟睡,臥江子拿了個半身抱枕塞入他懷裡,希望這樣可以拖延一點時間,銀狐低低「嗯」了一聲,將枕頭用力抱緊,似乎覺得這軟度、暖度和入手的舒適度都不甚滿意,俊眉隨之一皺。

「現在知道臥江的好了吧?」臥江子得意地在心中教訓一番,笑著替他拉上棉被,轉身走進廚房。


不過,一直到真正動手做了才發現,三明治一點也不簡單。臥江子拿出第四顆蛋,數了數冰箱蛋架,知道自己只剩兩次失敗機會,要在不驚醒銀狐的情況下使用廚房已經是一件高難度的任務,為什麼三明治還非要夾個荷包蛋不可?臥江子望著桌上的殘骸,大多是在翻面時弄破蛋黃以致精華流失,少數還算完整的卻又煎成焦碳,他搖頭一嘆,決定這次的臥式三明治要改夾炒蛋,反正營養一樣就好。

好不容易將蛋的部分搞定,臥江子又從冰箱翻出不知何時買的生菜,目測應該還能吃,便胡亂切了一些,火腿跟鮪魚都是現成的沒問題,不過美乃滋似乎用完了,他歪頭想了想,覺得番茄醬可能也差不多,哼著歌將所有材料夾入吐司,再把吐司邊切除,正式宣布大功告成。


做菜真能讓人忘了傷痛,臥江子覺得肩膀跟腹部已經好多了,不過更大的疲憊感同時席捲而來,天空已泛出魚肚白,再不收拾東西待會銀狐就要起床了,臥江子用乾淨的布巾將兩半三明治包好放在桌上,慢慢踅回房間,一頭栽倒在床上時,他甚至覺得一秒之後就可以入睡。

迷糊間,銀狐好像又被他吵醒了,臥江子沒力氣開口打招呼,閉上眼,預備好好睡個回籠覺,銀狐的手臂再度環了上來,枕頭不知什麼時候已被踢到床下,暖熱的懷抱有著讓人無比放心的溫柔,臥江子微微一笑,沉入夢鄉前的瞬間,終於想明白了昨夜刻意誘惑他擁抱自己的真實原因。

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之後,劫後餘生的驚惶與恐懼其實依舊如影隨形、從未消失,即使不斷告誡自己決不能讓銀狐操煩添憂,內心還是渴望透過他的擁抱來證實他仍在乎他的感受、渴望藉由肢體交纏分擔一點痛苦和迷惘,所以他展現前所未有的主動與魅惑,令銀狐不能自抑地瘋狂佔有了他好幾次,男孩的情感是那麼熱烈而純粹,一點一滴洗去臥江子身後灰黑的暗影,給了他更多面對困難的勇氣。

被銀狐進入的那一刻,他真切地聽見自己的心跳,真實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與這個人在一起,什麼也不必害怕,因為他會一直守護著他,永遠永遠。

他一直覺得愛情太過遙遠,但現在,他相信他們終會攜手尋得幸福的所在,只要等到魔龍祭天之事圓滿解決,他會向他坦白一切。

坦白一切,包括,他一直不願承認的,所謂心意。

銀狐、是臥江子再也無可取代的唯一。


◇       ◇       ◇


晨起,銀狐著迷地凝視著男人俊美的側臉,輕輕地在那雪嫩頰畔印下一個早安吻,知道他累極,並未將他喚醒,躡手躡腳地獨自走出房間梳洗,心想在半夜那種狀態下,他必定是胡亂把身體沖洗乾淨了事,待會兒要拿條濕毛巾替他擦擦臉,經過廚房時,目光瞥見餐桌上擺著昨天並未出現的物體,男孩一挑眉,走過去揭開布巾,映入眼簾的是兩個夾著碎蛋、鮪魚多到爆而且還紅得嚇人的三明治。

銀狐一呆,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他昨晚真是睡死了,沒能發覺這男人竟把握短暫的時間替他準備早餐,被折騰了半天又硬撐著身子下廚,臥江子一定辛苦的很,瞧這蛋的模樣,一定是歷經失敗而不得不為的變通,其實他根本沒必要這麼做,但他還是做了,為了他。

心裡浮起愛憐至極的情緒,更多的是飽漲的暖意,差點沒衝進房裡抱住他狠狠親幾下,銀狐在桌邊坐下,唇角壓不住微笑,捧著三明治遲遲捨不得吃。

見吐司還有最後幾片,盤算用剩下的食材幫臥江子做個鮪魚捲心,順便泡杯甜咖啡給他,銀狐熟練地切菜烤麵包,按下咖啡機後抬頭看了看時鐘,決定去叫他起床,兩人一起吃早餐。

銀狐到浴室擰了條濕毛巾,走入臥房,先拉開百葉窗讓陽光透進來,臥江子翻個身想躲開突如其來的強光,銀狐坐到床緣,掀開棉被,突然發現男人的腳踝腫了一大塊。

皺眉,念起臥江子昨天說不小心跌進水溝,看來並不是故意欺騙,自己還氣沖沖地將他壓在門上質問,想到此,銀狐又是一陣愧疚,長指在那腫脹處輕輕撫挲,雖然昨日沒有太過粗暴,但那些激烈的動作定是弄疼了他,臥江子竟然一聲也沒吭。


這男人總是喜歡默默承受一切,卻沒想過他甘願為他背負所有的痛楚與罪孽。


愛戀心情滿溢,銀狐不再思考洺雙來台灣的真正原因,他選擇相信臥江子,相信他不會騙他,昨夜那些足可焚身的歡愛,已可證明他對自己也是特別的。垂首,輕輕柔柔地擦拭著那張柔白純淨的臉龐,眼角餘光瞄到他衣服領口下端露出一小截青紫,銀狐心底一陣疑惑,伸手去掀男人上衣,想探查個究竟。

就在他要拉開衣服的那一霎那,外頭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銀狐放下臥江子的衣襬,走出房間,想知道是誰一大清早就打電話過來,看到來電者是不認識的號碼,放下本欲代接的手,想說讓它轉答錄就好。

電話頑固地響了好一陣子,對方一直沒掛斷,最後終於轉進答錄機,銀狐絕不會遺忘那低沉微啞、甚為好聽的嗓音,正是昨夜先行離去的洺雙。


心臟突地一跳,想來對方不知他後來留住在此,所以放心地留言相詢。


「蘇揚,你還在睡嗎?昨天銀狐有沒有對你怎麼樣?我有點擔心,醒來後回個電好嗎?」電話那端一頓,顯然在猶豫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幾秒後洺雙再次開口,「…… 關於銀狐的事情,我對照片的來源還是有些疑慮,已請稽咸幫忙調查,你也知道那個人心機深沉、行事狠毒,早該讓警察將他繩之以法,但在未找到確實證據前尚不能輕舉妄動,其實我真希望能每分每秒守在你身旁,以免他又對你不利……無論如何,記得打通電話過來,遇到困難儘管開口,如果有需要,今晚我可以去那邊陪你。」



扣一聲,通話終止。男孩臉上的笑意倏然凝結,手中毛巾怔怔跌落在地。



他聽見玻璃碎裂的聲音。

那是一顆熱烈而純粹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