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愛粽子

關於部落格
什麼都有,除了節操
  • 118274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蝶蘭】如歌 第一章


 
 
蝴蝶君喜歡公孫月。 
 
從他學會這八個國字的那一刻起,那張螢光綠的課桌就註定了被美工刀毀容的命運。 
 
每換一次座位,他就興致勃勃地重複一次慘絕人寰的破壞行動,把老師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當作耳邊風。 
 
老師氣得不輕,叫他頂著書包到走廊罰站,說下次再犯就直接通報家長。 
 
蝴蝶君笑嘻嘻的去了,反正阿月仔的教室在對面那一棟,站在外頭,看得更清楚。 
 
他抓著頭頂上的書包,遙望對樓教室裡的心上人,自得其樂。 
 
經過的同學調皮地拿課本擋住他的視線,蝴蝶君順手把那礙眼的遮蔽物扔下樓,又因此多罰了一節課。 
 
儘管他為了她做出這麼多壯烈的犧牲,她還是沒收過他送的棒棒糖,甚至,她根本不曾踏入六年一班的教室。 
 
於是,蝴蝶君有了第二個公開的秘密,那第一個嘛,人盡皆知,請蝴蝶吃冰棒,他就會幫你算數學,一根換三題,香草口味優先,草莓口味不接,先吃冰後算題,兩不相欠。 
 
至於第二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因為當事人始終不承認謠言的後半部分。 
 
蝴蝶君喜歡公孫月。 
 
可是,公孫月不喜歡蝴蝶君。 
 
 
 
 
放學鐘聲一響,公孫月背著書包走出教室,穿過喧鬧的人群,安靜地繞到路隊尾端,兩條繫著紅緞帶的辮子在肩上翹著腳,像波卡先生頑皮的鬍鬚。 
 
阿月仔!我們去公園溜滑梯! 
 
蝴蝶君伸長了脖子叫她,她側過頭一瞥,又很快轉回去。 
 
路隊隊長小旗一揮,起步——走,那道纖瘦的背影毫無留戀地消失在樓梯口。 
 
「老師,我的女朋友走了,我也要走了,剩下的明天再站。」 
 
蝴蝶君舉起手大聲報告,接著瀟灑地揚揚便當盒,也不等老師答應,匡噹匡噹地跑下樓。 
 
「蝴蝶君,你小小年紀交什麼女朋友啊?明天中午過來辦公室跟我解釋清楚。」老師又好氣又好笑,朝著他離開的方向叮嚀,「下次不准再破壞公物,聽見沒有?」 
 
「聽——見——了——」 
 
拉長的童音被蜻蜓拉得越來越遠,沿著鄉間小路,散落在香甜的果園與稻田。 
 
 
 
 
「阿月仔、阿月仔,給妳看一個東西。」 
 
蝴蝶君氣喘吁吁地趕上公孫月的步伐,在書包的夾層裡翻了又翻,亮出今天賺到的戰利品。 
 
那是一個麥芽餅乾形狀的橡皮擦,小巧玲瓏,十分可愛。 
 
「這個給妳。」 
 
公孫月撇撇嘴,「我不要。」 
 
他將禮物塞進她白皙的掌心,「送給妳。」 
 
她皺起眉,「這種擦不乾淨,你自己用。」 
 
「妳就留著嘛!」 
 
她把橡皮遞回去,「我弟來了,拜拜。」 
 
「阿月……」 
 
蝴蝶君的呼喚被拋在身後,眼睜睜看著公孫月微笑迎向另一個人,還溫柔地接下他手上的便當袋。 
 
「剛下課?」 
 
男孩點點頭,喚了一聲「四姊」。 
 
他是公孫月的弟弟,名叫蘭漪,今年剛升上三年級,燙得筆挺的制服整齊地紮在小短褲裡,下方兩條瘦長挺直的腿像竹籤似的,對蝴蝶君來說,只有四個字形容:弱不禁風。 
 
蘭 漪的髮色是淺淺的天空藍,跟公孫月的酒紅並不相同,半長不長,柔順地貼著腦袋,瀏海太久沒剪了,遮住整片光潔的額頭,澄澈眼眸不帶一絲情緒,望進去比無雲 的藍天還要晴,彷彿從來不曾被憂愁的薄霧侵襲,那雙漂亮的鳳眼挑勾著幾分冷傲,蘭漪有著同齡孩子少見的成熟與淡定,對於不熟的人,他一向不予理會,就算面 對朋友,也很少透露出真實情緒,因為性格冷僻加上身材瘦小,許多高年級的學生開始鎖定他為目標,時常找他的麻煩,藏課本、塗桌子、在背上貼紙條,種種惡作 劇從來沒少過。 
 
蝴蝶君第一次見到公孫月,就是在某個她替蘭漪出頭的場合,當時她單手插腰,另一隻手將蘭漪拉到身後,抬頭挺胸地教訓那些高年級的男孩子,氣勢不輸一夫當關的女將樊梨花。 
 
蝴蝶君看傻了眼,第一次覺得心臟砰砰跳。 
 
其實他對蘭漪沒有什麼好感,基本上,他對公孫月以外的人都談不上好感。 
 
不過他也知道,比起公孫月上面那一干不是陰沉過頭就是臭屁到有剩的哥哥們,蘭漪是討好阿月仔最好的下手對象,小孩子嘛!拿幾顆糖果就擺平了,至少他一開始是這麼認為的。 
 
公孫月挑起蘭漪精巧得像被藝師雕琢過的下巴,眼睛不悅地瞇了起來。 
 
「你又跟人家打架了?」 
 
小男孩搖了搖頭,雙手抓著書包背帶下方,身子輕輕晃動,瘦削的肩膀因為無法承受重量而微微彎曲。 
 
「他們把顏料倒進我的口琴裡。」 
 
他的聲音輕輕的,還帶著點奶味,聽起來格外舒服。 
 
「老師呢?老師不在場嗎?他們那麼多人打你一個?」 
 
蘭漪搖搖頭,又點點頭。 
 
「既然老師不在,你應該先去找老師,下次不准再打架,你看,嘴角都腫起來了,要是被大哥看到,包準你又挨一頓罵。」公孫月頓了頓,「口琴呢?」 
 
「壞了。」 
 
「我明天去找他們,叫那些人賠你一個新的。」 
 
「嗯。」 
 
蘭漪淡淡應了一聲,眼神移到亦步亦趨的蝴蝶君身上,眉間掠過一絲幾不可察的皺紋。 
 
「四姊,我們回家吧,晚上吃什麼?」 
 
三人恰好走到市場街口,公孫月看了看小錢包裡的餘額,「我去買蛋粥,你在這邊等。」 
 
蝴蝶君趕忙接口:「阿月仔,我幫妳提書包。」 
 
「不用了,你先回去,不要一直跟著我。」她竄入人流中,很快消失在人來人往的街道。 
 
被留在原地的兩人之間出現了尷尬的沉默,一個大媽提著滿手的雞鴨魚肉匆匆走過,不小心撞了蘭漪一下,男孩被推得踉蹌幾步,險些摔進一旁的水果攤,蝴蝶君反應快,順手扣住他的肩,將他拉向自己。 
 
蘭漪看看蝴蝶君,又看看身後的攤販,肩膀一抖,面無表情地甩脫他的掌握。 
 
蝴蝶君覺得這是個促進感情交流的好時機,雖然蘭漪望著一旁的花店發呆,看起來不打算理睬他。 
 
無所謂,反正自從他認識他那刻起,這小鬼就是這副天塌下來也與我無關的德性,想改也改不過來,不如由他主動示好,拉近彼此的距離,說不定哪天蘭漪心情好,會在阿月仔耳朵邊幫他說幾句好話。 
 
蝴蝶君心意已定,想做就做。 
 
「欸。」 
 
「……」 
 
「喂。」 
 
「……」 
 
「五弟。」 
 
「我不是你五弟。」 
 
蘭漪終於開了口,只是仍然沒有抬頭。 
 
蝴蝶君聳聳肩,「等我娶了阿月仔,你就是了。」 
 
這回蘭漪抬起了頭,打量蝴蝶君幾秒,又把眼神轉回花店外的紫白相間的蘭盆上。 
 
「四姊不喜歡你。」 
 
「小鬼不懂,她是害羞。」 
 
「自作多情。」 
 
「喂喂,這個成語從哪裡學來的?」 
 
「就寫在你的臉上。」 
 
蝴蝶君摸摸鼻子,忽然伸手抽出插在他書包右側,只有露出一小截的圖畫紙,蘭漪被帶得轉了半圈,還沒站穩,就跳過去想奪回自己的東西,蝴蝶君把手舉得老高,偏偏不讓他搆到。 
 
「還我!」 
 
「就在這裡,自己來拿。」 
 
蘭漪俊俏的小臉浮現氣憤的紅暈,「還我!」 
 
「那你叫我一聲四姊夫。」 
 
蘭漪用力地踩了蝴蝶君一下,後者痛得跳了起來,那張本來捲著的圖紙落在地上,風一吹就直接躺平。 
 
蘭漪與蝴蝶君同時愣住,接著又很有默契地伸手去搶那張圖畫,蝴蝶君快了半步,將圖紙攤開,湊近端詳,看沒幾秒鐘便很沒禮貌地大笑起來。 
 
「噗,你畫這是什麼東西啊?鳥?飛機?哈哈哈……咳、嗯,用蝴蝶君專業的眼光看來,我覺得畫得很不錯,五弟有藝術天分,阿月仔妳說對不對?」 
 
公孫月提著粥站在蘭漪身旁,面無表情地伸出右手,蝴蝶君連忙乖乖把圖紙呈上。 
 
她掃了那張畫一眼,便交還給蘭漪,望著弟弟把紙重新捲好收起,「你喜歡蝴蝶?」 
 
蝴蝶君的心臟突地一跳,從公孫月口中說出「喜歡蝴蝶」幾個字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他正想回應幾句,才發現公孫月是在對蘭漪說話,神采飛揚的俊顏瞬間黯淡了幾分。 
 
原來那幾隻鳥是蝴蝶?誰看得出來啊。他在心底嘟囔一聲。 
 
蘭漪垂著眼,「是老師要我們畫的。」 
 
「畫得很好,拿回去給大哥看。」公孫月朝蝴蝶君一瞥,拉起蘭漪的手,「餓了吧?我們回家吃飯。」 
 
「嗯。」 
 
小男孩被姊姊牽著,經過蝴蝶君的時候,匆促地抬眼,目光在他臉上一掃而過。 
 
蝴蝶君對他招招手,「喂、過來一下。」 
 
蘭漪有些猶豫,看了看姊姊,公孫月似乎沒有反對的意思,便走了過去。 
 
蝴蝶君把一個東西塞到他手中,「拿去。」 
 
蘭漪低頭一看,是個餅乾形狀的可愛橡皮,他皺了皺眉,「這是要送四姊的吧?」 
 
「你四姊不喜歡,如果你喜歡的話,就給你。」 
 
他迅速揚起頭,方才的紅暈又浮上雪頰,「謝謝,我不喜歡,還給你。」 
 
蝴蝶君怔怔地接下他扔回來的橡皮擦,總覺得有些燙手。 
 
他真不懂這小鬼的情緒為什麼如此不穩定,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喜歡就算了。」蝴蝶君習慣性地揉揉鼻尖,「喂,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喊我一聲四姊夫。」 
 
「我不叫喂,也不叫小鬼。」蘭漪又踩了他一腳,趁蝴蝶君痛得呲牙裂嘴的時候穿過他身旁,清脆的嗓音淡然地拋下一句:「我叫蘭漪,記不住就算了,笨蝴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